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异议人士孙林疑遭殴打致死,网民遭警告不得悼念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南京异议人士孙林在家中遭遇多名警察上门,发生肢体冲突,孙林受伤后送医院,其后死亡。

中国异议人士孙林在南京家中遭遇多名警察上门,期间发生肢体冲突,孙林受伤后送医院,其后死亡。目前,警方已控制孙林的家属,并警告网民不得赴南京悼念孙林。海外人权组织及机构敦促当局调查及公布孙林的死因。

中国异议人士,公民记者孙林上周五遭遇长期监视他的公安上门,期间发生肢体冲突,孙林受伤送医不治身亡。澳大利亚的民间组织“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创办人孙立勇上周六(18日)对外通报,17日中午,南京玄武分局国保警察闯入孙林家,随后邻里听到房内发出打斗声……下午2点44分孙林被送入江苏中西医结合医院,5点45分医院出具孙林死亡报告。

孙立勇本周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上周五10点44分家人还与孙林通话,孙林一切正常;3天前孙林刚刚做过全面体检,身体状况正常。他说,孙林的亲属告诉他:“孙林去世了,我就问了一下情况。因为在孙林坐牢期间,我们救助孙林都是通过他的亲属。他(或她)说17日中午,南京国保一帮人去孙林家,街坊都听到屋内噼哩啪啦打(打斗声),乱成一团了。孙林快70岁了,哪里打得过一帮小伙子。”

孙立勇说,上周,他还劝孙林早日离开中国,前往澳大利亚,但孙林未作表态。他继续说:“孙林家属告诉我,孙林的家属到医院问护士孙林什么情况,医生说,他的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一帮小伙子打老头,肯定照死里打,孙林打不过他们。”

孙立勇的通报还说,17日晚上,孙林的家属被国保传到医院,家属要求见遗体,被国保拒绝,次日凌晨3点多,才放家属回家。目前孙林遗体由南京国保控制,已被从医院转移到了南京西天寺。孙林去世后,国保控制了孙林的女儿孙艺嘉,并到孙林前妻何方的住所,要求何方做孙艺嘉的工作,不许闹事,否则后果自负。”

孙林报道维权事件批评政府被囚八年

68岁的孙林笔名“孓木”,原为博讯新闻网、无疆界等媒体的公民记者,主要报道民间维权事件、揭露社会阴暗面。

2008年,孙林被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判刑4年。出狱后,孙林资助四川异议人士陈卫的妻子,又协助山东异议人士张林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前往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等,还在网上发表批评中共政权的文章。2018年,孙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孙林的前妻和女儿,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转向南京市公安局值班室,但无法接通。

对于孙林突然死亡,其友人高先生对本台说,他得知孙林死亡的消息后,感到突然以及难过:“这个消息非常突然,从迹象来看,说明他是被殴打致死,我跟他也联系过,也见过面。”

出生在中国工农红军家庭的孙林曾告诉本台,他年轻时参加解放军特种兵,其后下海经商,在朝鲜投资朝中孙林国际大酒店,家产丰厚。

与孙林相熟的一位要求匿名的律师对本台说:“他是‘红二代’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据说他姐姐以前是南京市公安局国保一负责人,因为他的事被迫退休。如果没有与公安肢体冲突,孙林不可能死的,此前他总说自己可能有危险。也有可能有人借此机会假装‘失手’把他打死,这都有可能。”

警方警告不得赴南京及议论孙林之死

孙林的好友林大刚和付涛对失去孙林感到愤怒,要求南京有关当局对孙林遗体进行独立鉴定,还打算赴南京进行悼念活动。付涛对本台说,孙林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好,不可能突然死亡:“我感觉到孙林跟我们的交往中,身体一直很好,没有任何的基础性疾病。目前从获得的信息来看,感觉他是非正常死亡,但是真相与事实有待法医的有关鉴定。但是对他的死,我们感到很意外,也感到很惋惜,表示沉痛的哀悼。”

安徽前检察官沈良庆在社交平台发文,警方为孙林死亡事登门警告,不许妄议,要求删帖。愤而答复:朋友死得不明不白,还能不让人说话?还说,要求查明真相和追责是公民权利。希望换位思考,如果你们的亲友莫名死亡会怎么做?帖子不删,抓人也不删,文责自负。网民迷迭香周日发文,“我上午也接到通知,不可发声,不可去南京,被我拒绝。我跟国保说:孙林之死对我们这些长期跟国保打交道的人来说,是息息相关的,他这次在国保上门后莫名死亡,以后我还敢跟你们见面吗?”

民间组织人道中国创办人周锋锁、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博讯网创办人韦石在网上发帖,呼吁海内外各界拨打江苏南京110报警服务台,要求立案调查孙林先生被国保殴打致死事件,将凶手逮捕并向公众公开案件相关细节。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2833118438721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