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在德华人如何看德国的欧洲议会大选结果?


在刚刚举行的欧洲议会大选中,德国基民盟、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在德国取得选举胜利,赢得30%的选票。极右翼德国选项党获15.9%的选票,位列第二。德国绿党、社民党和左翼党则成为本次选举的输家。对于本次大选结果,在德华人、华裔有何看法?

本届欧洲议会选举总共选出720个议席。按人口比例,德国拥有96个议席。

初步选举结果显示,德国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在德国获得30%的选票,赢得29个议席。极右翼选项党获15.9%的选票,赢得15个议席,比上届欧洲选举时增加6个议席。

作为现任执政党之一的德国社民党只获得13.9%的选票,所得议席为14个,比上届减少2个。另一个现执政党绿党的支持率11.9%,赢得12个议席,比上届减少6个。

2023年9月26日才成立的莎拉·瓦根克内希特联盟获得6.2%的选票,赢得6个议席。现任执政党之一的自民党获5.2%的选票,赢得5个议席。左翼党获得2.7%的选票,赢得2个议席。其它12个议席由自由选民党、伏特党等小党派获得。

对于这次大选结果,尤其是选项党支持率的增加以及莎拉·瓦根克内希特联盟的崛起,在德国生活了20多年、目前居住在杜塞尔多夫的张女士感到有些不安。她说,"我没有入籍,没有选举权,基本上是看看热闹,吐吐槽。选项党有很多负面丑闻,但支持率居然这么高,让我有些感慨,担心种族主义问题。选项党的理论让外国人很不舒服,但其政客对疫情、对难民的演讲可能比较蛊惑人心。对于莎拉(莎拉·瓦根克内希特联盟的创建人,编者注),我现在很想了解她的主张是什么,她的党为何成长得这么快,背后得选民是什么年龄段的。杜塞尔多夫今年的狂欢节就有很多花车是搞笑莎拉的,没想到支持她的人还不少。"

生活在波恩附近小城圣奥古斯丁的薛先生认为,在德国人现在都了解选项党是什么样的政党,舆论对极右翼都比较警惕的情况下,选项党还是取得近16%的支持率,令他感到很吃惊。他说,”我没想到选项党获得的支持率这么高,我本以为这样的政党是不为大众所接受的。我平时知道有些人对现状不是特别满意,包括物价上涨、俄乌战争造成的不稳定因素等等,而右翼政党会拿这些事来做文章,有些人会被他们忽悠。以前的民调显示,会有人支持选项党,但支持率并没有这么高。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我想这说明有些人表面上是反对选项党的,但投票时却用实际行动去支持选项党。这是令我觉得细思极恐的。“

本次欧洲议会大选中,极右翼的德国选项党成为支持率排第二的党派,在德国东部一些州的支持率甚至排第一。居住在威廉港的德籍华人刘女士在德国生活了十几年,先生是德国人。她认为,极右翼势力支持率在德国,尤其是东部地区上升这样的选举结果跟德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而假信息的传播也助长了这一趋势。她说:"最近几年,尤其是经济方面的问题导致德国的排外情绪比较高。最近几年假信息的传播也有很不好的影响,容易让一些人产生极端的情绪和想法。当然,这种情况也是看地区。我工作的地方和我周围的邻居没有排外的问题。但我觉得目前的趋势是比较危险的。如果任其发展的话,有历史重蹈的可能。"刘女士定居德国前曾在这里留学多年,她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倒不会劝阻在中国的朋友送孩子到德国来留学:"我肯定会给他们介绍这里的情况。但我并不会觉得安全是个问题,因为每个地方都有不安全的因素。"

来自台北的吴女士在德国生活了30多年,她说,"朋友如果要来,我们会基于安全因素,建议他们考虑在德国停留的地区。因为我个人的经验就是东部右翼党派比较猖獗。欧洲议会选举中右翼党派抬头的趋势并非现在突然出现的情况。德国一些年来已经有这样的趋势。默克尔2015年开放难民政策后,德国有些本地人偏向右翼是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生活条件因为难民增加而受到威胁。如果有些人眼光不是那么开阔,就会把这种状况归罪到难民身上。这是执政者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当然,有很多德国当地人是反对右翼党派的。我认为,对德国这样一个移民国家来说,难民政策是政界面临的很大的一个课题。在开放难民的同时,要有配套政策。"

生活在德国北威州科尼斯温特(Königswinter)的德籍华人唐女士对这次欧洲大选的结果不感到意外,但她并不感到担心。她说:"我觉得在意料之中。选项党在目前的情况下赢得了些选票,主要是因为难民问题,还有现在经济状况不好。如果下届执政党能够解决或缓解这些问题,那么我认为选项党的选票会掉下去,执政党的选票会上去。"

她认为,此次选举反映出难民问题、经济问题比较突出的情况下德国政党光谱的变化,比如莎拉·瓦根克内希特联盟的兴起,但她对德国的民主制度能够阻挡极右翼或激进派的扩张还是很有信心。"我反对黑德国的假消息,这是有目的的。民主制度还是目前所有制度中优点最多的。"

生活在杜塞尔多夫的张女士也认为,尽管德国选项党支持率上升,但"一个党派的立场不能代表一个国家","作为在德国生活了20多年的外国人,我对这个制度的安全感还是有的,对德国的公平意识、大家基本机会平等的大方向我是很信任的。"

德国在本届欧洲议会大选的投票率高达64.8%,是两德统一后历届选举中投票率最高的一次。今年,16岁和17岁的德国青少年第一次有权参与欧洲议会大选的投票。

生活在波恩的德籍华人洪女士和她的德国先生这次没有去参加欧洲议会大选投票。她说,"我们的主要问题是不知道选谁,觉得没有合适的人选。"唐女士则一家四口都去投了票。她的先生是德国人,两个孩子在德国出生。她说,"我们的4张选票肯定是投给不同的党派。这在民主社会是很正常的。我们有时也会讨论,但不会完全改变各自的观点。这就是民主,大家可以讨论、可以争论,都有发言权。"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6573905944824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