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终身多交百万税金 美国应该继续惩罚不结婚的人吗?


在我小时候,社会上的一切似乎都以婚姻为目标。这是预料之中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你将会——也应该要——遇到某个人,结婚并组建家庭。向来如此,永远如此。

然而已婚人口的比例还是在下降。我出生的那一年,也就是1970年,25到50岁没结过婚的美国人比例仅为9%。到我成年时,这个数字已经接近20%。

有些人推迟结婚。也有些人则完全放弃。

这种趋势一直在继续,我们现在正接近一个里程碑。本月,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Center)发布的人口普查数据分析显示,2019年美国成年人中既未婚也未与伴侣同住的比例上升至38%,而该群体“包括一些以前结过婚的成年人(分居、离婚或丧偶),自1990年以来无伴侣人口的所有增长都来自从未结婚人数的增加。”

此前,国家卫生统计中心去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的结婚率创下历史新低。

我们正在迈入一个美国未婚成年人将多于已婚成年人的时代,对于我们如何定义普通家庭和成年人,以及我们如何构建税收和福利,这一发展有着巨大影响。

当然,人口中未婚和无伴侣的占比因不同人口群体而异。正如皮尤数据指出的那样:

在2019年,25至54岁的人群中有59%的黑人成年人没有伴侣。该数字高于西班牙裔(38%)、白人(33%)和亚裔(29%)成年人的比例。对于大多数种族和族裔群体而言,男性无伴侣的概率比女性更高。黑人成年人是个例外,其中女性(62%)比男性(55%)更有可能没有伴侣。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开始问自己,当越来越少的人——这其中黑人占比格外高——选择结婚或寻找可接受的伙伴关系时,继续通过税收和政策奖励来鼓励婚姻是否公平和正确。

婚姻总是理想的吗?单身人士是否应该因为不追求婚姻而支付单身税?《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的丽莎·阿诺德(LisaArnold)和克里斯蒂娜·坎贝尔(Christina Campbell)在2013年将单身税称为“制度化单身主义”的一部分。

2013年,阿诺德和坎贝尔经过分析发现,“在医疗保健、税收等方面,未婚人士一生比已婚人士多支付的金额可达100万美元。”

我结过婚。现在已经没有了婚姻关系。我不觉得我以后还会再结婚。我没有这样的愿望。我认为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我也敏锐地意识到我周围的人的推动,他们已婚或渴望结婚,并且错误地认为最终结婚是真正幸福和完整的唯一途径,是需要完成的人生愿望清单。我谴责这一切。

各走各的路。这包括那些不想结婚的快乐单身和快乐伴侣。

显然,如果涉及到孩子,这样的看法是不无道理的,更多亲子时间和更多的钱对他们有益。有孩子不一定要有婚姻,但往往是有的。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Institution)在2014年解释的那样:

已婚父母抚养的孩子在学校表现更好,发展出更强的认知和非认知技能,更有可能上大学,收入更高,也更有可能继续组建稳定的婚姻。布鲁金斯社会基因组模型(现在与城市研究所和儿童趋势合作)研究出我们自己在不同生命阶段的成功基准,按照这个基准,我们发现了类似的规律。

但是那些没有孩子或孩子已经成年的成年人呢?

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行为科学家保罗·多兰(PaulDolan)表示,虽然男性总体上可以从婚姻中受益,因为婚姻可以让他们平静下来并减少他们冒险的机会,但总体而言,女性并没有得到同样的好处。相反,根据多兰的说法,最幸福的子群体是从未结婚或生育的女性。

当然,我们可以一直争论到筋疲力竭。有很多负责任的男人不需要结婚戒指来绑住自己,也有很多已婚母亲会争辩说他们的家庭是她们生活的明灯。

但问题仍然存在:作为普遍理想的婚姻正在失去说服力。未婚的耻辱也正在失去说服力,这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政府奖励已婚、惩罚单身的政策也必须放宽标准。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83320140838623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