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歙县高考72小时:洪水突袭下的小城赶考记


今年,全国高考考生共有 1071 万,皖南小城歙县高考报名人数2207,本是不起眼的五千分之一。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让这 五千分之一 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 7 月 9 日早上 8 时许,一位送考的老师在考点门口与学生击掌。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7 月 9 日下午临近 5点,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又下了一场阵雨。歙县中学门口,撑着雨伞、披着雨衣的家长站满半条街,正翘首等待即将高考结束的孩子们。

十几分钟后,雨停了。考生们陆续走出考场,立即被媒体的长枪短炮包围。胶着了三天的歙县高考,终于划上句点。

2020 年 7 月 7 日高考首日,歙县突遭 50年一遇洪水,练江两岸在短短几小时内变成一片汪泽。根据歙县教育局的通报,截至当日上午 10时,四分之三的考生无法抵达考场,原定在当日进行的语文、数学考试延期至 9日。当晚,为了确保第二天考试顺利进行,歙县连夜安排接驳车、搭建浮桥、设置备用考点。

第二天,随着雨势渐弱、洪水退去,考试顺利进行。7 月 9 日,高考落幕,小城归于平静。

今年,全国高考考生共有 1071 万,皖南小城歙县高考报名人数 2207 人,本是不起眼的五千分之一。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让这五千分之一 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突如其来的洪水

7 月 7 日前,歙县的雨已接连下了一周。不少歙县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高考前一夜,大雨尤其猛烈。

据公开资料,歙县水系密布,贯穿县城的练江由四条河道在此交汇而成。正值雨季,歙县上下游水库都面临着巨大的泄洪压力。

根据歙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通报,气象部门预测,7 月 7 日至 8 日,歙县将迎来新一轮强降雨,县防指决定在 7 月 7 日 4时启动《歙县防汛抗旱应急预案》Ⅲ级应急响应。

7 月 7 日凌晨 4点半,歙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三中队警员李建(化名)被一阵电话铃吵醒。这天,他原本的工作安排是去歙县中学考点执勤,但电话里,上级说雨势紧急,要求他即刻出发到单位集合,疏散停在地势低洼处的车辆。

穿戴好雨具,李建骑上电瓶车,本打算沿着河岸的歙州大道走。骑到歙州大道,发现河水已经漫溢到路面,不得不改道。好不容易骑到离单位不远的经济开发区,水已没过脚踝,他只好抛下电瓶车蹚水步行。

雨一直在下。到了 5 点多,水势涨至膝盖,流速更急,李建再也无法向前。

向中队领导报告后,李建被要求留在原地执勤。6 点半后,水位迅速蹿升,李建到沿街的商铺内躲避,到了 7点,洪水在半小时内已涨了近一米。那一天,他直到下午街面的洪水退去后才得以撤离现场。

就在李建赶往单位的途中,由于市水文局预测渔梁洪峰水位将在 7 月 7 日早晨达 118.0 米左右,超警戒水位 3.5米左右,歙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决定在凌晨 5 时启动城区防洪Ⅱ级响应。

这天一早,高三考生李乐(化名)的母亲郑丹换上了一身白粉色旗袍,寓意 旗开得胜。儿子在歙州学校寄宿,她计划当天直接去考点为儿子加油打气。还没出门,就有邻居来敲门告诉她,外面发大水,已经快要漫进来了。

郑丹家在县城北部布射水与练河交汇处,透过雨幕,郑丹看到,小区门口的洪水已经漫上了人行道。她赶紧下楼把停在路边的私家车开到地势较高处停好,又想把车库里的电瓶车、摩托车挪走,但水迅速漫到了大腿处,水面漂浮着一层味道刺鼻的黑色机油,来自在附近工地上作业的工程车辆,她只好放弃。

此刻已过了 7 点,郑丹朝着楼下一米多深的浑浊水面俯拍照片,发了条朋友圈, 我被困在家里出不去了!

延期的高考

7 月 7 日早晨 7 点多,作为这次歙县高考文科考场的歙县二中,洪水已经涌到了大门外。歙县二中靠近练江,位于县城的低洼地带。

在一位附近居民的镜头里,黄褐色的洪水先从远处的江边公园漫了上来,然后绕过绿化带,侵入主干道,在两车道的马路上逐渐铺展开,最终淹没了整条黑色的柏油路面。

差不多同一时间,交警大队六中队警员陈松(化名)正在练江大桥上蹚水过桥。他原本被临时抽调到歙县中学维持考场周边秩序,可他刚把车开到练江大桥,就被执勤的同事给拦下了。原来,大桥另一边地势低洼,洪水涨到了大腿处,所有人只能步行过桥。过了桥后,水大流急,陈松拉着民兵跟救援队架设好的钢索才到马路对面。

陈松终于抵达执勤点后,却迟迟没有等来载着考生的送考车。

这天早晨 6 点半,郑丹的儿子、高三考生李乐还和同学们坐在教室,做最后的复习。李乐在背《赤壁赋》, 早就已经是烂熟于心的内容了。他还祈祷语文不要考《逍遥游》, 实在背不下来。

按照原计划,他们将于 8点出发前往考场。然而,他们的班主任、歙州学校高三理科三班老师刘振明(化名)回忆,送考车在前一晚就已全部到位,原定上午 8点出发,但因为暴雨不止,拖到 8 点 40 分才走。稍早一些,他们接到了语文考试将延后 1 个小时举行的通知。

坐在送考车上离开地势较高的学校,李乐惊讶地发现,城区已遍布积水,汽车站附近的店面,大半个门都被淹了。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有同学感叹,自己家开在一楼沿街的茶叶店怕是要遭殃了。

车行至练江大桥,积水最深处已没过轮胎。司机告诉刘振明, 强行过去发动机肯定要熄火的 。李乐记得,交警也劝他们回去,今天肯定考不了了!

此时,距离开考只有半小时,刘振明和学生们被困在练江大桥上。

刘振明说,当时学生们还都 比较平静 。他也一直安抚大家的情绪:遇事不要慌张,这是天灾,我们也控制不了,政府肯定会考虑到这点,所有事情都会有一个妥善安排。

但此时的歙县二中,由于送考车迟迟未能就位,原本要去往外校考试的理科考生已开始焦躁起来。

一名二中理科考生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他们原计划 7 点 20 分出发,但 6点半他从学校附近租住的房子出来时,洪水就已漫过街面,有垃圾筒在水面漂流。

到了学校后他听说,原本要来送考的班主任也被困在自家小区里。随着考试时间一分一秒临近,班上的同学们变得不安,不时有人走到门口察看雨势和积水,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复习 。他记得,这期间学校领导和年级主任多次打电话向上级单位询问对策。到了 10点多,他们最终等来了考试延期的通知。

据央视新闻报道,歙县教育局局长汪天平表示,截至 7 月 7 日上午 10 点,该县 2000 多名考生,只有 500多名抵达考场。上午,黄山市政府发布消息称,歙县上午语文考试取消,将延期进行,下午考试正常进行。到了下午,由于道路严重积水、交通受阻,数学考试也不得不延期。7日晚间,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试院发布消息称,经研究并报教育部,歙县考区原定 7 月 7 日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至 9 日。

7 月 7日确认语文、数学考试延期后,刘振明开始组织学生们在学校复习第二天的理综和英语。老师们觉得出卷人不会(在备用卷上)出同样的题型,并没有分析当天错过的试卷。

我们平时工作做得很扎实的! 他的语气中,透着一股自信。

不眠的夜晚

为了确保第二天的高考顺利进行,歙县多部门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歙县县委、县政府 7 月 10 日上午发布的《歙县考区 2020 年度高考总体情况通报》中提到,7 月 7 日晚间至 7 月 8日凌晨,驻军部队、公安干警联合在通往考点必经路段的 2 处积水点成功搭设浮桥,调配 40 余辆应急车辆、30 余艘冲锋舟、40余支应急小分队随时待命。公安交管部门指导考生所在学校科学安排发车时间,警车全程护送,确保所有考生均能按照预定时间到达考点,准时参加高考。

▲ 7 月 7 日晚间 10 时许,歙县民兵们正在搭建浮桥。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7 月 7 日晚上 11 时许,3 路公交车司机方师傅和另外 7名司机一起,驾驶着白绿相间的公交车,来到城许大道行知大道路口的接驳点。根据抗灾指挥部当天下午制订的应急方案,为确保 7 月 8日考生及时、安全到达考点,城区设置 4 个大巴车辆接驳点,考生可到就近的接驳点乘坐大巴前往考场。

方师傅今年 51 岁,三年前,他的女儿在歙县二中参加高考。女儿的成绩稳定在班级前 10名,有望冲击一本。然而,女儿参加语文科目考试时涂错了答题卡序号,临近考试结束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修改。交卷铃响后,女儿在考场内嚎啕大哭。

接到女儿后,方师傅心里也酸酸的, 作为父亲,你想想心里是什么滋味,当时我都要哭了。 但他怕给女儿压力,嘴里也只能说着 没事的,下午继续。

后来,女儿复读一年,考上了东北一所师范类院校,如今已在读大三。

今年,接到接驳车任务的方师傅要在车内度过一夜。他和同事们披着车队发的毛毯,睡在横排座椅上,蚊虫的叮咬与凹凸不平的座椅让他睡不安宁。但他不觉得辛苦,想起女儿备考、复读的经历,方师傅只希望今年的这些孩子们能够顺利度过这场大考。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希望考生们笔到之处,所向披靡,加油!

▲ 7 月 9 日上午,方师傅站在车内。7 月 7 日晚上,为了不耽误第二天接送考生,他在这两个座椅上度过了一夜。新京报记者 海阳摄

根据上述歙县公安发布的公告,在几处接驳点之间,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交通中断,考生将可通过浮桥前往下一个接驳点。部队子弟兵负责浮桥,我们负责两头,共同构筑起一条完整的线路。 方师傅表示。

7 月 7 日晚上 10 时许,练江社区正在架设浮桥。歙县人武部副部长徐国友介绍,通往歙县中学的徽州路应急交通浮桥宽 2 米、长约125 米;通往歙县二中的城许大道应急交通浮桥宽 2 米,长约 300 米。

由于停电,路面上一片漆黑,几位消防官兵架设起一台大功率照明灯。装载着浮桥组件的大卡车驶来,背斗中满满当当地摞着蓝色的浮筒,民兵们几人一组,将浮筒摆在地上连成片,再在连接处用力钉入插销来固定。

浮筒四个一行,向东延伸。徐国友和民兵们从晚上 11 点忙到了次日凌晨两点,最终在城许大道南侧自行车道上留下一条蜿蜒的蓝色长龙。

在徐国友的计划中,次日天明,他就要组织几十名民兵在浮桥旁待命。每人间隔 3 至 5米,如果洪涝发生,民兵们就站在水里,用手扶着浮桥,确保考生平稳通过。

这天夜晚,徐国友和民兵们也没有睡好,他们在浮桥旁扎帐篷,打地铺。每睡几小时,徐国友就再次起床,调配人员。

▲ 7 月 7 日晚上 10 时许,徐国友(图中背对镜头者)正在整顿民兵队伍,准备开始搭建浮桥。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7 月 7 日,教育局还决定把县域内地势较高的新安小学改造成备用考点。

当日下午 3点起,歙县供电局的工程师谢辉(化名)就带领团队进驻学校,检查线路、制订预案。他说,正常情况下,考点的电路检查工作会提前一个月进行,如今,要将考点的检查工作压缩在半天之内完成,工程师们只能连夜连轴转。

谢辉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高考 不断电 。

7 月 8 日、9日,由于洪水退去,道路交通恢复畅通,徐国友们架设的浮桥没有派上用场,歙县中学、二中两处考点的工作正常进行,备用考点未实际投入使用。

▲ 7 月 9 日上午,城许路上的浮桥蜿蜒至远方,这一天它并未派上用场。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迟来的考试

7 月 8 日早上,迟到一天的高考终于开始了。早上 7点半,天空依旧飘雨,但雨势不大,歙县二中的理科考生搭乘送考车,驶过练江大桥。今天,他们将迎来综合和英语科目的考试。

在车上,考生有的三三两两交谈,有的专心看着手里的考试大纲,作最后的冲刺。一位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昨天取消考试后,他的心情没有因为变故而受到太大影响。

▲ 7 月 8 日上午 7 时许,一辆歙县二中的送考车上坐着 40 多位考生。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这天上午,方师傅跑了两趟车。由于路面积水已经退去,从城许路到太白楼的车程一路畅通。方师傅尽量将车开得平稳,庆幸前一天道路上的淤泥经过车来车往的碾压,已经所剩无几,没有打滑的风险。

车窗上贴着 高考应急车 12 号 的字样,沿途有考生伸手拦招,方师傅便停车上客,很快一辆车便载了十几位考生。方师傅对考生们说,你们这一届不容易,遇到洪水。 一位考生答道: 晚一天考就晚一天考,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午 8时许,几辆送考车在歙县中学侧门徐徐停下,考生从大巴下来后径直走入校门。校门内外都搭设了红绿色的雨篷,有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在门外检查考生是否戴上口罩,门内,一名工作人员手持测温枪为考生检测体温。

看着学生们顺利进入考场,一位穿着红色旗袍、守在学校门口的考生母亲告诉新京报记者, 我心里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 7 月 8 日上午 8 时许,歙县中学考点门口陆续有考生入内。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到了 9 日,歙县的考生们开始了原本应该在一天前进行的语文、数学考试。据教育部 7 月 8 日发布的通报,根据《2020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 同意该考区(指歙县)于 9 日启用 2020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语文、数学(文、理)科目副题进行考试。副题的命制标准与正题一致。

考试过程中,考场外始终等候着大批家长。他们大多五六点就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孩子进入学校开始考试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等铃响了才安心。也有家长在考场外站完全程,攥紧双手,头直往学校的方向探。

下午两点半左右,高三学生方云和王珊拉着 高考必胜 的横幅出现在歙县二中门口,横幅上写满了全班 55个同学的名字,还有他们的心愿、想考的学校。

方云告诉新京报记者,横幅 6 月就做好了,她和王珊因为户籍问题不在歙县参加高考,因此比其他同学早一天考完,有了来歙县送考的机会,这是一个惊喜。

毕竟是人生中不会再有的三年

7 月 9 日下午不到 5点,章全学就等在考点门口。章全学夫妇平日在上海打工,但每逢在歙州学校寄宿读高三的小女儿放假,他们总会有一个人赶回家,给孩子做几顿好吃的。

几年前,章全学的大女儿上高中时,妻子辞掉了上海的工作,在距离大女儿读书的歙县中学几分钟脚程的一栋民房内,租下一间 20多平方米的卧室,一年房租将近一万。歙县普通工资水平只有两三千块钱,但县中附近一套公寓,根据面积大小和装修质量不同,年租金从六七千到两三万不等,加上平时生活开销,高中陪读三年下来,合计花费平均得十多万。

▲ 7 月 9 日下午 5 时许,在考点门口等待女儿出考场的章全学。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歙县自古重教育。这里是徽州文化的发源地,文房四宝中的徽墨、歙砚的主产地。清朝废除科举制度前的最后一名状元、著名经学家吴承仕即出生于此。在古徽州地区,有所谓十户之村,不废诵读 的说法。

今天,更多歙县人信奉读书改变命运。歙县中学校内有宿舍,但附近一个老住户说,学校大部分学生都由家长陪着在外食宿。新京报记者看到,歙县中学的围墙外壁,一处广告栏上,层层叠叠贴满了各种租房海报,大多会强调自己这里家具家电齐全,是陪读最理想的地方 。

▲ 7 月 9 日,歙县中学围墙外壁的招租广告。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当时,为了补贴家用,章全学的妻子在附近一家超市找了份售货员的工作。在歙县中学附近,每隔一段就有一间制衣作坊,大多是陪读妈妈们利用剩余时间工作。还有的在饭店、超市找点活儿干,也有妈妈全职照料。

7 月 9 日这天,章全学早早出了门,在附近菜场买了小女儿爱吃的蔬菜,还特意买了炸鸡、汉堡和冷饮。

考试结束后,从走出校门的人群中,章全学一眼就认出了黑衣黑裤、背着黄色双肩包的小女儿。但小女儿要坐送考车返校,两人没说几句话,食物也没送出去。小女儿上车后,章全学有些沮丧,说数学有两个地方没做好。

再次穿上旗袍的郑丹,远远看见走出校门的儿子李乐了。她激动地喊 我看见我儿子了,还不忘拍下这一瞬间上传抖音。她原本买了一大束花,但因为难为情,把花留在了车上。倒是李乐的反应显得淡然,还不忘询问妈妈,家里的车库如何了?

2020 年的歙县高考终于结束了。李乐返回宿舍收拾行李,他从床底抽出一个收纳箱,里面有两双篮球鞋,和几十斤重的课本、试卷。

▲ 7 月 9 日下午 5 点多,歙县中学外,一位考生家长见到儿子后激动落泪。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进入高三以来,他每天不到 6 点就起床,晚上 12 点才能入睡,每天上十多节课,一个月只能休息 3天。手机在校内是明令禁止的,高中部学生们唯一的对外联系方式是五部公用电话。

每周只有一节体育课,李乐只能见缝插针地找机会打打篮球:每天下午 6 点下课后,学生们有半个小时的洗澡时间,李乐会把时间控制在 5分钟左右,然后去操场打 20 分钟的球。

离开宿舍楼时,李乐念叨着 再见,再也不见 。但被问及以后会不会想念这里时,李乐答道, 当然咯,这毕竟是人生中不会再有的三年。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0585069656372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