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美国《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过关,中国不满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

驻美经贸办官方活动之一:香港驻美国纽约经济贸易办事处处长聂继恩(右三)参与纽约香港龙舟节开幕礼点睛仪式。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本周通过《香港经济贸易办事处认证法》草案,中国外交部驻香港公署与香港特区政府“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根据草案内容,若成功立法,美国白宫须向国会详细说明境内三处香港经贸办存废,以及应否继续享有各种特权与豁免权。

这是继11月初美国联邦参众两院跨党派议员动议《香港制裁法》草案,要求制裁参与实施中国《香港国安法》的官员与法官后,又一次同类举措。然而,《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实际上比《香港制裁法》草案提出得更早。

这也是自11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JoeBiden)与中国国家主席在旧金山会晤后,美国国会下属委员会首次审议涉港议案。白宫此前称,拜登向习近平提出了对香港人权侵害情况的忧虑。

《香港经贸办认证法》有何内容?

早在英治年代,香港便已在世界不同地方设立经济贸易办事处。例如在英国首都的香港驻伦敦经济贸易办事处,早于1946年便已设立。

在美国,香港先后在1983年、1986年和1987年,于纽约、旧金山(三藩市)和首都华盛顿设立经贸办。这些经贸办现归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管辖。

香港经贸办并非外交机构,因此在驻在地是否享有与外国使节一样的特权,视乎当地礼遇。

美国在1997年6月27日——香港主权移交前三天——通过专项立法,让三处驻美香港经贸办适用于1945年《国际组织豁免权法》(InternationalOrganizations Immunities Act),享受官员免遭美国执法人员搜查与没收财产、免被征收指定税项等特权。

同样根据《国际组织豁免权法》在美国享受“类外交豁免权”的主要是联合国及其国际组织——例如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以及诸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等。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香港在美经贸办目前并不视为中国驻美使馆的一部分。

2023年2月,被中国外交部颁令制裁的美国联邦众议员,共和党人史密斯(ChrisSmith)动议《香港经济贸易办事处认证法》(Hong Kong Economic and Trade Office (HKETO)CertificationAct)草案,并得到另外六名共和、民主两党议员和议。史密斯众议员同时是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

草案要求在其通过生效后不超过30天内,总统须按照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PolicyAct,又称为《香港关系法》)规定,向国会提交证明书,说明三所香港经贸办是否“值得延续”,以及应否继续适用各项特权与豁免权。

总统证明书须附上说明报告。若国会议员不认可证明书,则可动议否决。无论是总统证明书不同意延续,还是说明书遭国会驳回,涉案香港经贸办均须在180内终止运作。

草案还要求,在获通过生效后,美国政府各部门须在100天之内,向国务卿与联邦总务署署长,就该部门与香港经贸办已经签订的任何合作合同提交证明书。要想为了推广旅游、商贸、文化等而与香港经贸办签订新合同,也须提交此等证明书。

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11月29日对《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作最后审议(markup),并最终以39票对0票通过草案。到场旁听,被中国香港国安警察通缉的美国香港民主委员会执行总监郭凤仪在社交媒体“X”(前称推特,Twitter)发文,感谢众院外委会议员的努力。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如今草案将提交众议院规则委员会审议,获通过后方可送交众议院全体审议。若获得参众两院全会通过,则送交总统签署生效。然而,旅英香港社会政策及公共行政学者钟剑华博士曾对BBC中文指出:“每年美国国会的议员法案数以千计,提了上去之后,有部分最终都无法处理。”

对于《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获众议院外委会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通过,钟剑华博士对BBC中文评论说,这反映在欧美国家议会内,朝野对中共政权的看法均相当负面。

钟剑华说:“很多时候,这些法案都是在国会主导下首先制定。执政部门或许有许多实际利益、具体操作或政治考虑得兼顾,议会的包袱则较小。所以这次一致通过《香港经贸办认证法》也反映了他们对‘一国两制’的看法已经相当负面,相当一致。”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博士对BBC中文指出:“在中美关系上,香港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已变成角力聚焦点之一。部分美国政客会觉得‘打香港牌’能制衡拜登政府,或是刺激中国政府。”

“在这过程里面,我们得有心理准备,这样的挑衅——也许对于香港部分人士来讲觉得很不爽、不愉快的——将会持续发生。”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卢比奥(右)与联邦众议员史密斯(左)分别发起了两院的《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跨党派草案。

史密斯众议员在29日的审议上说:“今天的香港再也不是我们多数人所认识、尊重和支持的香港。”

他提到了中国《香港国安法》生效之后,黎智英、黄之锋等香港民主派人物如今身陷囹圄的处境,又形容香港经贸办在美国的存在“无异于一所大使馆”,美国允许香港经贸办享有各项特权与豁免权是基于香港能保留一定程度上自治的假设。

但史密斯说:“如今它们成为了在美国的额外三处敌对的中国前哨——从这些位于华盛顿、纽约与旧金山的香港经贸办,我们看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长臂跨国打压,包括骚扰流亡美国的香港民主倡议者。”

同样遭中国制裁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Rubio)在“X”上发帖说:“对于众议院外委会通过两党《香港经贸办认证法》感到鼓舞。”

“共产中国已把香港自治同化掉,既然如此,香港经贸办不应在美国享有分开的外交地位。”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卢比奥实际上是《香港经贸办认证法》参议院版本草案的发起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在7月13日通过了草案。他与史密斯早于2022年12月已提出此法案,但在上一立法年度未能完成,于是在新一年度再次动议。

以英国为基地的香港监察组织(Hong KongWatch)在评论美国众议院外委会通过《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时称:“香港监察早于2022年10月13日发表原创研究报告,析述香港驻海外经贸办的作用和特权。鉴于中国在香港强推《国家安全法》,报告建议各国政府审视香港经贸办的外交地位,并考虑视其为中国大使馆。”

《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问世一年,北京、香港反应加剧了吗?

中国社交媒体上对美国众议院外委会通过《香港经贸办认证法》的讨论未见特别热烈,但发帖者多数强调,当天外委会还通过了另外两项涉华法案草案:透过《维吾尔政策法》(UyghurPolicy Act)指派“维吾尔事务特别协调员”;透过《西藏政策法》修订草案申明西藏法律地位仍待根据国际法确定。

一位北京商人点出,这次外委会审议是紧接着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季辛吉)逝世后发生的。

这位网友说:“其实就算基辛格曾说中国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就算基辛格在台上的时候,这种亡华之心也从未消散,只是到了现在,除了大搞意识形态斗争,灯塔国会已经显得黔驴技穷了!现在的中国,谁还会正眼去瞧瞧这些国会的小把戏?”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香港亲建制团体再次到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示威,口号、标语中用上了“废纸一张”、“纸老虎”等词语。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11月30日发表声明,形容美国众议院外委会“打‘法案牌’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公署发言人称:“特区经贸办事处是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在海外设立的经济和贸易机构,其成功运作有利于扩大香港同有关国家及地区的经贸务实合作。当前,美国有1200多家企业在港投资兴业,几乎所有美国主要金融企业都在香港营运,美商界持续看好香港发展前景、看重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机遇。”

“但美少数政客却处心积虑炮制涉港恶法,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其所作所为违人心、背潮流、逆大势,注定徒劳无功、反受其害。”

在此之前,公署在7月批评参议院外委会的审议结果称:“美方少数政客置香港民众求稳求进求发展的一致诉求于不顾,置国际社会在港共同利益于不顾,处心积虑炮制涉港恶法,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服务的是一己政治私利,包藏的是‘以港遏华’祸心,暴露的是霸道霸凌霸权嘴脸。”

香港特区政府30日的声明称:“特区政府在美国设立的三个经贸办会继续无畏无惧和不偏不倚地推广香港的独特优势、说好香港故事,并在必要时驳斥不实报道和澄清误解,冀可在互惠互利的原则下,推动港美经贸关系发展和不同方面的合作。”其用词与7月的声明相似,标题更是完全一致:《特区政府强烈谴责美国国会干涉香港事务》。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史密斯指控驻美香港经贸办牵涉迫害流亡美国港人活动。

陈家洛博士形容,这些官方言论符合近年流行的“战狼外交”,属意料之内。

“外国社会有时候有兴趣知道,到底香港特区政府的反应是否一定要紧贴北京中央的表态方式与字眼,还是可以用一种与众不同、柔软一点的身段呢?”

“香港想要重返世界舞台的中央,或者说要保持我们与全球化、一体化的资本主义世界的紧密关系的时候,是能采取较有说服力的……有点韧性,但同时有原则的一种表达方法。”

钟剑华博士认为,如今无论是哪国政府、哪些机构,只要它们批评香港与“一国两制”,特区政府便是被动地“一份稿子翻炒再用”,“已经不足以改变西方国家议会甚至是政府的看法”。

“你整天跟人讲‘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或者说在《香港国安法》之下香港的环境更加有利,这样的说法没人同意,但你看到北京、香港其实都没什么新的论点能提出来。”

香港驻外经贸办被美国驱逐会造成多大影响?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港府警告,美国对香港的贸易顺差过去10年达2849亿美元,实施《香港经贸办认证法》“最终会损害美国及其企业的利益”。

目前,中国香港特区在全球设有14处经贸办,但经贸办并非香港特区唯一的派出机构。直属商经局的投资推广署、法定机构香港贸易发展局与政府资助的香港旅游发展局,也有布置国际办事处网络。

就在美国众议院外委会审议《香港经贸办认证法》草案前不久,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11月22日会见了各驻外办主管。李家超在社交媒体上称:“在今日地缘政治错综复杂的环境下,驻海外办事处更肩负起维护国家及香港利益的重要角色。”

“其中,经贸办应重点推广香港参与国家重要战略的角色,以及香港的优势和机遇……我鼓励所有经贸办的主管加强力度与各界合作共同说好真实的香港故事,宣扬香港‘背靠祖国、联通世界’的独特优势,以香港所长,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为国家作出贡献。”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翌日,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丘应桦在立法会行政长官施政报告辩论上发言:“我们已经在12个海外经济贸易办事处和五个内地办事处设立‘招商引才专组’,并会继续主动接触高潜力的目标企业和人才,积极招揽他们来港发展。”这相信是呼应李家超2022年上任后提出的“抢企业、抢人才”措施。

但接连有香港报章引述消息人士称,香港驻美国总经贸专员悬空超过一年仍未填补。这个官职在香港公务员体系内属相当于处长的D6级政务官,月薪至少27.96万港元(3.58万美元;25.3万元人民币;111.88万元新台币),从前在特区政府高级公务员之间甚为吃香。

香港特区行政会议召集人兼立法会议员,曾担任保安局局长的叶刘淑仪7月曾在香港书展的一场讲座上称,即使关闭海外经贸办,对特区政府“实际影响极少”,其中驻美经贸办处长——在总经贸专员之下的三地经贸办首长——用处不大,想要寻求会见美方人员没人理睬。

叶刘淑仪称,以纽约为例,经贸办处长曾须负责跟美国媒体沟通,但“派一个D4去《纽约时报》能讲什么?都不接见你啦。”

“把人撤回来还更好,我们都不够人用,回来还省很多钱。”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一些香港议员质疑保留驻外经贸办是否符合效益。

钟剑华博士对BBC中文评论说:“在承平岁月,经贸办有一点点‘亲善大使’的功能:不时办些活动,出席美国国会聚会,或者跟议员们打交道。对于推动外国资金来香港投资有多大作用,其实很难讲得清楚。”

曾任香港立法会议员,已解散民主派政党公民党前主席陈家洛博士则认为,叶刘淑仪的说法犹如“闹脾气”,甚至可以说“正中下怀”。

陈家洛对BBC中文评论说:“香港自称国际金融中心、枢纽的话,这些办事处对外去建立不同的关系——文化的,软实力的推广——始终有其一定的作用和角色。过去一段时间,立法会也有经常询问这些经贸办的关键表现指标(KPI),它们办过哪些活动、接触过哪些人、活动反应如何,这些都很重要。”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称,各海外经贸办主管出席与特首的会议后,曾到立法会向相关的事务委员会汇报工作,“但多位议员看完工作报告后,并不完全‘收货’,质疑经贸办的角色和功效,甚至私下提出,有些经贸办应考虑缩减人手和规模”。然而有不具名议员称,现在有美国法案“打压”,港府乃至中国中央政府必须据理力争,毕竟“被撤和主动撤,完全是两回事”,变成现在不是“动”经贸办的最佳时机。

如此一来,美国法案何时与会否成事未成定局,但香港驻外经贸办却“骑虎难下”。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96828937530518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