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2024大选后:欧洲集体向右转?


大约3.6亿名选民参与了本届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初步结果显示,欧洲整体的政治天平向右倾斜,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法、德、意等国的支持率明显上升。尤其是法国国民联盟的得票率是执政党的两倍,总统马克龙已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提前选举。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勒庞:自信地向右看图像来源: Sarah Meyssonnier/REUTERS

(德国之声中文网)欧洲议会大选之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多个欧盟国家的支持率扶摇直上。其中取得最高得票率的是勒庞(MarineLePen)领导的法国国民联盟(RN)——这一极右政党超过31%的得票率是执政的复兴党支持率的两倍多。在这一情形下,马克龙总统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于6月30日提前举行议会选举。

意大利总理梅洛尼(GiorgiaMeloni)领导的执政党“意大利兄弟党”(Fdl)赢得了大约29%的选票。同样属于右翼民粹主义阵营的奥地利自由党(FPÖ)得票率也逼近26%。在德国,选择党AfD以将近16%的得票率,成为在欧盟议会中代表德国的第二大政党,仅次于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所在的保守派联盟党。和上一届选举时环保议题“占C位”的情况不同,在这次欧洲大选中起到主导作用的议题包括移民、经济政策与安全。

“狂飙突进”的勒庞

面对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担忧。德国图宾根大学政治学者阿贝尔斯教授(GabrieleAbels)分析认为,当人们看到总统领导的政党得票率只有国民联盟的一半时,这确实是相当震撼的。“一系列的不确定性导致马克龙试图解决的一些欧洲议题最终无法推进。”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图像来源: Stephane Lemouton/Bestimage/IMAGO

而相比之下,勒庞对自己党派的“去妖魔化”公关策略则取得了成功。国民联盟推举了28岁的年轻候选人巴尔代拉(JordanBardella),也争取到不少年轻选民的青睐。德国波恩大学欧洲一体化研究中心的苏德尔(HenrikSuder)也认为,这次选举结果显示,法国国民联盟还是拥有“相当强大的选民基础”,并不只是聚集了一帮抗议者。

  德国执政联盟遭到选民“惩罚”

在与法国相邻的德国,得票率最高的是目前在野的联盟党(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他们30%的得票率与上一届欧洲大选相比还小有提高。跻身第二名的是右翼民粹主义且部分存在极右翼倾向的德国选择党AfD,得票率在15.9%左右。之前该党曾经卷入不少丑闻,甚至被欧洲议会的右翼党团“认同与民主”(ID)开除。但这些风波似乎并未对其得票率造成太大的影响。与2019年欧洲大选相比,AfD的支持率增加了将近五个百分点。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德国AfD庆祝选举取得好成绩图像来源: Jörg Carstensen/dpa/picture alliance

相比之下,联合执政的“红绿黄“三党成绩是相当惨淡。总理肖尔茨领导的社民党(SPD)只得到了13.9%选票,绿党则是从五年前的20%一路跌至11.9%。自民党(FDP)的支持率基本上维持在2019年的水平,但也就是5.2%左右。

  新一届欧洲议会议席如何分配?

从整个欧洲范围来看,以来自德国的冯德莱恩作为首席候选人的中右翼党团欧洲人民党联盟(EVP)是本次选举的最大赢家。65岁的冯德莱恩因此有望连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虽然目前尚未确定。

从议席分配来看,右翼民粹主义党团“认同与民主”(ID)和右翼保守派党团(EKR)的席位增加幅度是最大的。而社会民主党团(S&D)则是第二大党团,仅次于欧洲人民党团。相比之下,绿党党团则遭受重创。阿贝尔斯教授认为:“(选举结果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如果你把欧洲怀疑论者和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增强作为一个指标,那么情况确实如同担心的一样糟糕。至少在德国和一些其它欧洲国家是这样的。”

  投票率与2019年持平

根据初步估计,本届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在51%左右,与上一届差不多。在德国,16岁和17岁的青少年第一次有权参与投票。比利时、奥地利、希腊和马耳他的青少年今年也被允许投票。目前欧洲议会有705个议席,新一届议会的席位将增加到720。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5334129333496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