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中国南方水灾中“歪了”多次的三峡大坝


因为气候原因,中国南方每年夏季都要发生暴雨。2020年,由于自然气候波动,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条件,洪水比往年更加严重。6月以来,中国南方地区已经历多轮强降雨,多地发生严重洪涝灾害,大陆13省逾1,200万人次受灾。

7月2日,中国水利部宣布长江发生2020年长江第一号洪水,启动Ⅳ级应急响应(中国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从高到低依次分为Ⅳ级、Ⅲ级、Ⅱ级、Ⅰ级)。7月5日,湖北,湖南,浙江,江苏四省提升暴雨应急响应为三级,安徽省暴雨应急响应至二级。

伴随着中国南方水灾新闻报道的不断出现,三峡大坝变形、甚至溃坝的说法再起。

水灾汹涌 三峡溃坝说再起

其实从2009年竣工开始,每年夏季中国长江流域汛期,关于三峡大坝“歪了”“变形了”甚至“决堤在即”的传闻总会随着强降雨一起到来。今年也概莫能外。这次的三峡大坝变形、溃坝舆论,由台湾媒体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对南方水灾的报道“分析”出炉。

2020年6月21日央视财经报道称,“受近日强降雨影响,三峡库区水位持续上涨。目前库区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而在此前10天,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刚刚通报了广东、广西两座小型水库在在6月水灾期间溃坝。因此,三峡大坝安全性问题再被聚焦。

一直对中国大陆各种危机论等负面新闻很感兴趣的台湾部分媒体立刻“打蛇随棍上”,6月22日,台湾财经主持人黄世聪在东森新闻台《关键时刻》栏目中就此分析称:若三峡大坝溃坝,洪水数小时可毁灭宜昌,一天之间毁灭包括武汉和南京在内的、长江中下游沿岸城市,随即淹没上海。

曾出版《福兮祸兮─长江三峡工程的再评价》、据称是“旅居德国”的华人王维洛此时也再次发声,称比起坝体变形,渗漏是更为严重的问题,他认为三峡大坝已经发生变形、位移,“用不着照片就可以知道三峡大坝在变形”,甚至称“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根本没用,长江中下游居民应尽早准备救生装备、拟定逃跑路线,一旦溃堤,洪水将一路冲到上海、出海口将‘全都完蛋’。”

王维洛大约从2000开始,就多次以水利专家身份公开主张中国三峡大坝变形论或会溃坝,由于水利学非其专攻术业,其观点屡被中国主流传媒质疑。

两张照片引起的大坝变形论

2019年7月9日,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曾在一篇题为《关于三峡大坝产生变形的探讨和说明》的文章中反驳指:王维洛是关于三峡大坝网络谣言的制造者,现在(2019年)“又打着‘水利专家’的旗号出来骗人了”。

当时的背景是,2019年7月初,Twitter上流传两张谷歌地图(Google Maps)照片的对比,认为大坝建筑已变形。这两张照片如冷水滴在热油锅里,立刻引爆舆论场。虽然中国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官微7月8日发文称三峡大坝出现变形是谣言,并亮出当时由中国中国分辨率最高、成像质量、效能最高的高分六号卫星所拍图片证明——三峡大坝坝体非常笔直,不见一点歪曲变形。但是“大坝变形”的消息还是在中国国内外社交媒体微信、微博、推特得到广泛的传播。

当时还有号称“日本地质专家”的Hayashi对三峡大坝历年图像进行比对,声称通过分析发现“三峡大坝严重变形,处于极其危险状态”。在视频中,这位“专家”拿出三峡大坝2009年3月和2018年2月的卫星图片进行比较,指出三峡大坝原本是一条直线,但从卫星图像上可以看出,坝体的确发生了位置变化,水平位移大约40米。

同一时期,位于长江三峡西陵峡口的景区三峡大瀑布(又名白果树瀑布)管理方(宜昌交旅集团文化产业有限公司)2019年7月5日发出通知,称因上游建设施工进入截流阶段导致瀑布断流,景区从2019年7月6日起停业至7月13日,期间将暂停接待游客。

此消息更加剧了围观者对三峡大坝的质疑。事实上,这个景区离大坝有58公里,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并且,多维记者曾在2019年7月底8月初到达三峡大坝,近距离目测大坝根本没有任何变形迹象,更不要说什么平移8米甚至14米。

莫名心理下的莫名偏向

为什么Google Maps照片会变形?2020年7月7日,中国一家媒体为了反驳再一次出现的三峡甚至溃坝论,采用了一些了物理成像和数学模型分析得出,“三峡卫星影像‘歪了’的原因,就是因为Google没有准确的高程数据,做微分纠正时,把影像拽偏了!”2019年三峡大坝变形说正热时,大坝的运营者——三峡集团的一位工作人员当时也曾公开表示,“大坝变形”照片与Google Maps的技术相关,大坝建筑并无肉眼可见的变形,“大坝运行很正常。”

期间,德国水利工程专家菲延(Dr. Herbert Feyen)博士也曾批评所谓三峡大坝变形说非常“外行”。菲延向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缩写:DW)表示,做出精准判断的依据是根据航拍提供的素材创建数字化的地貌模型。这种模型会考虑到包括地球表面弯曲等在内的一系列关键因素。一些视频和图片中所说的大坝发生了41米的位移在实际情况中“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不过,不管是官方辟谣还是专家论证,似乎都无法动摇一些舆论对三峡大坝“迟早出事”的坚持和追逐。这种无视事实而执拗于传闻的背后,大多是因为抵制中共或者其代表的意识形态,甚至因此对整个中国大陆产生抵制情绪,而莫名更关注中共乃至大陆的负面消息。

比如台湾,在李登辉担任总统期间就曾定制过以攻击三峡大坝为目标的“云峰飞弹计划”,虽然其后在蔡英文时期(1996年)台湾军方释放消息称,该计划设计方案永远封存,不过台湾媒体一直偏好三峡大坝的负面消息。

对于今年的大陆南方水灾以及三峡大坝溃坝传闻,不仅有前文提及的财经主持人黄世聪在东森新闻台的种种“分析”,台湾《自由时报》7月1日也报道“三峡大坝泄洪淹掉凤凰古城、黄河水杀到钱塘江口”,因为太过匪夷所思,同属于台湾媒体的三立新闻网忍不住发文《惊,三峡大坝泄洪‘往上淹’凤凰古城 网:地理老师在哭了》进行纠正。客观事实是,凤凰古城不仅距离三大大坝500公里外、海拔也远高于三峡大坝坝高顶185米的高度;而钱塘江口则位于长江出海口南,与黄河根本不搭边。至于台湾民视电视台所称三峡大坝“整个水泥土的厚度只有16.5公分(厘米)”,更是只要查查公开资料(三峡大坝最薄处厚15米)就可以知道此种说法纯是无稽之谈。

这种信息偏好和来自西方、一直未曾断绝的中国威胁论一样。因为有抵触心理,所以往往拒绝理性看待和客观了解,同时也因为抵触心理,所以倾向于各种负面消息甚至毫无根据的传闻。相辅相成之下,失真甚至被网民嘲讽为“失智”的部分信息就会堂而皇之地登上正规媒体的平台。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85959434509277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