字号:TTT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在一次私人聚餐会上,俺大连的“哥们”毕福剑唱了一小段子,借助《智取威虎山》的曲子,嫁接了新的词句,不过是逗乐助兴而已,没想到叫哪个“逼养”的给挂到网上,搞成了轰动世界的公共事件,这原本没啥奇怪的,或许是有人嫉妒他,想夺得他的位置,故意设得圈套,央视不予理会就行了,但岂料毕福剑的上级主管部门还真当回事,把他主持的几个节目停播了,毕还不得不向人们道歉,其实,依我看,他不但不应受到惩罚,反倒应当大力表扬和嘉奖,难道作为一个央视的知名主持人,记者,他讲真话有错吗?

所谓毕福剑的罪状不外乎是,他以调侃,戏弄,嘲讽的口吻评价了老毛和中共,由于他是大连人,用当地不太文雅的俗语,即“逼养”,“吹牛逼”什么的,如果有人去大连逛逛就知道了,人们平常交谈经常用“逼养的”这个词表达感情,有时越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见面越讲脏话:你这个“逼养的”长,你这个“逼养的”短的,虽然很难听,但也没必要改,大连人就这个传统嘛,这有点像多伦多人“儿”音重,答应什么爱用“呀呀”一样;毕福剑用了几句俗话发了一段牢骚,在大连叫“旮瘩话”,这有神马呢?真是拿鸡毛当令箭啊!都什么年代了,国民笑骂和调侃国家领导人和执政党,恰恰是社会进步,法制环境宽松的表现,这是大好事啊,毕福剑何罪之有?

多年来,由于中共操控网络,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在新闻與论方面一直没把老毛的负面故事告知老百姓,所以,阶级斗争的理念没受到清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正常,诬告,陷害,大有人在,不经毕的授权即将“黄段子”上网就是一例。有一种习惯性的错误观点是,重新评价了老毛,彻底否定了文革式的“唱红思维”,国家就崩溃了,中共就垮台了,我看过于多虑,因此,毛式的极左的那一套还有相当大的市场,薄熙来“玩”了一把输了,但还有少人想继续玩,这回对毕福剑的口诛笔伐就是“二次文革”回潮,毛泽东搞“四清”,大跃进,反右,文革,反击右倾翻案风,等等,一联串的运动,我和毕福剑都经历过,的确是,这个“老逼养的”把人民害苦了,连邓小平都说对毛要“三七开”,如今,毕福剑骂的就是这中间的“七”,有什么错,不应当全国人民一块骂吗?你说毕福剑反党,他为何不调侃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对了嘛,还是毛做了坏事,应该骂。

在笔者看来,一个社会,一个政府,一个领导人,做得好的,要大力表扬,做得不好的,要狠狠地骂,骂才能进步,才能找到差距,毕福剑在公众舞台上,为了混一口饭吃,不得不循规蹈矩的,装得一本正经地弘扬所谓的“主旋律”,但私下场合立即变得一身轻松,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正是他的可爱之处,也是大部份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只要参加一些老同学,老朋友的聚会,只要没有拍摄毕福剑录像私放网络那样的小人在场,每个人都能敢骂,敢爱,敢讲,敢恨,不管什么职业的,不管级别多高的,不管什么性别的,都是如此,这种状况有力地显示了经历许多政治运动之后,中国人的觉醒和开悟,虽然为了物质生活,为了养家糊口,大家不得不戴上“假面具”,应付上下级,环顾左中右,但内心深处已经留足了空间:都明白事非,都希望社会进步,都向往言论自由,因此,假如央视屈从于某一高官的压力,倒向社会的极左势力,不但不表扬毕福剑,反倒加以罪名,给他撤职什么的,都是倒行逆施,引导社会朝文革滑行。

笔者与毕福剑为大连老乡,虽未曾谋面,但70年代却同在新金县插队,那时,我在谷泡子公社,毕在普兰店,彼此相距不远,听说他参加了青年点的文宣队,早早地爱上了文艺表演,后来一路发迹,进了央视,成了妇孺皆知的名人,但对老朋友非常肝胆讲义气,能帮助谁都尽力,正因为他不防备他人,心灵纯净,信口开河,才会在聚餐会上那样洒脱,那样风趣,那样富有魅力,知心的朋友相处就应当这样,岂能装成伪君子?

而且,由于他70年代曾被毛泽东赶下乡,吃了不少苦,青春荒废了多年,怎么能不恨毛?中共到今天还关押众多维权人士和言论人士,难道这一点不应当骂?实际上,日常生活中,哪个人都厌恶和憎恨伤害或虐待过自己的人,骂他们是一种神圣的权利,也是社会矛盾的润滑剂,压抑和侵犯他们的权利才是犯罪。所以,不论骂几句老毛,还是调侃几句中共,都无伤大雅,都是健康社会的劲风和活力所在,毕福剑之所以敢在习近平领导下的社会,唱几句“黄段子”,就是因为现在比周永康当“政法王”的时代要好一点点,为什么吃央视饭的人,就不能爱憎分明?凭什么要处份俺大连“哥们”毕福剑?假如真的处份了他,正是给习近平上眼药水,说不定刘云山就想这么干呢。反正谁要修理毕福剑,俺就骂他是“逼养的不知好歹”。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55720806121826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