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看哭网友…19岁女孩拍下与妈妈的最后一年冲上热搜


19岁这年,青岛女孩刘郦微失去了自己的母亲,“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突然停止了呼吸,是自己的妈妈。”

在母亲患病的一年时间里,刘郦微用视频、照片、文字记录了无数与母亲相处的瞬间。她11月22日在短视频平台发布的记录母亲最后一年的视频,有40多万点赞,还冲上了微博热搜。“我根本想都不敢想没有妈妈的生活。”网友的评论或许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刘郦微的单亲家庭背景,使网友在心疼她失去母亲的同时,加重了对她本人的心疼。有位网友说,“我替你哭一次了,你少哭一次好不好?”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刘郦微与妈妈

“很多人给我发私信,提出资助我上学等帮助,每条我都看了,哭着看。”网友铺天盖地的关心让刘郦微感动之余,又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回。

“其实我现在可以自给自足,做兼职能负担得起我的学费、生活费。”刘郦微自认为遗传了妈妈乐观的性格,什么事都不当回事,该干嘛干嘛,天塌不下来。

妈妈11月18日去世后,刘郦微总觉得妈妈还在家里等她。但现实是妈妈已经走了,她晚上在兼职的工作室待到十一二点,也没有想回家的感觉,“妈妈没了,就没有家了。”

一切倒过来了,现在到我照顾她了

去年11月15日,刚上大一只有两个月的刘郦微接到一位阿姨的电话,说妈妈晕倒,送到了医院。

没有多问,刘郦微就从烟台赶回青岛,到达医院时,妈妈已经进了手术室。刘郦微的妈妈系脑动脉瘤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导致晕厥,当即做了开颅手术。7个小时的手术后,妈妈被送进ICU,已是次日凌晨2点多。

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刘郦微的妈妈经历了三次开颅手术,成了“半植物人”状态,只有一只手能抬起来,头部、腿都动不了,而且没有清醒的意识,认不出女儿。随后的时间,妈妈进入漫长的康复阶段。

大一寒假过后,刘郦微没法向学校请长假,于是从今年3月开始办理休学一年,专门照顾妈妈。她觉得,除了自己,没人能把妈妈照顾得更好。

因为一直喜欢拍照片、剪视频,从妈妈住院起,刘郦微就经常视频记录妈妈的康复之路,“想起来就录一点,把手机放一边,我俩该干啥干啥。”

“比如给她喂饭、洗脚,还有她吃棒棒糖之类的,或者在床上躺着没事也录个小视频。”一年时间里,刘郦微数不清录了多少段妈妈的视频、拍了多少张妈妈的照片,“总得留点念想。”

刘郦微记得,妈妈第二次开颅手术后,就没再清醒过。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妈妈就和几个月大的小孩一样,给她什么东西都会往嘴里放,衣服没有一件好的,全被她咬碎了,“晚上我拉着她手睡,有时候就会给我一口。”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刘郦微小时候与妈妈的合影

“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妈妈白天哭了晚上哭,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夫该查的都查了。”刘郦微感觉一切都倒过来了,“小时候啥也不知道,哭、摔东西、咬东西,现在到我照顾她了。”

刘郦微说,妈妈是个要强的人,她但凡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可能就活不下去了。“她啥也不知道,这样我就能再照顾照顾她。”刘郦微甚至一度庆幸妈妈失去了意识。

这个小家庭的重担,也结结实实压在了刘郦微身上。前期,父亲、爷爷奶奶、姥姥都凑了钱给妈妈治病,也使用了网上筹款手段,后续康复治疗阶段,尽管花费减少,对刘郦微来说,仍是不小的负担。今年八九月份,刘郦微一度一天打三份工,早上早教、下午运营新媒体接产品、晚上教人弹吉他……

“大夫和护士姐姐都对我很好,我太累了,晚上起不来,但又需要给妈妈翻身,护士姐姐不止一次两次帮我妈妈翻身,没有叫醒我,第二天我才知道。”回忆当时的情形,刘郦微充满感激。

后来,一家康复医院联系刘郦微,只象征性地收取少许的费用,“那一阵,我上午出去工作,医院的(工作人员)给我妈妈喂饭。”

“我其实一直是乐观、坚韧的性格,但没经历这些事之前,可能还是有些矫情。”刘郦微说,过去一年,她时刻感到,以前可以靠妈妈,现在就只能靠自己了,“我得照顾她,得承担起这个责任来。”

当你老了

刘郦微觉得,她和妈妈的相处,一直不太像妈妈和闺女,更像是姐妹。

“妈妈不会因为我是个孩子,就惯着。高中假期她就让我出去打小工,挣点生活费,上了大学我也做兼职挣钱。发了工资,她有时会拉着我出去给她买衣服。”刘郦微说,妈妈没以妈妈的身份对她要求过什么,只说别做坏事就可以了。

在刘郦微看来,爸爸妈妈两人是相爱的,但性格实在不合,经常吵架,两人屡次说要离婚,但舍不得自己和弟弟,不想让两个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刘郦微15岁那年,和小她7岁的弟弟一起去找爸爸妈妈,告诉他们,两人在一起生活不和睦,她和弟弟在这种环境下也不开心,还不如离婚,如果以后能和好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能和好,就各自去找幸福的生活。

父母离婚后,刘郦微跟着妈妈,弟弟跟着爸爸。

离婚时,妈妈几乎是净身出户。“不是爸爸那边不给,是我妈妈倔着不要,领着我就走了。”母女两人在外租房,冬天时暖气都没钱开通,很冷很冷,但妈妈从来没说过命不好或者没有钱之类的,很积极地上班挣钱。

“她每天回来,我俩去遛弯,我觉得妈妈过得挺苦的,但从没给我传递过负能量。”后来,妈妈开了美容店,收入开始变多。刘郦微感觉开店那段时间妈妈是最开心的,她跟很多阿姨一起去买东西,一起出去旅游。

“我觉得妈妈挺可怜,婚姻不幸福,我想着长大之后能让她享享福吧,但我刚上大学,刚要长大,她就没了,才46岁。”刘郦微说。

刘郦微说,妈妈一直想去西藏、想去丽江,她曾和妈妈约定今年假期一起去丽江,住一段时间。

可这约定转头已成空。

“我给妈妈画了太多的饼了。”刘郦微曾跟妈妈说,等她结婚时,要让妈妈穿最贵的裙子,穿最高的高跟鞋。

18岁,刘郦微去签了遗体捐献协议。妈妈知道之后,也想签,但又没勇气去。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去年,刘郦微签了遗体捐献协议

“我鼓励她,她觉得很有意义,说好好好,但确实又害怕,一直没去签。”妈妈去世后,刘郦微想过帮妈妈完成这个心愿,但怕家人不理解,就成了遗憾。

康复治疗阶段,刘郦微有时把妈妈带回家过节。她记得,有天晚上回家,看到平素沉默严厉的爸爸喝醉了,在给妈妈唱她最喜欢听的《当你老了》,还说了很多话。

为此,妈妈去世前夕,在医院插呼吸机时,刘郦微在她旁边轻轻哼唱《当你老了》;救治无望回家后,她也一直为妈妈播放《当你老了》这首歌。

去年夏天,母女俩因为一件事吵得不可开交,刘郦微跑去了朋友家。当天晚上,妈妈向她道歉,因为离婚,让女儿跟着吃了不少苦,一直觉得对不起女儿。

“我没觉得她和爸爸离婚就是对不起我。我觉得,妈妈早应该为自己着想,她不光是妈妈。”这是刘郦微最想对妈妈说的话。说到这里,刘郦微有些哽咽,低下头,沉默了。

抬起头来,刘郦微眼角已沁出泪,“觉得妈妈太受委屈了,不该为了孩子活,应该为自己活。”

一年来的病情,让她对妈妈的离去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接受了“每个人都是阶段性的存在”。11月25日晚上的采访中,身形瘦小的刘郦微全程没有露出明显的悲戚之色,能很从容地谈及与妈妈的过往。这次是她当晚唯一一次落泪。

她说,休学结束后,她要回校好好上学,工作挣钱,替妈妈去看那些想去的地方。

她想做一个稍微有用一点的人,去帮帮别人,回馈社会对她的帮助和关心。她也不希望社会把她看得太悲情,她相信自己能坚韧地面对未来。

相关新闻

19岁女孩休学照顾病重妈妈 遗憾的是妈妈还是“走”了

近日,19岁的女孩刘郦微休学照顾突发脑溢血成为“半植物人”的妈妈,并用视频记录下与妈妈相处一整年的点点滴滴,感动了很多人。11月25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刘郦微,她悲伤地告诉记者,11月18日,妈妈永远地离开了她,“弥留之际妈妈的眼里满是不舍。”失去了最亲的人,也失去了依靠,伤心之余,她对记者说:“我要坚强起来,要努力学习与生活,让在天堂的妈妈放心。”

女孩记录照顾妈妈的点点滴滴

看哭无数网友

在刘郦微照顾妈妈的视频中,她时而靠在重病的妈妈身边,时而给妈妈涂指甲油,时而两人一起躺着吃棒棒糖;她还给妈妈过生日,带着妈妈去外面晒太阳……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刘郦微给妈妈过生日

温馨的画面持续了一年,遗憾的是,最终她还是没能“留住”妈妈。“11月15日我还带妈妈到外面玩了的,16日早上她的病情开始恶化了,我赶紧打120。送到医院后,立即给妈妈上了呼吸机,医生说她已经不行了,还是带回家吧。我又把妈妈带回了家。11月18日,妈妈永远地离开了我。”刘郦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那一天晚上,她签了十几份病危通知书。

“当时可能吓蒙了,什么也不懂,医生让签什么就签什么,感觉这一次妈妈真要离我而去了。”刘郦微说,11月15日,是妈妈生病至康复好转整一年的日子。为了庆祝妈妈病情好转,她才想着带妈妈到外面转一转。

她给妈妈弹琴,给妈妈做按摩,她还和只有儿童智力的妈妈躺在一起吃糖果……那一幕幕温馨的画面 ,如今都只能留在记忆里。

“弥留之际,妈妈的眼里满是不舍。”刘郦微说,幸好自己用视频记录了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想妈妈的时候能够拿出来看看。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刘郦微带着妈妈出去散心

大学时毅然休学,

扛起照顾“半植物人”妈妈的重任

出生于2002年的刘郦微,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有一个可爱的弟弟,爸爸有稳定的工作,妈妈开着一家美容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爸妈妈开始争吵,后来无休无止。我和弟弟就对他们说,如果实在过不下去,你们就离婚吧,省得每天都吵架。”刘郦微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四五年前,爸爸妈妈分开了,弟弟跟着爸爸,她则跟着妈妈。

“爸妈分开时,妈妈什么也没有要,我就跟我妈妈在青岛市黄岛区租房子住。”刘郦微对记者说,她在2020年考上了烟台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是幼师专业,妈妈的美容店生意还不错,日子过得很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11月15日,刘郦微的妈妈突然脑出血,之后接受了三次开颅手术。因为是脑动脉瘤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脑部先后打开三次,命终于保住了,但她却变成了生活无法自理的“半植物人”,智力相当于两三岁的孩子,且急需进行康复治疗。

“现实的情况是,姥姥姥爷年纪大了,无法照顾我妈妈,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怎么办呢?”刘郦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当时确实非常为难。2021年3月,想来想去,刘郦微回到学校,找到老师,说明了她的处境,提出了休学一年的请求。学校很同情她,同意了这一要求。

此后,刘郦微用柔弱的肩膀扛起照顾“半植物人”妈妈的重任。

8个月内在3家医院辗转

还兼职挣钱养家糊口

19岁的刘郦微成了“一家之主”,开始负责妈妈的康复训练。“从休学的3月份起,到妈妈去世之前,我陪妈妈一直做康复训练。”刘郦微说。

每天早上,刘郦微起来给妈妈洗漱、做早饭,喂妈妈吃完饭,然后带着她去医院。为防止肌肉萎缩,她帮着妈妈踩自行车,做拉伸,配合做针灸、按摩……做完康复训练后,两人回到家,刘郦微又得做午饭,喂完饭后,带妈妈继续去医院,周而复始。有时,刘郦微会带妈妈到家周围转转,有时在家给妈妈做做按摩。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刘郦微和妈妈合影

刘郦微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8个月的时间里,因为病情需要,她陪伴妈妈辗转在三家医院,不断轮换。妈妈住在医院不能回家,她就靠在妈妈身边凑合一晚上,有时在妈妈病床旁搭一张小床睡觉。

“妈妈生病后,家里没有收入来源了,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在网络平台上筹了款,总共20多万元,非常感谢这些好心人。”刘郦微说,“因为妈妈病重,之后又接受了手术,再加上康复治疗,这笔钱很快用完了。妈妈还需要继续治疗,我们也要生活,也不能老找亲戚借,于是我找了一份兼职,一个月能挣一千多元。”

刘郦微对记者说,那份工作结束后,她又兼职做了一个网络平台的博主,靠提高点击量拿一些提成。加上在亲戚的接济下,她勉强能维持妈妈的治疗和两个人的生活。

妈妈原本只是眼珠子能动,比完全不能动的植物人要强一点点。妈妈经常会出现情绪不稳定的状况,会一直哭,白天晚上都哭,需要刘郦微不停地安慰。在刘郦微的细心照料下,其间妈妈也有情况好转的迹象。但遗憾的是,最终,因为突发癫痫,引起病情恶化,妈妈还是永远离开了刘郦微。现在,想妈妈时,刘郦微就会翻看和妈妈在一起的视频。

需要学着独立生活

想挣够学费后重返校园

妈妈去世后,刘郦微一个人生活。“爸爸有自己的家,我也是可以去的,但我想依靠自己。”刘郦微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正处在休学期的她,开始由兼职转向全职了。

“等休学期结束,我还是要完成我的学业,我不能让天堂里的妈妈担心。明年3月就是我休学的截止日期,我想继续上学。我得挣学费,挣生活费。”刘郦微说,目前她转全职上班,也一直住在公司。公司的底薪是每个月3000元,后面就是每天接到单子后,给品牌方做宣发。他们到款后,有一些提成,但不稳定。

“努力工作,继续学业,这也许是对妈妈最好的报答吧。”末了,刘郦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道。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152491569519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