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习近平人马单薄 急不可待打造“新军”



习近平上任之后,与王岐山联手发动“反腐风暴”,将一个个省部级以上大老虎打落马下,动静 很大,举世瞩目;同时,习近平也在加紧提拔、安插自己的人马,填补政治权力的真空。最新出版的第26期《新史记》,用突出的篇幅介绍了“习近平的新军”。 本周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就请曾任《新史记》总编辑的高伐林来谈谈这个话题。

法广:高伐林先生,“新军”这个词,记得过去是谈到袁世凯时用过:他在天津练出了一支北洋新军;现在《新史记》说“习近平新军”,指的是什么呢?

高伐林:袁世凯的北洋新军,本来是指与以前的湘军、淮军等旧式军队相对而言的、用西方方式 训练出来的军队。袁世凯选拔了一批才俊来当指挥官,自成体系,他认为练兵的秘诀“主要的是要练成‘绝对服从命令’”,新军成了一支绝对听命于袁世凯、他人 无法调动的军队。袁氏打造的新军,是一支虎狼之师;习近平组建的新军,是一个精英团队,他要提携自己能信得过、“不搞拉帮结派”“阳奉阴违”,“绝对服从 命令”的人。

法广:什么样的人,能得到习近平的信任,吸收到自己的新军中来呢?

高伐林:中国有几句俗话来形容什么叫“铁哥儿们”:“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打过 桩,一起上过香……”后面还有更难听的了。生活中的“铁哥儿们”不是都能成为政治上的同伙的;就算是政治上的同伙,要顶用,也还要看是否及时站到了一定台 阶上----人才的成长毕竟有周期,拔擢人才要有步骤,毛泽东那么大的权威,将工厂保卫干部一下提为中央三把手,就算他真是绝对听毛主席话的马仔,也毕竟没有 根基,站不住。

习近平在一路晋升的仕途中,接触面有限,他在河北正定、福建宁德这些地方主政,很难遇到出类拔萃、志同道合的治国人才;上海倒是人才济济,但他在上海任职只有短短半年。习近平肯定深切地感到,自己的人马这么单薄,与他的远大志向比起来,很不相称,是自己最突出的“短板”。


法广:这确实是个不小的难题。那他怎么办呢?

高伐林:《新史记》的文章指出,习近平抓紧时间选拔人才。他将自己在清华当工农兵学员时的 同窗陈希,安排为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帮他选拔人才。他们俩相识已经40年,陈希是习近平介绍入党的,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在陈希担任清华党委书记时拿到的, 习近平对陈希,知根知底,真正是“你办事,我放心”。

习近平在浙江主政五年,逐渐形成了自己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党建等方面一整套的思路,集中 到“之江新语”这个《浙江日报》头版的专栏中。专栏开设了四年,署名“哲欣”----这就是习近平所用的笔名。他当时的一批部下,是领略《之江新语》政治思路 的第一批读者,是将这些思路落实到工作中的第一批实践者,也就成为习近平新军的第一批基本队伍,现在都被安排到了重要职位,例如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浙江省长李强、贵州省长陈敏尔、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蔡奇、山西省委副书记楼阳生、习近平办公室主 任钟绍军……

法广:浙江成为习总的主要人才库了。但光是浙江,肯定还不够。

高伐林:是的。习近平在福建的旧识像何立峰,从二线回到一线,担任国家发改委党组副书记、 副主任;习近平短暂主政上海期间十分青睐的部下丁薛祥,被召到中南海担任中办副主任;他在华东辗转任职时打过交道的军队将领如赵克石,安排为总后勤部长, 蔡英挺,安排为南京军区司令员、提为上将;这还不够,于是像父亲习仲勋的老搭挡张宗逊上将的儿子张又侠,进入中央军委。如没有意外的话,这些人都还将登上 更高的台阶。

《新史记》的作者归纳说,习近平用人最突出的第一个特征,就是重用与自己有渊源的干部,用 人口诀就是十个字:“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熟”;早年的同窗、昔日的同事、过往的同袍、长期的近侍,乃至乡党的父母官、父辈的子弟兵……都被吸纳充实为麾 下。另有人描述习近平新军是两路纵队,一路来自东南沿海,一支来自西北高原。

法广:你刚才所提到的那些人,多是东南沿海的;另外还有来自西北高原的?

高伐林:习近平是陕西人,是其父习仲勋革命起家之地,他在“文革”中前往陕北插队七年,对西北黄土高原有感情,难怪有人说:政坛陕军正悄然崛起,与“朝中有人好做官”有关。政治局两个现任委员----中办主任栗战书和中央组织部长赵乐际,都与陕西有渊源。

当然,话说回来,不是所有有渊源的都能“鸿运当头”。习近平用人的第二个特征,那就是重视基层经验,那些“三门”干部----就是“出了家门进校门,出了校门进机关门”的干部,他一般是看不上的。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19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74148178100586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