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拜登副手人选即将出炉,美国副总统能有什么用?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只剩不到三个月时间了,对于两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拜登来说,选择一个合适的副手,成了一决胜负的重要因素之一。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此前,特朗普已经多次公开表达不会换掉现任副总统彭斯,可见大概率是俩人继续合作冲击连任。但对于拜登来说,似乎遇到了副手难产的情况。

拜登曾经说过,会在8月3日公布副总统的人选,但时间早已过去,结果迟迟未公布。他的助手们则说,结果将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8月17日开始前,即8月10日这一周公布。

“他做决定时非常慎重。这通常很奏效。”拜登竞选团队的联合主席、众议员塞德里克·里士满(Cedric Richmond)在评论推迟公布结果时对媒体说。

现在,拜登的方式是,暗示自己手头正在思考问题,但一次又一次地错过设定的最后期限,评论人士说,这与他职业生涯中做出的其他重大政治选择一致。2019年,拜登为是否参选总统而纠结,接连推迟之前设定的日期。

不过,今年早些时候,拜登已经承诺,他的竞选搭档将会是一名女性,那么到底是哪一位女性呢?

卡玛拉·哈里斯,最热门人选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拜登与哈里斯

符合拜登要求的人并不少,《纽约时报》已经列出了13位女性候选人。在争夺中,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是两位最有力的竞争者。

55岁的卡玛拉·哈里斯自2017年起担任加州参议员,是前总统候选人,曾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地方检察长。

哈里斯的父亲是牙买加人,母亲是印度人。她的背景与民主党的多元化趋势相似: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女性和少数族裔。

从华裔聚居加州起家的她,为了接近华裔选民,还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叫“贺锦丽”。这个名字是旧金山市政府妇女委员苏荣丽,在哈里斯参选旧金山地方检察长时为她起的。

哈里斯参加了民主党2020年的初选,一度被美国媒体认为最有可能成为奥巴马之后的第二位非裔总统。在初选中,她对拜登进行了非常严厉的攻击,在第一场电视辩论中,哈里斯指责拜登与种族隔离派参议员合作,反对上世纪70年代的校车政策。

哈里斯曾经因为质询特朗普提名的人选和特朗普政府官员,如大法官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和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而受到自由派人士的广泛欢迎。

从优、劣势的角度来看,哈里斯是美国政界最知名的黑人女性之一,对温和派和自由派都有吸引力。但她去年在民主党初选中并不稳定,不得不应对有关她执法记录的质疑。她和顾问们处理2020年初选的方式,也让拜登竞选团队中的一些人保留自己的意见。在去年12月3日,哈里斯因资金筹集问题退出大选角逐。

关于被提名为副总统的可能性,哈里斯曾表示:“我知道媒体和权威人士都在谈论这件事,我甚至很荣幸能被提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今年7月28日,拜登在出席一场活动时,手中小纸条被记者抓拍到,哈里斯的名字位居纸条首位,让人怀疑人选已经确定。

不过,拜登并未在那场演讲中提及哈里斯,事后拜登团队也未就此事回应媒体。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伊丽莎白·沃伦

另一位强有力的候选人是,现年71岁的伊丽莎白·沃伦。

沃伦自2013年起担任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是前总统候选人,曾任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她也是破产方面的专家,是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的推动者。

美联社此前报道称,虽然看起来是个白人,但沃伦多次表示自己拥有印第安人血统,且有DNA测试结果可以为证,不过她的血统曾遭到现任总统特朗普等人的质疑。

沃伦曾是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名共和党人,在研究中碰到的破产者改变了她的想法,她认为共和党越来越向华尔街倾斜。于是,1996年她转投民主党。

沃伦与拜登的关系还不错,但存在明显的意识形态差异。拜登还是参议员时,沃伦正在哈佛大学教书,那时他们在参议院的破产监管听证会上发生过冲突。

如果选择了沃伦,好处是,那将让拜登的竞选团队显得更加偏向进步主义,为他带来强有力的经济方面的讯息。但她并不代表种族或代际多样性,而且她的民粹主义历史可能会让一些温和派感到不安。

沃伦的标志性议题有,长期批评财富的集中和公司权力。提出的方案有,拆分大公司,此外还有,向极度富有的人征税,并用所得资金争取社会福利。最近,她呼吁调查特朗普政府对经济刺激资金的分配方式,并推动将南方邦联将军的名字从军事基地上除名。

关于被提名为副总统,沃伦曾说:“我现在关注的是眼下的危机。”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苏珊·赖斯

苏珊·赖斯(Susan Rice)出现在名单上有点出人意料。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她相对来说默默无闻。不过,拜登本人对这位外交官很熟悉。她曾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也曾作为国家安全顾问与奥巴马一起在白宫工作。在克林顿政府时期,赖斯曾担任国家安全会议成员和美国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

如果赖斯被选中,她将在拜登的外交政策团队中发挥关键作用,意味着国际关系将是拜登政府的重点。

然而,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赖斯经常受到批评。共和党人指责她在2012年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遇袭背后的原因上欺骗了美国公众,那次袭击导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和其他三名美国人死亡。

如果她最终成为拜登的副手,这可能表明,拜登更感兴趣的是一个忠诚而有知识的副手,而不是指定一个政治继承人。

副总统有什么用?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

此外,民主党一些高级官员还有各种女性候选人推荐,如52岁的退役军人、失去双腿的泰裔参议员塔米·达克沃斯,66岁的非裔众议员卡伦·巴斯(Karen Bass)、63岁的非裔众议员瓦尔·戴明斯等等。

一种观点认为,在弗洛伊德事件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后,拜登只有选出一名黑人女性,才能为民主党赢得更多黑人社区的支持。

目前,拜登的遴选委员会已经对几位候选人进行了详细筛查,并完成了报告,他的竞选团队创立了焦点小组,进行了民调,以研究候选人的政治实力。在正式人选敲定前,拜登还会和最有实力的候选人对谈,可能是线上,也可能是面对面。

之所以迟迟不公布结果,原因之一是,拜登的顾问们长期以来,一直将副总统的职位视作团结全党的关键角色。副总统还可能以某一特定政策领域的专业知识,扩大被提名人的优势,并弥补其弱点。

但是一些人认为,副总统可以直接帮助提名人赢得选举,只是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回顾历史,许多研究者认为,选择副总统帮助提名人获胜的唯一确定的例子只是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选择了德州的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时间发生在1960年。

即便奥巴马当年选择拜登也并不是想让他帮自己什么忙。奥巴马考虑到让选民习惯黑人总统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副总统一定要让选民感到舒服。他发现参议员拜登人很随和,在国会也很受欢迎,是个合适的人选。

竞选期间,奥巴马每周给拜登打两三次电话,表面上是为了讨论一些问题,实际上他是以此来确定自己与拜登的关系是否舒适。分析人士指出,他们之间的互动模式或许是历史上此类关系中最成功的。

现在到了考验拜登智慧的时候了。如果最终拜登选择一位女性副手,这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三次有主要政党推出女性副总统候选人。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90768337249756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