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我把老板送上被告席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每月工资一千块,

还得被领导 PUA

这是 21 岁徐慕的第一份工作,但体验糟糕透了。

2021 年 6 月,刚毕业的徐慕应聘上了河南郑州一家总部在北京的造价咨询公司。面试时,徐慕与 HR聊清楚了试用期限、试用期工资、转正工资等情况,对一切都很满意。

每月工资只有一千,试用期不缴纳社保,父母觉得不靠谱,多次提醒她 " 你别是被骗了",但徐慕有自己的坚持,在她看来,作为刚毕业的应届生,迈入职场后最重要的是学到新东西,薪资待遇也许没那么重要。

每个月一千工资到账,发了等于没发,生活费几乎都靠家里补贴,徐慕有时候也觉得难为情,但还是挨过了 6 个月的试用期。

然而,到了转正的期限,经理压下她的转正申请,本来应该发 3500 元的工资也仍然只发了 1000元,徐慕询问后,经理回答她:" 你现在的水平还没达到要给你发 3500的水平,后期你如果做得好了,错得少了,再给你慢慢涨。"

一个月后,经理又以公司架构调整,实习生不批准转正为由,告诉徐慕未来三个月都不发工资了,还继续给她画饼,"再忍忍,跟着我干都会越来越好的 "。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徐慕与经理的聊天记录 / 受访者供图

职场 PUA、降薪,徐慕再也难以忍受,一气之下想辞职走人。不过,听到另一位因降薪离职的同事说自己决定劳动仲裁,这倒鼓舞了她,"她的工资还发了,我的都没有发,我比她更严重,为啥不去仲裁呢?别人要是欺负我了,为什么还要忍着?"

找工作,是离开校园的年轻人进入社会的第一关。智联招聘《2022 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截至 4月中旬,在有求职计划的应届毕业生中,仅 46.7% 已收获 Offer。然而在拥挤的就业市场,拿到 offer也并不代表着能够顺滑进入职场。

像徐慕这样的年轻应届生,因为思想单纯、缺乏社会经验,初入职场往往容易踩坑受欺。一方面,她们因为渴望学习,会放低对薪资待遇的要求和标准,另一方面,也由于缺乏法律知识,在签订合同和实际工作中,难以意识到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犯。

黛西是 2020年应届生,毕业前一直没有找到喜欢的工作,戏剧影视专业的她决定北漂寻找机会,入职了一家专做影视外包项目的公司,工作内容是视频的拍摄与剪辑。

黛西遇到的问题更加棘手:入职后未及时签订合同,拖欠工资,加班严重,老板甚至要求员工带着洗漱用品上班,住在办公室里。2021年五一前,加了半年的班,项目结束以后,黛西终于休息了两天,本以为会拿到拖欠的工资和承诺的奖金,但却收到了邮寄的辞退书,辞退理由竟然是" 旷工 ",她气得吐槽," 这老板比周扒皮还周扒皮。"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黛西把自己的经历做成视频发布在网上 /B 站 @黛西不是呆呱

其实在签合同的时候黛西已经察觉到了不妥,工作地点不清楚,发薪时间也没有说明。她给学法的朋友看,对方指出,"从这个合同里看,这家公司可能不太好。"

但黛西还是签了合同," 我那会刚毕业,没有什么经验,我特别需要有一个人在我旁边,我很喜欢带我的编导老师,希望能跟他学点东西。"在黛西看来,刚踏入职场的自己能跟着优秀的领导同事学东西,这是这份工作能给她带来的价值。即使公司待遇并不完善,不知名、规模小,也能够接受。

然而,在就业市场,并非只有这类规模小、架构不完善的公司存在雷点。

2020 年 10 月,2021届毕业生米昊通过秋招进入湖南长沙的一所教培机构,经历了两轮筛选面试,签三方协议、实习合同,一切程序都很正规,五险一金基本保障都完善,"公司也比较大,所以刚开始也是信任的。"

但工作两个月后,公司开始大范围裁员,主管把他叫到办公室,以 " 续课目标没达到 "为由要辞退他,并且不给予任何补偿金。但这一理由在米昊看来站不住脚,合同并没有约定没达标就辞退," 这个规定写在公司的内部文件里,而且第3 次才会有惩罚措施。"

教培行业的风波他隐隐有感知,但真的卷到自己的身上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懵。从办公室回家之后,他果断地决定了申请劳动仲裁。连夜查资料、咨询律师,米昊第二天打印了资料和证据,拿着申请去了长沙当地的劳动仲裁机构。

根据《擎盾 2020 劳动领域大数据》的分析,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年龄在 18-30 岁的原告仅占总人数的27.6%。一般来说,应届毕业生因为缺乏社会阅历,在遇到劳动权益被侵犯的时候,也很少提起仲裁。

在湖南一家仲裁委员会做仲裁员的张翼对「后浪研究所」提到他的一个观察,来劳动仲裁的主要还是 40岁往上的低技术含量劳动者," 年轻人算少的 ",这些年轻人 "仲裁请求的最大头一般是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以及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拖延转正、拖欠工资、无故辞退也正是当代年轻人最容易碰见的职场陷阱。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钱不重要,

得出口恶气

这场为期两个月的打工人仲裁之战令徐慕身心俱疲。

对于刚踏入社会的应届生而言,独自面对一场法律纠纷确实是一个挑战。劳动仲裁的程序是申请人先递交材料和申请,案件受理后,会有工作人员进行调解,调解不成后才会开庭审理。

从准备材料到后续调解,每一环节都需要申请人亲力亲为,主动出击。

一般来说,申请劳动仲裁要准备各种材料,除了劳动合同、本人身份证复印件、公司企业信息、仲裁申请书之外,证据也很重要,不同的情况,证据的类型也不同。

从 2月中旬离职以来,徐慕开始收集证据。她遇到的是工资问题,所以在证据清单中,她准备了沟通入职的微信聊天记录、工资转账记录、与延期转正、拖欠工资有关的聊天记录等内容。因为准备得非常详细,在跟仲裁员沟通的过程中,她甚至能够不看清单直接指出,在证据清单的第几页第几行可以回答这个疑问。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徐慕所准备的证据清单 / 受访者供图

在劳动仲裁的拉锯战中,打工人们必须充分掌握主动权。徐慕每个周五下午都会给仲裁员打电话,了解公司的意愿,仲裁员的建议,以及表达自己的想法。在调解的过程中她也会毫不忍让直接交锋。因为公司给的1000 元工资低于郑州市的最低工资,按照法律应该补足差额。但公司不承认这一点,认为徐慕来公司签了合同就接受了一千元的薪资。"那你这是知法犯法吗?" 徐慕直接还击怼的对方无话可说。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21 年 1 至 10 月,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受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 10.2万件,其中仲裁结案率为 93%,调解成功率为 67%。事实上,为了能够尽快拿到钱,许多打工人都会退让一步,与公司达成和解。

在经过调解后,徐慕终于在开庭前与公司达成了协议,虽然只拿到了诉求的三分之二,她也算是松了口气了。了解到其他有相似经历的网友,在仲裁结束后迟迟没有拿到钱,徐慕一直担心自己可能会走到法院" 强制执行 " 那一步。

黛西也通过调解结束了仲裁。她的老板是一个 98 年的男孩,在她眼里,这个比她年纪还小一岁的男孩 " 幼稚,缺乏法律常识",竟然在调解时还带上自己的父亲壮胆。他算准了黛西和同事们因为无法提供工作打卡记录,以她们并没有上班为由,一直不肯松口。但为了尽快解决事情,她和同事们一再退让,"我们连报销的钱都不要了,最起码把工资和加班费给我们。"

最终,经过协调,黛西放弃了加班费和三个月的工资,老板承担了社保个人应缴纳的部分以及两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金,调解书写明,公司应支付工资及补偿金13000 元,而黛西原本的诉求是四万多。

4 月 28 日,徐慕终于收到了一条汇款信息," 交易提醒:转账存入 3000 元。"

石头终于落了地。按照调解书规定,公司应分三次赔偿她工资和补偿金一共 13057.98元。这是她在劳动仲裁后收到的第一笔钱。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徐慕收到的汇款信息 / 受访者供图

徐慕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到社交网络,有近四千条点赞,有网友私信她," 我要仲裁的公司威胁我,说仲裁结束不会放过我,怎么办啊?"徐慕安抚她的情绪,并提醒她及时存好录音,保存好证据," 首先是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这段经历还是给她造成了伤害,因为前领导的 PUA 和打击,徐慕陷入了很长时间的自我怀疑,"我走到这一步钱已经不重要了,得出口恶气。"现在的徐慕,褪掉了职场新人的胆怯和青涩,面对委屈的时候,多了几分无畏,"不能被人欺负了 "。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仲裁无良老板,

反而被他告到法院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徐慕这样,在劳动仲裁后 " 顺利 " 地落袋为安。

黛西遇到了更糟心的事情。

仲裁结束后,老板迟迟未把钱支付给她,反而还把她告到了法院。老板认为这 13000 元中,有 4000用于缴纳社保的钱是他的,并警告黛西说这是 " 不正当收入 ",黛西感到莫名其妙,"钱还没有到我手里,我就被告了。"为了这件事,黛西又特地请假去开庭,结果是对方败诉。

从去年五月到十一月,黛西花了半年的时间与公司斡旋,虽然最后胜诉了,也拿到了钱,但这段经历对她而言实在不算成功。同公司有其他同事去仲裁的,但因为证据不足都失败了,她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团队作战才好不容易有了结果,而且一万三千的金额也远远无法弥补她的损失。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黛西收到的调解书 / 受访者供图

在劳动仲裁的过程中,如果遇到双方僵持,无法调解的情况,只能等待开庭裁决。

米昊工作过的这家教培机构 " 不肯低头",他已经做出了退让,接受了两千元的补偿金调解,但公司硬要根据仲裁结果来——最终裁决书上写的是公司需要支付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人民币4000 元。

虽然赔偿金更多了,但米昊却陷入了更大的被动:公司不愿主动赔偿,他苦等到现在也没有拿到仲裁的四千块钱。"公司不在意那几千块钱,他是不想那么快妥协,如果我这么快妥协了,那么公司还有其他人在等着(赔偿)呢。"

今年 4 月,米昊去了趟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这四千块钱,他也不清楚,了解一下别人的情况,"快的话两三个月,慢的话可能一年。"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米昊收到的裁决书 / 受访者供图

应届生们要面对的就业难题也远不于此,隐性歧视、求职压力、职场 PUA ···在仲裁以外,他们仍然有许多脆弱的地方需要被保护。

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报告显示,2021 年第四季度,用人单位对大学毕业生的需求与 2020 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1.2%,而求职者的数量上升了 37.8%。

顺滑就业的门槛抬高了。2022 年 3 月以来,一些互联网公司陷入裁员风波,许多 22届毕业生自爆被毁了三方协议,还未入职就已失去工作。对他们来说,入职前被鸽,是吃了哑巴亏。事实上,应届生们收到的offer、签订的三方协议无法替代劳动合同的作用,即使具有约束力,但在碰到被裁员波及、无故毁约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往往束手无策,连劳动仲裁的门槛也无法够到。这种毁约的情况可以转向普通诉讼,但流程更加复杂,所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也更多。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网络图片 / 图源 IC photo

计算机专业的雷辉是今年的应届生,他在春招期间拿到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产品经理的 offer,没想到接到 offer不满一个月,他就被裁员了,HR告诉他,因为疫情原因,公司营收受到影响,内部岗位优化,他无法入职了。被裁之后,公司曾告诉雷辉可以推荐他到其他岗位工作,除此之外,没有赔偿和其他表示。

"三年的疫情影响,再加上长期的行业内卷,让我们金三银四的招聘季变成了破三烂四的裁员季,这就影响到了我们应届生的就业。"忽然失去了工作的雷辉只能重新求职,但广投的简历没有回音,只得到了一家车企的面试意向,至于具体能不能面试,他还在等通知。

在就业环境的影响下,雷辉做了另一种打算,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去创业。"我现在对找工作这个事情并没有太大信心了,接下来要干嘛我也不知道。"

" 但是呢,也不是非得给人家打工,对吧。"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 | 共2 页 :
  • 1
  • 2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35924911499023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