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内地公安出手,“亚洲新赌王”坠落背后的隐秘生意


11 月 28 日,澳门特区司法警察局外,媒体扛着 " 长枪短炮 " 等待着赌王周焯华出现。

赌王双手合拷于身前走出司警局大门。他头戴 " 抢劫犯同款 " 黑色头套,双眼透过头套的 " 洞口 "望向地面,整个人疲态尽现。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网络

看到 " 目标 " 出现,媒体们一拥而上,恨不得直接把镜头 " 怼 " 在他的脸上。

赌王被押上带有铁丝网的囚车后,大家更像观赏奇珍猛兽一样将车辆团团包围,整个场景用不堪和狼狈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一幕属实难得。毕竟,之前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周焯华总是以一身西装笔挺、精致油头的形象示人。时不时,他还会因为被拍到与模特、艳星在一起,登上报纸的花边新闻。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感情生活也蛮丰富,港媒称其为 " 一妻一妾好快活 "

图源:网络

可以肯定,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他不再需要为应付 " 狗仔队 " 发愁了。

短短几天," 亚洲新赌王 " 周焯华 47 岁的传奇人生,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急速下坠。

害这位赌业大亨身陷囹圄的,是网络赌博。

结合澳门司警局 11 月 28 号的发布会,以及温州警方于 11 月 26 日发布的通报,周焯华自 2007年以来在澳门等地赌场承包赌厅,2016年在菲律宾等地开设网络赌博平台,并组织中国公民前往境外赌厅赌博、或参与跨境网络赌博活动。

截至 2020 年 7 月,该集团共发展赌博代理 12000 余人,中国境内赌客会员 8万余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属于人员固定、层级明确、人数众多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

梳理公开资料后不难发现,网络赌博在中国其实已经渗透了十年有余,尽管周焯华 2016 年前后才入场,但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网络

《经济参考报》2019年的一篇报道揭露,他控制的太阳城网络赌博每年在大陆的赌注额在万亿元以上,盈利更是高达数百亿元,被专家称之为中国网络赌博界 "最大的罂粟花 "。

近几年,内地打击网络赌博的声势愈发雷厉,去年新修订的刑法典除了提高 " 开设赌场罪 " 的刑期,还增设 "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 "。

如今看来,这位赌王的坠落几乎完美贴合了官方这场严打的轨迹。

从 " 扒仔 " 到 " 新赌王 "

在涉足内地网络赌博业务前,靠着出色的生意头脑,周焯华已经是澳门赌业的头面人物。

周焯华祖籍广东肇庆,爷爷一辈为讨生活决定举家迁往澳门,但到他出生时家境依旧没有多少改善。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澳门景色

图源:网络

上世纪 90 年代,澳门博彩业兴旺,和许多没有背景的年轻人一样,20 出头的周焯华在赌场当起了 " 扒仔",也就是向没有赌资的赌客介绍借贷服务,并从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和普通扒仔不同,周焯华早早就显露出了自己的经商天赋。据港媒《都市日报》报道,澳门赌圈至今还流传着他的发迹故事。

通常,赌客向扒仔借一万,扒仔会先扣两千利息,赌客只得八千。到了周焯华这里,他会先借足一万,陪同赌客把借款换成筹码,每次下注时再提取赌注的10% 作抽成。

如此一来,赌客的心理负担小了,而赌注来来回回,一晚累计的抽成甚至更多。

初露锋芒,周焯华自此一直在赌圈摸爬滚打,积累资源。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澳门新葡京酒店赌场

图源:网络

2007年,适逢澳门赌权开放初期,有酒店向他伸来橄榄枝,请他开设贵宾厅(即有一定开户门槛的赌厅,客户多由赌场中介推荐而来)。

从第一间太阳城贵宾厅做起,他开始和澳门六大赌牌所属的五星级酒店合作,经营贵宾厅及相关服务,一步步坐上了澳门博彩中介的第一把交椅。

据媒体报道,周焯华名下的太阳城集团至今在澳门及海外共拥有超过 30 间贵宾厅及 450张赌台。投行摩根大通的研究报告显示,太阳城集团占澳门中介市场份额 40-50%,2019 年更是占了澳门博彩总收入的 15%。

博彩之外,从 2011年起,周焯华还把生意拓宽到了金融、餐饮、影视、地产等行业,控制着多家上市公司,业务遍及多国,包括在菲律宾、越南等地投资兴建综合旅游娱乐度假村,有媒体估计其身家超百亿港元。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一间澳门赌场的贵宾厅

图源:网络

至于周焯华从何时开始布局网络博彩的生意,公开报道说法不一。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太阳城集团的网络平台赌场实际设在菲律宾和柬埔寨。

一名贵宾厅的推广员介绍,赌场的客人主要来自中国内地,已在国内发展会员数十万人,其中," 耗资 10 亿美元 " 的 "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博彩娱乐帝国 " 菲律宾太阳城在 2015 年 2 月就已揭幕。

另有周焯华昔日手下向媒体透露,1998年,周焯华就看准网络时代兴起,率先在菲律宾取得网络博彩牌照,经营太阳城博彩网站,提供各式赌博,包括直播真人庄家开牌,如此赚得了他的第一桶金。

散尽家财,背上巨额债务

网络赌博开始为国内熟悉,还要从 2008 年曾轰动一时的 " 最大网络赌博案 " 说起。

该案辩护律师杨清此前接受本刊采访时介绍,涉案人员谭氏父子原本在缅甸 " 经济特区 " 迈扎央经营赌厅。

2003 年,中缅政府合力开展 " 利剑行动 ",给边境赌场造成重创,谭氏父子才开始发展赌场的网络 " 业务 "。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2018 年,峨山警方查处一起网络赌博案

图源:峨山警方

谭氏父子设计的网赌方式几乎和十几年后周焯华集团的如出一辙——

他们花费数十万安装九格画面的监控设备,通过电信网线把画面传输到互联网,赌客只需下载专门软件,再输入特定网址和密码,就可以一览赌场实况。

现场听候差遣的 " 马仔 " 会帮赌客取来通过汇款买下的筹码,然后依照赌客指令在现场下注。

不久后,谭氏父子又改进了技术,使得赌客可以直接在电脑上点击下注。

此后,谭氏父子开办了多个网络赌博网站,并把网站的服务器设在广东、海南、香港等地。赌场还专门成立了网络部,安排专人常驻境内,用赌场员工的身份证在各大银行开户,以便转移赌资。

因高达 86.87 亿元的参赌资金,获利 2.78 亿元,2008 年,这起案件的主犯谭志伟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2000 万元。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谭志伟(中)

图源:《检察日报》

但据杨清了解,出狱后,谭志伟仍在澳门的赌场里 " 混"。而受高额利益的诱惑,网络赌博在内地的扩散势头有增无减,涉案金额之最不断刷新,覆盖了各个阶层。

像谭氏父子一样,周焯华的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也在中国内地成立了专门的赌资结算部门,通过无数个境内银行卡汇集资金和结算,最终再通过地下钱庄将大部分盈利流向境外。

赌客如果赢了钱,平台出款可直接汇入客人提供的中国境内银行卡,用人民币结算。

在《经济参考报》记者接触的太阳城赌客中,民营企业人士和公职人员居多,主要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其中不乏成功的企业家。

但不管赌客属于什么阶层,在何种赌博平台参赌,他们最终都散尽家财,背上巨额债务。

2017 年 6月,内蒙古通辽市警方破获一起网络赌博案,同样涉及借在境外(缅甸)实体赌场开设网络赌厅,并利用代理人发展中国公民参赌。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几天前,通辽开鲁县还破获了一起网络赌博案

通辽是个农业大市,据《法制日报》报道,这些参赌人员多半都不富裕,"有借钱赌博背上几十万元债务的无业人员,还有因留恋网络赌博而辍学的初中生 "。

更早之前,通辽开鲁县还发生过一起抢劫出租车案,案犯是个农民,因为网络赌博输光了 15万元结婚钱,最后为了给未婚妻买钻戒,不得不铤而走险。

传销模式,疯狂扩张

和旅费高昂、跨越千里的实体赌场比,网络赌博几乎没有门槛。

以最受欢迎的百家乐为例,只要赌客愿意,用鼠标点击页面中标有不同数字的筹码按钮,并拖拽至 " 庄 "" 闲 "" 和 "等任何一处,就可以轻松下注。

但看似公平的游戏,其实暗藏玄机。

一位高学历赌客解释,现代赌场集中了概率、级数、极限方面的数学运算,赌场大概率稳居赢方。

因为是网络传输,庄家也完全可能通过大数据分析,实时干预相关结果," 我也是输掉 450 多万元后,才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这名赌客说。

除了平台,组织赌局的人也可能作弊。

有犯罪嫌疑人对媒体坦承,伙牌是扑克赌博中常见的作弊手段。一场 8 人桌的德州扑克赌局,如果有 3 到 4人私下通报手中的牌,那么桌上其他赌客则根本没有赢的机会。

相比实体赌场,因为没有筹码或现金等实物在手,金钱进出对网络赌客来说无非是一串串数字的变化,输赢有时会比在实体赌场来得更为剧烈。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广东卫视

慈善家李春平就曾在自传中透露,自己玩百家乐,最多的时候一晚输掉了 1.4 亿。

除了赌客对赢钱的渴望,网络赌博惯有的组织机制,也是它能实现病毒性扩散的原因之一。

以太阳城为例,客户经理会主动向赌客推介平台的管理操作账号,用于开设若干子账号,发展下家参与赌博,并根据下家投注额的 1.6%抽取 " 码粮 ",这几乎与传销无异。

在众多网络赌博案中,这个操作管理账号的人也叫 " 代理人 " 或 " 经纪人 "。有些代理人与赌场共担风险,赌场会定期按照 "输口 "(即输钱局)的一定比例给其返点,俗称 " 洗码费 "。

因代理人靠拿赌场的返点就可稳赚不赔,为了 " 翻盘 ",不少赌客从境外赌场返回内地后,干脆做起代理人的生意。

据温州警方通报,截至 2020 年 7 月,周焯华集团就发展出了 199 名股东级代理,12000 余名赌博代理。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如果下一级对上一级支付不起,那么上一级将承担信誉责任

图源:广东卫视

这些为数众多且身份模糊的代理人,也给警方侦办加大了难度。

据《经济参考报》更早前的报道,这些代理团队通常按照 " 金字塔式 "各自发展下线,遍布各地,下线代理和参赌人员往往对主要犯罪团伙情况一无所知。

有时,警方好不容易追查到上游,也常因服务器设在境外而难以固定证据。

" 为什么这类犯罪老是屡禁不绝?"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教授刘为军告诉本刊,因为各国(地区)网络赌博合法程度不一,跨国赌博案件很难取得涉事国警方的协助。

2019 年 7 月,《经济参考报》针对太阳城网络赌博的调查发布,引起巨大反响,太阳城集团股价应声下跌 20%。

据公开报道,几天后,周焯华特地召开发布会澄清,称没有在内地推广网络博彩平台。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周焯华(左)召开新闻招待会

图源:网络

赌王陨落

几乎在周焯华忙着处理舆论危机的同时,内地明显加大了对网络赌博的打击力度。

2019 年 7 月 12日,就在周焯华出席发布会澄清的前一天,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专题会上宣布,将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三年的 " 断链 " 行动,"全力铲除跨境网络赌博犯罪在我境内的生存土壤 "。

当年年底,公安部通报该年共督办各地侦破网络赌博刑事案件 7200 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 2.5 万名,公布的 10个典型案例多为跨国收网行动。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

图源:经济参考报

同一时间,邻国柬埔寨宣布全面禁止网络赌博,境内合法赌场不得参与网络赌博。

今年 3 月 1 日生效实施的刑法修正案,还将开设赌场罪的最高刑期,由原来的 3 年提高至 5年,并增设组织参与国(境)外赌博罪。

消息一出,就有澳门地区博彩业者预测新条文将影响博彩中介人及业界。

这两年,周焯华的博彩生意的确也不再太平。

据媒体报道,2020 年 6 月,在菲律宾政府的管控限制下,太阳城集团宣布停止在菲律宾的电话投注业务。

不久后,某社交平台传闻周焯华涉嫌洗钱。他立即通过集团微博澄清,强调 "太阳城在澳门的博彩业务完全守法经营,从未派驻员工到内地参与、牵涉博彩的工作。"

很快,又有传言称太阳城将遭查处,导致其在柬埔寨的赌场出现挤兑潮,亦被其集团高管否认。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2020 年周焯华视频回应传闻

图源:网络

或许是疲于应对各种唱衰言论,周焯华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还主动建议加强赌博监管,包括客户实名化、资金管道透明化,并提倡限制赴澳内地客的信用额及进行实名登记。

没人知道周焯华是否预料到了今天的结局。

梳理公开报道,他最后一次商业动作发生在今年 8 月——

将其所持的太阳国际(太阳城系内金融企业)股票全部抛售,套现港元 7000 多万,较该股今年高位少获益近 11 亿。

被捕前不久,周焯华还刚刚获得 " 第 14 届亚博汇 50 强 " 第 7 位,但他并没出席 11 月 5日的颁奖晚宴,而是由其下属代为领取。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源:网络

就在周焯华被押往检察院的第二天,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今年 1 月至 9月,全国检察机关共起诉涉国(境)外犯罪(涉外犯罪、涉港澳犯罪)13329 人,其中开设赌场罪 1376 人,占比10.32%,仅次于偷越国(边)境罪,居第二位。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1566877365112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