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缅北势力多受中共扶植 电诈集团原为缅共 引爆缅甸内战


中国公安机关11月16日再传捷报,已将缅北五大电信诈骗(电诈)集团之一的明氏家族一窝端,其首脑明学昌自尽身亡,加上已倒戈的其他集团,中国在果敢地区的电诈扫荡行动几乎已事竟其功,赢得中国网民的一片叫好。

但观察人士表示,中国此次暗助缅北的武装势力,来瓦解电诈集团,间接引爆缅甸的内战,让逾200万缅人付出流离失所的代价,再加上,缅北各军阀本就多受中共扶植,而为电诈势力护航的缅甸军政府也长期亲中,因此,这一场反电诈之役犹如中共代理人间因利益冲突而起的厮杀,也再次践踏缅甸因内部种族矛盾而难产的民主化。

近一个月来,为了帮中国反电诈,缅北彷佛上演了一场戏剧张力十足的黑帮电影。

综合媒体报道,先是果敢反抗军率领的“三兄弟联盟”10月底打着“替中国打击电诈”的旗号,出兵剿猎当地的五大电诈集团(魏家、白家、双刘家和明家),並攻占百来个城镇和军事据点,与缅甸军政府形成对峙。

中国不清除电诈,决不收兵

接著中国通缉缅北各电诈头目,还同步抓捕他们住在中国的家人,包括魏家儿子魏清涛、刘家胞弟刘正琦和明家女婿毕会军,三人上周录制内容雷同的忏悔视频,劝家族降服。

三人于视频中异口同声说:“我们搞电诈挣的钱都是中国老百姓的养老钱、看病钱、救命钱......这次中国政府下定决心,不清除电诈,决不收兵。”

在三人喊话下,刘、魏、白家于是举白旗,或打开园区,交出中国人,或希望谈降服条件。

最后是军警等各缅方势力于11月15日晚间杀入明家,在头目明学昌畏罪自杀后,将他的子女共三人缉捕到案并移交给中国公安,消息传回中国,中国网民同声叫好,且纷纷赞许近期接到的跨镜诈骗电话少了许多。

贵州旅游公司老总幸卫林尤感兴奋,因为他去年底曾在泰国被晕迷、绑至缅北KK园区从事电诈工作3个多月才脱逃出来。

幸卫林11月16日于微博发布视频称:“真的太振奋人心了,1020终于画上句号了,终于为那些遇难的同胞讨回公道了......明学昌已经永远地消失了。”

1020事件指的是,明学昌于10月20日转移诈骗基地时,据传下令扫射逃跑的中国俘虏约80人,还包括数名卧底的中国公安。虽然中国官方未曾证实此案,但对明学昌11月12日发布的通缉令,明指他除诈骗外,还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多项暴力犯罪。

电诈集团原为缅共 多受中共扶植

正因为1020案之残暴,让中国这一个月来痛下决心反电诈,并越过多年来打击电诈不力的缅甸军政府,找上缅北的果敢反抗军来歼灭电诈集团,才终让此中国人诈骗中国人的恶行有落幕的一天。

不过,位于悉尼的民主中国阵线澳大利亚分部监事张小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起底五大电诈家族,原都是缅北果敢军成员,后来虽叛变并投靠军政府,但两派最早都是受中共扶植的缅共,也可能仍与部分中共官员有利益勾结。

张小刚说:“所有的这些人都曾经是受中共支持的缅共游击队留下来的,原来他们都是一伙的,只不过,后来互相之间反水,所以,他们跟中共也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光是当地的割据分子(电诈集团)有利益,我相信可能中共的一些官员跟他们也有这种利益关系,所以他们维持(电诈事业)这么久。”

换言之,加上亲中的缅甸军政府,中国在缅北的这一场反电诈之役或可总结为中共同路人间的互相厮杀。张小刚说,这些靠中共供应武器和医药的军头为了养人养军队,最早贩毒、近来投入电诈,最终受害对象都是中国人,形成中共间接危害自己人民的恶性循环。

反电诈之役间接引爆缅甸内战

另外,在中国军火的暗助下,果敢三兄弟联盟明着打电诈、收拾叛徒,但位于中台湾南投县的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助理教授赵中麒认为,他们最终目的是要夺回被缅甸军方控制的领地,因此,这场反电诈之役已间接引爆缅甸的内战。

赵中麒告诉美国之音,三兄弟联盟是2015年前后组成之北方联盟内、三支反缅甸军方的武装势力,反电诈只是他们收复果敢地区的手段。

赵中麒说:“他们这一次联合起来,看起来好像是打击诈骗,其实是要藉着(2021年)缅甸政变之后,各个民族武装团体纷纷起来和缅族的民主人士合作的机会,只是要藉机夺回自己失去的领土或者扩大自己的控制区。”

除果敢军攻占东北部掸邦外,在东缅的克耶邦和西缅的若开邦也有多个武装势力趁机发动猛烈攻击,打得军政府节节败退。

缅甸总统敏瑞(MyintSwe)早于11月8日就警告,缅甸恐因内战而陷入分裂,且军政府11月16日也下令公务员和前军事人员做好紧急服役准备。

据联合国11月15日发布的声明,缅甸境内多战线的冲突已让超过200万的缅人落离失所。据外媒报道,不少难民分别逃往泰国和印度,而战火也一度烧至中国云南,使得中共解放军急着向边境调派军队守备。

缅甸内战的终局

展望未来,这一波的缅甸内战会持续多久?军政府有能力收复失地吗?而各武装势力有能最终实现民族自治吗?对于这些问题,赵中麒说,还很难预测,但中国有绝对的主导力。

赵中麒说:“缅北的武装团体要嘛前身是缅共的成员,要嘛他们是中缅两国的跨境民族,所以,对于中国来讲,它可以有效地影响、甚至是控制这些缅北的武装团体。”

他说,以果敢军为例,2009年和2015年两度打回果敢都败北,就是因为中国不支持。2009年时,中共把果敢军当时的总司令彭家声和儿子叫回中国开会,不仅拘禁他们,还把他们的手机断讯,果敢军自然就失去战力,2012年,当彭家声号召全球华人情感,支持他的武装行动,也遭《环球时报》社论打脸。

赵中麒说,中国长期在包括佤邦等各缅甸少数民族和军政府间玩“两手策略”,也同时是两方情报和武器、弹药的供应者,因此,未来两造势力的权力消长,将取决于中国倒向哪一方,而中国也会确保自己在缅甸的地缘和经济利益不受到内战战火的殃及,因为缅甸是中国开发大西部经济的出海口,也是其“马六甲困境”的解决之道,该困境指的是中国已过度依赖马六甲海峡来输入能源,因此,打算在缅甸丛林里,开发出一条从中东、非洲到中国边境的运油捷径。

内战尚未造成中国的经济损失?

位于泰国的智库“缅甸战略与政策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Policy-Myanmar)”11月12日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在掸邦的开发案总计投资约170亿美元,现已落入果敢军的控制下,约占中缅经济走廊350亿美元总投资额的五成,“虽然中国不满缅北的权力倾轧,但因果敢军打击电诈有力,中国愿意容忍短期的动荡”,因此,这次仅透过媒体口头呼吁各方停火,而非直接向各方施压。

该智库研判,中国至多应能忍受,缅甸内战持续三个月,除非战火延烧至首都内比都(Naypyitaw)或若部分亲西方的派系开始扮演主导角色,甚至美、俄外来势力若想介入,都会让中国出手,提早终止缅甸内战。

该智库说,果敢军的出兵至今也未造成中国实质的经济损失,因此,只要中国的经济不受影响,中国人的安危受到保障,且中国对未来缅甸各方权力的平衡和稳定仍具影响力,这都是中国能接受的底线。当然,中国也要避免缅甸当地爆发反华情绪,不过,目前各武装势力都声称,“这场战役不只是与中国有关,也是我们自己的革命之战”,因此,应不致于引发缅人的反华情绪。

多民族矛盾下,缅甸民主难产

对于缅甸的民主发展,中国民主人士张小刚说,缅甸目前各势力分立、权力分散,当任何一方都无法控制全局下,未来或有可能互相妥协,实现一种民主的可能性,只不过这些军阀都靠枪杆子出政权,缅甸最终要实现全民选举的真正民主,仍有很长的一段路。

赵中麒也说,缅甸在中国的两手干预下,追求西方式民主的契机并不存在,不过,缅甸民主难产不能完全归责中国,因为缅族和其他七个少数民族间的内部矛盾不断,就算采取联邦制解决,都无法在官方语言文字、共同货币或单一联邦军队等议题,取得共识,更遑论掸族、克伦族、克钦族等各族内也分裂出不同的武装势力,更长期与缅族处于紧张关系,都是不利民主发展的主因。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2473783493042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