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新冠病毒自杀了?日本疫情为何突然消失


忽然间,日本成了全球新冠疫情的焦点。

不像是南非出现了威胁全球的新变种,也不同于美国居高不下的感染率,日本经历过数次疫情高峰之后,突然间,新冠病毒的攻势退却了,连招呼都没打就告辞消失。

这让各国既困惑又兴奋。

之前日本疫情的严重程度,与欧美等国比都不遑多让。

就在 8 月份奥运期间,日本正经历第 5 波疫情,每日新增感染人数居高不下。8 月 13 日,东京还报告了创纪录的 5773例新增患者,在全国范围内,8 月 20 日新增感染人数高达2万 5876 人。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Reuters

那段时间里,医疗系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医院床位难求,大批阳性患者只能在家中眼看着病情加重,甚至等待死亡。

同其他国家的民众一样,日本人也无奈地深陷新冠泥淖中无可奈何。

转折是从两个多月前开始的。全国各地新增感染病例出现了断崖式下跌,疫情突然平息了下来。

以疫情中心东京为例,每日新增感染人数在 8 月 19 日为 4774 人,一个月后的 9 月 19 日骤降至 815 人,10月 19 日为 52 人,而 11 月 19 日为 16 人,在整个 11 月有 6 天新增人数都仅为个位数。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the guardian

日本人的生活渐渐恢复正常,酒吧和餐馆再次提供酒水服务,公司开始了线下工作,地铁站挤满了通勤者,政府开始鼓励跨省旅游,意图促进经济,还在11 月 8 日开放国境,允许了留学生和商务人士入境 ……

总之,感觉一切都在恢复正常。这对被新冠病毒困扰了整整两年的世界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振奋——如果能找到日本新冠病毒消失的原因,是否我们有望恢复原来的正常世界?

没有人可以解释发生在日本的这种命运般的转变。英国《卫报》感慨道:日本的抗疫取得了令人意外的成功。

" 成功 " 令人兴奋," 意外 " 则意味着——人们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日本人的

" 自肃 " 式抗疫

美国旅行作家皮克 · 耶尔(PicoIyer)娶了一位日本妻子,整个疫情期间,他都依然保持着全球旅行,十来次飞跃太平洋,在美国和日本之间往返。

他越来越意识到,这不是两个国家,而是两个宇宙。

在美国,仅仅一个洛杉矶县,因新冠死亡的人数,就占日本新冠死亡人数的一半还多。而他在日本生活的一个县,到现在病例数已经是零了。

皮克开始拿两个国家做对比。在美国加州,他走进一个健身俱乐部,迎接他的是前台一个很显眼的警示:在室内环境要戴好口罩。但进去后,他注意到,20多个人里,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包括健身房里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可在日本,他曾在健身房里看到,人们在跑步机上跑了 50 分钟以上,口罩始终不曾摘下。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身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新开设的成田国际机场 PCR 中心进行聚合酶链反应 ( PCR ) 测试模拟。

图源:Reuters

抵达美国加州洛杉矶机场后,他这个从外国入境的游客," 无需在移民局或海关接受任何形式的人工检查,更不用说出示我 72小时内完成的 COVID 测试阴性证明(虽然政策上是这么规定的)。"

而他从美国飞回日本前,不但提交了 19 分相关文件,还在 4 天内接受了两次新冠检测。抵达大阪机场时他又进行了 11次的检查。" 我还不得不租用了手机,以便于政府可以在接下来 14 天自我隔离期间,分分钟就能定位到我的位置。而且,他们还提供了一本27 页的小册子,指导我如何上报自己的行踪和状况。"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厚生劳动省推出的感染者追踪 APP COCOA。

图源:网络

于是,皮克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日本疫情缓和,到底多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超级警惕的疫情防控措施?

这其实,也是很多专家关注的问题。日本的 " 国民性 " ——集体主义——在这次疫情中,是否起到了重要作用?

有一个段子说,在疫情流行的当下,各国政府(hu)鼓(you)励民众出门戴口罩时的方法各不相同:

美国政府会说," 戴口罩的人是英雄。"

德国政府会说," 戴口罩是规矩。"

意大利政府会说," 戴口罩的人会受异性欢迎。"

而日本政府只需要说," 大家都在戴口罩。"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NEWSWEEK JAPAN

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日本的确是个不可思议的国家。

在日本,从来没有实行过伴有强制力的 " 封城 "和大规模核酸检测,也没有规定国民出行必须戴口罩——即便不戴口罩进入超市、地铁等公共场所,也不会遭到拒绝。

日本是通过 " 自肃 "(自我约束)的方式进行抗疫。

以隔离为例,因为没有强制性罚则,被隔离者其实是可以出门活动的。

起初,这种做法受到海外媒体质疑,因为不制定处罚就想抑制外出人数明显不符合常识,还有外国人嘲笑日本政府过于轻敌。

但现实是,日本民众确确实实在控制外出频率,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也保持在低于欧美诸国的水平。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网络

很多外媒态度一变,开始使用诸如 " 奇迹 "" 日本悖论 "之类的字眼,肯定起了日本对疫情的应对。当然,这并不是在说日本政府的政策有多优秀,而是惊叹于日本国民的配合度。

熟悉海外生活的东京证券交易所前社长斋藤惇接受东京电视台采访时表示," 自肃 "这种暧昧的约束方式在海外往往是行不通的。在纽约生活期间,他就对于当地市民过马路闯红灯的行为非常震惊,在当地人的思考回路里,只要没有车经过,即使是红灯也可以通行。而在日本,只要立起一个" 禁止通行 " 的告示,大多数日本人就会乖乖遵守。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佩戴口罩的日本女性。

图源:GETTY IMAGES

在很多日本人眼里,他们在意的是 " 如果出门会给别人添了麻烦 "" 不戴口罩会被当作怪人 "" 大家都在坚持自肃,我也应该忍耐"" 如果不小心感染新冠,会给周围人添麻烦 " 等想法。

可以说,就是这样的公共心,对于抑制疫情感染的扩大产生了重要影响。

只是,这仍然不能解释,为何这一次,疫情会在日本消退——毕竟,日本人的国民性没有变过,但之前也经历过每天感染数万例的严重阶段。

是因为疫苗吗?

其实,关于第五波疫情突然接近消亡的原因,专家始终没能给出确定答案,不同的专家都见解不一。

多个调查表示,在此次疫情好转中,疫苗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根据首相官邸 11 月 29 日公布的数据,日本全年龄段人口中,第一针疫苗接种率为 78.8%,第二针接种率为76.9%。

另据牛津大学和教育慈善团体 The Global Change Data Lab 共同制作的网站 Our World inData 11 月 30 日的统计,日本疫苗平均每 100 人中接种 156.22 针,接种率位居世界第 5位,且易感染的 70 岁以上高龄老人,疫苗接种率高于 90%。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NHK

研究表明,疫苗的抗体水平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下降,因此疫苗越早开始接种,对人群的保护力就越早开始降低。在发达国家中,日本疫苗大规模接种时间较晚,所以目前疫苗对日本人群的保护力仍然处于巅峰状态。

据厚生劳动省专家团队推测,今年 3 月至 9 月,日本通过疫苗接种,使得感染人数减少约 65 万人,约 7200人免于死亡。

不过,疫苗接种率也不能完全解释日本疫情的变化。

以韩国为例,韩国 11 月 24 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疫苗接种率高达 79.1%,比日本还高,但是韩国的疫情正在加重。11 月23 日单日新增确诊人数首次突破了 4000 人。对于人口约 5000万人的韩国来说——还不足日本人口的一半——感染病例数,也是个不小的数字。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韩国新冠重症者和死者达过去最多。

图源:ABEMA news

大家都是打疫苗的,为什么日本却能出现病毒败退的迹象?是病毒觉得韩国人更好欺负吗?

韩国人显然对此表示不服。

对于邻国疫情的突然转好,韩国媒体的意见是," 日本政府篡改数据 "。

韩国高人气时事广播节目 " 金于俊的新闻工厂 "中,左派时事评论家金于俊就评论道,新冠疫情是自民党参加众议院选举最大的负担,为了 10 月 31日众议院选举的胜利,自民党在有意减少核酸检测数量。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日本经济新闻

韩国《中央日报》也有报道称,对于日本国内感染人数的减少,"日本专家并不能给出明确的说明,不能否认核酸检查量缩减导致的‘视觉错觉效果’。"

根据东京大学准教授仲田泰祐团队的研究,他们认为,更有可能的原因是,德尔塔毒株的病毒感染力比预想中要低;严重医疗挤兑导致群众自发减少高风险行为;以及"120 天周期假说 "。

120 天周期假说是指,根据以往数据显示,东京感染峰值平均每 120 天到来一次。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120 天周期假说。

图源:东京新闻

据《纽约时报》10 月 4日报道,从美国、德国、日本的疫情数据中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感染往往在两个月内增加至峰值,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减少,也就是每一波疫情大约持续120 天

至于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周期,目前的感染病学者还没能给出明确解释。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出,新冠流行的季节性变化,可能是主要因素之一。世界各地虽然对于出行人流、疫苗接种等的规定强度不一,但季节性变化是共通的。新冠病毒在夏季和冬季传播速率高,且夏冬两季开窗通风少,从而加重病毒传播。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如果这一假说成立,这次日本疫情的退却,很可能只是病毒的一次战备修整而已。名古屋工业大学平田晃正教授团队根据人流、气象条件和疫苗接种情况,通过AI 预计日本疫情第 6 波还是会出现,很可能在明年 1 月中旬到 2 月到来。只是规模或许会小一些,只有第 5波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

病毒自杀了?

自 9 月以来,全球感染者也开始呈现减少趋势。

东京医科大学滨田笃郎教授认为,德尔塔毒株虽然感染能力强,但病原性较弱。现在很多日本人很可能依然受到了感染,但因为较多人呈现出无症状的情况,因此没有进行核酸检查,才导致了确诊人数看似减少的现象。

东京心越诊所院长严间洋亮也表示,近期,东京市内部分保健所中,核酸检测量比高峰时期下降了大约三成。

同样也有意见认为,自从疫情蔓延以来,有大量日本人不知不觉中已经感染,但因为是无症状感染,没有进行核酸检测。同时,这些人身体中已经存在对新冠病毒的抗体,所以当疫情再次袭来时,他们因为取得免疫而免遭再次感染。

在众多关于感染人数骤减的原因分析中,还有一种颇为瞩目。

就如同十多年前的 SARS,病毒有没有可能在传播过程中自行消亡?

曾获得诺贝尔奖的德国化学家及生物物理学家艾根(Manfred Eigen)在半个世纪前提出的 " 病毒过度变异导致自我毁灭 "理论再次受到关注。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nsp14 变化导致病毒死亡假说。

图源:中日新闻

日本国立遗传学研究所遗传学教授井上逸朗认为,病毒在自我复制时,会出现随机的复制错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突变可能会让病毒传播更快,但在某种情况下,也可能让病毒" 步入死路 "。

德尔塔毒株负责修复基因突变的酶叫做 "nsp14",当 nsp14发生变化,使得毒株来不及修复复制错误,无法继续复制下去,病毒就会自我毁灭。

这一研究在 10 月 15 日召开的日本人类遗传学会上一经发表,便引来了很大关注。



  • | 共2 页 :
  • 1
  • 2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91991424560547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