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高教界人士:新签证政策损害美经济且威胁战略利益


美国高教界人士强烈反对美国移民(专题)执法机构新颁布的国际学生签证政策,称新签证政策不仅可能威胁美国500亿美元的出口产业,而且将美国目前的“重要战略利益置于危险之中”。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哈佛大学一座地标雕塑,疫情之下有人为它也戴上了口罩。(2020年3月14日)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7月6日宣布,来美国留学的一些国际学生,如果其就读大学在今年秋季全部改为网上授课,他们将不能得到签证入境美国注册。新规定还说,如果持非移民学生签证的国际学生,就读于完全网课形式教学的学校,他们或不能继续留在美国境内。

高等教育界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许多大学严重依赖国际学生(通常支付全额学费)的学费收入,美国移民局颁布的这项法令,将会给美国带来数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没有任何人会从中受益。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蓝普顿(David M. Lampton)教授对美国之音说,这项外国留学生(专题)签证政策除了给美国造成经济损失之外,还会将美国的重要战略利益至于危险境地;“甚至对于本届政府自我设定的目的,都是适得其反的”。

“它有可能威胁到500亿美元的美国出口产业,因为外国留学生教育是一种出口服务。全面考虑各种因素,外国留学生教育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有积极的影响,”蓝普顿说。

曾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的蓝普顿认为,“这一愚蠢的举动将疏远印度(专题)等美国的友好国家”,而这些正是本届政府正在寻求外交合作的国家。通过外国留学生教育吸引世界上最好的人才,参与到美国的发展中来,能够极大地提高美国经济、技术和智力竞争力,具有重要的战略利益。

他说:“而美国目前的政策把这一重要战略利益置于危险之中。”

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傅瑞珍(Carla Freeman)呼应了蓝普顿的观点,她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移民局这项不分青红皂白的国际学生签证政策变更,完全是“不合理”的,因为国际学生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数百亿美元,而且支持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同样重要的是,美国高等教育一直是吸引海外人才的重要磁石,有助于美国维护全球创新的引擎。这一决定再次打击了美国在海外的声誉,不仅使我们看起来杂乱无章,反复无常,而且向外界表明,我们的社会是仇外的,”傅瑞珍说。

上海交通大学新能源专家蔡旭教授对美国之音说:“对美国的这一新政策感到难以理解,新推出的这个政策有点过头了!”

蔡旭教授说,在上海交大,虽然说是上网课,但是并不是全体的上网课。“上海本地的学生如果有问题,我们还是随时可用沟通的。根据需求,随时可以回到校园。”

“但是现在美国的新政策是,如果就读学校全面上网课,要把已经在美国的外国学生赶回自己的国家。这会给学生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现在机票不仅紧张,而且昂贵到比以往贵十倍。这个经济负担美国政府能承担吗?”这位上海交大的教授说。

美国大学网络课程设计专家、网课教学的推广和倡导者,也表示对移民局的留学生签证新指令感到不可理解。

设在德克萨斯州的阿比林基督大学课程设计总监方柏林(Berlin Fang)博士对美国之音说:“我看不出这项政策会让任何人受益。这将直接影响到那些决定在秋季全面实行网上教学的大学,包括最早提出这一计划的加州(专题)州立大学系统。这些学校要么计划提供更多的面对面课程,要么就会失去国际学生注册。”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后,方柏林作为课程设计专家,为美国和中国的高校提供网课设计的咨询和指导。他认为,教学模式的选择应考虑以下因素:一所大学需要对多少物理空间实施保持社交距离,该地区或大学中有多少新冠病毒病例,以及教师和学生对特定教学模式的准备情况如何。

“而现的政策制定者们完全无视高等教育管理者、教师和教职员工,为创造一个多变的未来而做出的选项努力,”方柏林说,“联邦政府决定教师如何选择教学是没有道理的。”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考(Lawrence Bacow)发表声明说:“看来,(联邦政府)这是有意向大专院校施加压力,迫使它们在今年秋天开启校内教室的面授教学,而毫不考虑学生、教师和其他人的健康和安全。”

自从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网上教学、虚拟会议、在线研讨会成为高等院校、政府机构和公司企业运作的新常态。中国的各类学校早在3月中旬就开始尝试全面网上授课。

上海体育学院英语教师武小庆当时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这样描述她一天的日常工作:“给学生上网课,天天准备资料、下载下来。一般我会直播大约半小时至四十分钟的样子;然后给学生布置任务、组织讨论等等。除了直播之外,有时候也在一些学习平台上与学生交流。”

新冠疫情在美国全面爆发之后,许多大学也开始尝试网上教学;美国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等一些院校提出今年秋季全面实施网上教学。课程设计专家和高校师生开始思考和讨论:网课是否能够全面替代实体课堂教学?在没有可用新冠病毒疫苗和有效药物问世之前,建立虚拟校园、全面推广网课进入常态化是否可行?

课程设计专家方柏林说:“虽然精心设计的网课效果不亚于面授课程,但是不能完全取代校园环境的面对面教学。”

方柏林认为,国际学生可能需要从实体校园及其环境获得其他资源,因为这样才能在美国获得全面而丰富的学习经验。“但这个决定应该由各地的大学自己来做:开设多大比例网课,保留多少面授课程,或者多少课程采用远程和面授结合,”他说。

蓝普顿教授则认为,尽管技术和教学方法的发展,使得大学有可能覆盖全球的学生,因此有助于教育的民主化;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虚拟的教学形式可能更适合继续教育和职业教育,主要针对那些“已经具有大量职业经验的人的需要”。

蓝普顿指出,教育也是一个建立群体合作习惯的过程,在各种情况下与不同的人互动,建立人际关系,以及一个能够受益终生的专业网络;教育还是一个年长的人指导和关心年轻人进步的过程,“我们不能低估激励和榜样的力量”。

“如果我们注意到,现在已经出现学生要求降低网上课程价格的呼声,而不是要求面授课程降价,我们就会知道学生们还是认为网课与面授还是有差别的,”他说。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中国留学生张凯茜对美国之音说:“如果留在国内,网课质量必然比面授差,还要顶着时差上课。我的专业课全部是小班上课,在网络上进行课堂讨论,肯定效果差很多。”

上海交通大学蔡旭教授认为,网课的“这个效果可以说是太差了”;因为首先网络速度、系统技术等因素的局限,另外,大型的网课参加者太多,“你看不到人、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和反应”。再就是,参加网课或网会的人,很难保证注意力集中,因为缺乏现场的那种自身的监督和拘束,有人心不在焉或者一心两用。授课者常常“对牛弹琴,缺少反馈”。

这位自动化专家解释说,自动化控制领域里有“开环系统”的说法。现在的网课就是开环系统,这是一种“无反馈系统”。“疫情下不得已可以,全面网课长此以往有点扯!”

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的最新数据,2018-19学年,约有110万国际学生在美国大学学习,其中超过三分之一来自中国。高等教育界人士担心,这些中国留学生受到美国这项最新签证政策的影响,还能有多少人最终能够到美国来读书。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三年级本科生张凯茜,疫情爆发时正在法国参加一个学期的交换项目。疫情爆发后,美国和法国学校开始疏散学生,张凯茜于3月13日直接撤回了中国,被困在中国至今。

张凯茜说,现在这个政策肯定对她有影响,目前正处于举棋不定的“小焦虑”中。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发给她的电邮说,如果下学期一直留在中国,签证就会被取消,春季时若返校需要重新申请签证。

“但是现在想回美国,又不好回去。机票稀缺,还特别贵,飞行时间还特别长,因为需要从第三方国家转机… 到了美国境内不知道是不是需要隔离,而我还要再转机才能到圣路易斯…同时又担心机场的风险大,毕竟人流量多,”她说。

张凯茜告诉美国之音,让她感到两难的原因是:即使自己下定决心秋季开学时返回美国;但是学校又说,即便是返回美国的校园,“如果中途学校改成全面网上教学,所有国际学生需要立即离境”。

“所以现在真的是: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即将升入国际关系专业四年级的张凯茜说。

而另外一位中国留学生米歇尔·王(Michelle Wang)则面临的是另一番境遇。她对媒体说,自己7月1日刚刚从加州圣地亚哥搬到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准备开始在埃默里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刚刚搬进新公寓一周不到,便传来消息:如果所有课程都在网上授课,国际学生将必须离开美国!

“可我不能就这样走了。这会把我的生活全毁了!”今年21岁的米歇尔·王对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哈佛大学中国留学生对美国之音说,由于秋季学期学校变成了全部网课的形式,她可能要被迫回国了。她说:“我不懂为什么会出台这样的政策,这个政策不能让任何人获利。”

美国移民局宣布国际学生新签证政策两天以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于7月8日对美国政府新颁布的这项指令提出诉讼,寻求法院发出一项临时限制令,阻止联邦政府执行新的外国留学生签证准则。

7月1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联名87位参众两院议员,致信美国国土安全部及下属移民与海关执法局,敦促立即撤销威胁递解国际学生出境的新指令。公开信称,新政策是“非理性和仇外的”,而且“危害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健康”。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9830942153931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