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对“一中”原则的五种诠释


台湾总统蔡英文上任后对“九二共识”的立场模糊,海峡两岸关系亦因而胶着和存在不确定性。那份“未答完的答卷”,再度惹起外界和舆论对“一中”原则关注和解读。

蔡英文对两岸立场模糊,如何解读一中受关注(图源:AFP/VCG)

《外交学者》7月27日刊文《对“一中”原则的五种诠释》,作者是“中华民国”外交部(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MOFA)2016台湾奖助金申获者诺顿博士(Dr.J.M. Norton),在文中,他对“一中”原则进行了五种诠释,发现“一中”原则既带有相同基础也有冲突矛盾的不同点,诺顿的结论是,不同角力战场将会逐续出现。

“一个中国”原则为中国大陆、台湾与美国的关系提供了指导框架。近期台湾地区政权的更替与美国未决的总统选举,美国国会力挺不会正式承认中国对台湾主权的“六项保证”,以及中国领导方式的变化都表明该三角关系进入了新阶段。特别是近期台湾大选激化了民主进步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DPP)与中国共产党就“一个中国”原则的矛盾,尤其是在双方都曾同意“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识”上。

鉴于这些发展变化,我(诺顿博士)对“一中”原则的五种诠释进行审读,发现提供共同基础的重要相同点与带来冲突矛盾的主要不同点。诺顿博士得出结论:一些战场将出现,其中核心是中国大陆与台湾在政治经济领域的战场。下届美国政府和国会为在两者中维持平衡,有必要了解中国两岸关系中的新趋势。

中国大陆

中国共产党在处理台湾问题上提出“一个中国”原则,该原则的根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此基础上,中共提出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该方针涵盖民间交流、经济融合和最终取得恢复统一的过程,即实行另一形式的“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将台湾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该方针也讲明了收复统一的方式:和平或武力,以和平为优先选择。“一中”原则是中共长期的“一个中国”版本,及对“九二共识”的认识。

2014年,习近平政府提出“一个中国框架”(One China Framework),推动中国大陆认为的“一中”原则,尤其是推进“九二共识”范畴内的政治协商。政府实施该框架并进一步加强经济融合的努力,遭到台湾反对《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Cross-Strait Service Trade Agreement)的太阳花运动(Sunflower Movement)的挫败。在国内外环境变换的压力下,习近平政府将向民进党政府施压,要求其坚持国民党执政时的“一个中国”政策。

国民党

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反对“一中”原则,但是对“一个中国”原则也有各自的理解。国民党将其解读为“一个中国(中华民国)”。该诠释是基于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ROC Constitution)和定义双方界限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Act Governing Relations Between the People of the Taiwan Area and the Mainland Area)。国民党否定“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的说法。

国民党“一个中国”的界限是台湾地区(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及台湾政府下属的其他地区)和大陆地区(台湾地区外的中华民国所有领域)。国民党声索领域包括南海。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声索基于国民党的声索,因此,双方有一致声索。对国民党而言,“一个中国”指的是1911年建立的中华民国,起初对中国所有领土保有合法主权,后只掌管台湾、澎湖、金门与马祖。虽然“一个中国(中华民国)”与“一个中国原则”有对主权和管辖权的声索的重合部分,但,国民党和中共都接受了“九二共识”,作为加深经济合作,开启政治对话的框架(台湾方面称对话为“联合”对话,而大陆方面称“恢复统一”对话)。

民进党

民进党此前的“中华民国等同于台湾”的立场从未站得住脚,基于蔡英文总统的就职演讲和胜选演讲,新的立场或将出现。蔡英文表示,两岸关系的基础涵盖宪法秩序,民主原则和台湾普遍民意(多数支持“不统一,不独立”的现状)。宪法秩序明确了中华民国主权和管辖权。目前为止,中华民国外交部还未就主权和管辖权发表任何新的声明。

蔡英文政府的确就南海发表过新声明,重申台湾政府的立场,但是并未提及“九段线”声索(并且蔡英文政府拒绝考虑在南海与中国大陆合作)。因此,蔡英文政府或将提出坚持国民党“一个中国(中华民国)”原则中的划界要求,而对南海声索进行另一种解读。

蔡英文政府也可能构建涵盖政治经济的新框架。政治领域或将提出“大一中原则”(Broad One China Framework),海峡两岸继续各自为政。经济领域很可能将继续现有两岸经济互动,同时,通过“新南向政策”(New Southbound Policy)多元化台湾地区的经济投资组合。民进党可能提出“一个中国(中华民国)”的升级版,将国民党的“一个中国(中华民国)”与修改南海声索相结合,却能为政治经济带来新举措。

美国

美国政府遵守“一个中国的政策”(One China Policy)。美国解读的“一中”是基于确定中美关系和美台关系的正式与非正式文件。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框架(three communiqués,1972;1979;1982)加强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而美国与台湾的关系是由另一框架确定的,其包括1979年的《与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TRA)、1982年的“六项保证”和1982年联合公报的里根秘密备忘录。这两个框架体系都有助于两岸关系问题的和平解决,但却包含矛盾。

联合公报框架是中美关系的基石。美国立场表明,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且美国无意推崇“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政策。然而,第二个框架却通过国防部署及武器销售,对台湾当局实行政治与军事认可。第二个框架,尤其是“六项保证”未承认中国大陆对台湾的主权。其暗示台湾的主权仍有待正式化。此框架也支持台湾国际地位的创建。虽然美国政府坚持实施“一个中国政策”,但是,由于这两个竞争性的框架的存在,该政策充满矛盾。

北京的“一个中国政策”

中国领导人希望美国政府遵守仅由联合公报框架和“三不支持”(Three Non-supports)搭建的“一个中国政策”。中国政府积极反对支持美台关系的第二个框架体系,因为TRA和“六项保证”认可了台湾当局而否定了中国对台湾地区的事实主权。此外,北京反对美国政府为台湾地区构建国际地位的活动。因此,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解读出现两个版本。中国领导人的版本是只提联合公报框架和“三不支持”,而积极反对指导美台关系的第二框架。

中国“一中”原则与美国“一个中国政策”有相同点。双方都赞成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而且双方都反对台湾法律上独立的明显动作。尽管这两个核大国有共同利益,但是他们对“一个中国”的诠释有不同。

中国和美国在武力使用与台湾地位的定位不同。首先,“一个中国原则”保留中共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权利,而“一个中国政策”却反对使用武力及其他强制手段。其次,“一个中国原则”设定了恢复统一进程的条件及统一后准则(“一国两制”)。相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坚持认为,最终解决仍需两岸人民决定,表明美国认为台湾的主权仍有待确定,解决方案必须考虑台湾人民意愿。美国人与台湾人都同意此前提到的不统一、不独立现状。这些不同可能引发三方间某种形式的冲突。

结论

“一个中国”是塑造中国大陆、台湾与美国三方关系的长期存在的理念,却有五种不同的诠释。各方间发生的变化表明数个中心战场的出现:中美之间,战场或将出现在主权领域;中共与民进党之间,将会出现在政治经济领域;民进党与国民党之间,将出现在政治领域。下届美国政府与国会需要理解动态的变化,以确保美国政策能反应出两岸局势的新情况。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18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0309219360352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