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罐车运输乱象调查:卸完煤油直接装运食用大豆油


5月21日上午十点,一辆罐车缓缓驶入河北燕郊一家粮油公司。一个小时后,这辆罐车满载三十多吨大豆油驶出厂区。

鲜为人知的是,这辆满载食用大豆油的罐车,三天前刚将一车煤制油从宁夏运到河北秦皇岛,卸完后并未清洗储存罐,就直接来装上食用大豆油继续运输。

煤制油,那是一种由煤炭加工而来的化工液体,如液蜡、白油等。有罐车司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已是罐车运输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今年五月份,新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长时间的追踪调查,发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为了节省开支,不少罐车在换货运输过程中不清洗罐体,有些食用油厂家也没有严格把关,不按规定去检查罐体是否洁净,造成食用油被残留的化工液体污染。

事实上,目前我国在食用油运输方面,没有强制性国家标准,只有一部推荐性的《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其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由于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这意味着对厂家约束力有限。

江南大学食品学院王兴国教授告诉记者,目前推行的运输规范虽然为推荐性国家标准,但也具有一定的强制性。他指出,“它也是一项国家标准,相关企业在制订企业标准时,要以这个为依据,企业标准可以比这个标准更严格,一般来说不能低于这个标准。”

“混用又不清洗,残留物势必会对食用油造成一定的污染,运输食用油应该专车专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告诉新京报记者,煤制油主要是碳氢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等成分影响人体健康,可能导致中毒。

罐车混用:食用油混入化工液体

很多罐车扎堆在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停车场,等待装货启运。

该基地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拥有我国最大的煤制油项目,在占地数千亩的煤制油厂区,乌黑的煤炭经过多道高温高压等复杂工序,便能实现“化煤成油”,生产出液蜡、白油等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隶属于宁夏煤业的这个“煤制油”项目目前年产能达到400万吨,居全国首位。这里产出的煤制油,大多被运往东部沿海等经济发达的地区,可以用作化工产品原料,也可作为燃料使用。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宁煤煤制油分公司的物流中心,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罐车驶入这里,准备装载煤制油。新京报记者 韩福涛 摄

一名罐车司机告诉记者,罐车一般分为危化品罐车和普货罐车,危化品罐车运输的一般是汽油、柴油等易燃易爆的液体,而普货罐车顾名思义就是运输危化品以外的普通液体,“煤制油产品,比如像液蜡、白油这些,它们明火点不着(白油使用专用灶具气化后可燃烧),不属于危化品,普货罐车就能运。”

今年五月中旬,记者在宁夏煤业煤制油厂区周边看到,道路两侧停满了各种类型的罐车,其中不乏运送煤制油的普货罐车,这些罐车的罐体外侧都喷涂了容积和介质等信息,一名罐车司机解释说,介质通常是指罐车所运输的物质,运输煤制油一般是把介质标注为“普通液体”。

“现在算是淡季,罐车还算少的,旺季这一个停车场能停一百多辆。”一名正在停车场休息的罐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些罐车平时大多停在附近,一旦接到运输订单,就会进入厂区排队装油,之后按照买家的需求将煤制油运到目的地,“这里许多罐车常年就靠这个煤制油厂拉油赚钱。”

5月16日,一辆车牌号为冀E**65Z的罐车从宁东煤制油厂区出发,两天之后到达了一千多公里外的河北省秦皇岛市。这辆罐车开进郊区的一处小院,一个多小时后开了出来。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辆罐车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附近的马路边停了下来,司机也打开车门在车内休息。

新京报记者假借咨询行情与司机攀谈,司机透露,他此次从宁夏到秦皇岛运送的正是煤制油,刚在小院里卸完货,“这边要煤制油是用来烧火,当作厨房燃料用的。”这位司机告诉记者,这辆罐车隶属于一个车队,他是专职司机,车队另外还有十几辆罐车,这次卸完煤制油后还未接到新的运输任务,就先停在路边休息,“一般都要在卸货地附近配货,不能空车跑回去。”

之后,新京报记者一直在附近观察这辆罐车的动向。5月20日下午,这辆罐车重新发动,在傍晚时分行驶到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开进了一家粮油公司所属的停车场,据门卫介绍,该停车场隶属于汇福粮油集团,在这里停放的罐车都是准备进厂运输食用油的。

第二天上午十点,这辆罐车顺利驶入了汇福粮油集团的生产厂区。直到此时,自从卸完煤制油后这辆罐车都没有去洗罐。一个小时后,这辆罐车满载货物从厂区驶出。厂区门卫留存的运输单据显示,这辆罐车进厂装载的货物是一级豆油,货物净重为31.86吨。

5月24日,在天津滨海新区的一处停车场内,一辆车牌号为冀E**76W的罐车,也在等待运输食用油。等待间隙,记者从罐车司机口中得知,这辆罐车同样刚从宁夏运送煤制油到河北,前一天在石家庄将煤制油卸货后,连夜从石家庄赶到天津。司机透露,自从卸完煤制油后,这辆罐车也未洗罐,对于是否会担心被食用油厂家拒之门外,这名司机并不在意,“能装就装,不能装就算了”。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5月24日,在天津一家生产食用油的公司门口,一名罐车司机正在擦拭卸油口。许多罐车不洗罐的话,司机都会通过擦拭卸油口来应付检查。新京报记者韩福涛 摄

当天下午,新京报记者看到这辆罐车驶入了一家名为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的厂区。厂区保安介绍,包括这辆罐车在内,进厂装载的都是大豆油。由于距离不远,记者在厂区外能清晰看到罐车装油的全过程,自始至终这辆罐车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没有人检查罐体内干净与否。大约四十分钟后,这辆罐车就装满了油,出厂区的地磅显示,这辆罐车装了35吨大豆油。

这意味着,这辆刚刚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并未洗罐的情况下,也顺利装上了食用油。

节省成本:混用不清洗渐成常态

运输煤制油到沿海地区的罐车,返程配货多为食用油的原因,主要在于这里集中了很多生产食用油的厂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我国生产食用油的厂家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以大豆油为例,一般需要依靠远洋货轮从国外进口大豆,生产大豆油的工厂通常设在港口周边,天津滨海新区就聚集了多个食用油生产厂家。

一名食用油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食用油在出厂时并不都是常见的小包装,还有许多是以散油的形式往外销售,“有些设在港口附近的食用油厂家,不做终端零售,他们会把食用油卖给其他厂家,由其他厂家灌装成小包装对外销售,也会有一些食品企业采购散装食用油作为原料。”

食用油厂家对外销售散油,同样依靠罐车运输,很多运输车辆来自邢台。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是业内有名的“罐车之乡”,“南和干这个的比较多,最少有3000台罐车。”这与记者在多地采访时观察到的现象一致,不管是在宁夏的煤制油厂区周边,还是在一些食用油厂家附近,车牌号为“冀E(河北邢台)”开头的罐车数量最多。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5月14日,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的一处停车场里停了多辆罐车。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当地许多人从事罐车运输行业。新京报记者 韩福涛摄

南和当地多位罐车司机称,刚开始当地罐车都是只运食用油,后来开始运输其他液体货物,最近几年很多罐车开始去宁夏拉煤制油。

“以前运食用油的罐车一般空车返回,以天津到西安为例,最早单程运费报价都在每吨400元以上,现在降到200元左右。”一名罐车司机告诉记者,由于近两年罐车增多,竞争加剧,罐车运输价格也降了不少,这就逼迫许多罐车不得不在返程时想办法配货,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罐车就将目光放到了煤制油上,“卸货地周边很难配货,一般有什么就装什么,这几年宁夏那边煤制油运输需求也大。”

与此同时,在运费逐步降低的大背景下,运输食用油的罐车不仅做不到专车专用,许多罐车为了节省成本,甚至连罐体都不清洗。“单次洗罐的成本少则三五百,多则八九百。”一名罐车司机透露,由于普货罐车经常换货运输,每次洗罐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因而许多罐车在换货运输时,选择能省则省。

在调查中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绝大多数的罐车都是隶属于车队,规模大的车队有上百辆罐车,小规模的车队只有几辆罐车,个体罐车占比很少,而对于隶属于车队的罐车,有司机告诉记者,尽管他们司机有时想洗罐,但也要听从车队老板的安排,“老板让清就清,老板不让清就不清,老板的事。”

把关不严:食用油厂家验罐成走过场

在不少罐车司机看来,车队老板之所以不安排洗罐,更多是因为有些食用油厂家把关不严,他们通常不会检查罐体是否干净,“要是验罐就得洗,不验罐就不用洗。”

在河北邢台,一名罐车司机说,由于经常跟各个食用油厂家打交道,对于每个厂家的验罐情况,车队老板早已了然于胸,“一般都不下到罐里去验,就看看两个口,我们就把这两个口擦一下就行。”

今年6月初,新京报记者以运输食用油的名义致电汇福粮油集团,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不要求食用油专用罐车,只要求罐车前三次所运的货物也为食用油,“罐体需要保持干净整洁,工人在装油前会验罐。”不过,多名罐车司机却透露,这家粮油公司验罐时并不严格,“他们一般先看看泄油口,把那里擦干净就行,如果是熟人经常来运油那就更好办了。”对于载货单上需要填写之前所运货物的信息,司机也可以随意编造。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5月21日,一辆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未洗罐的情况下,司机就驾车进入一家粮油公司装载大豆油。新京报记者韩福涛摄

记者同样致电了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一名销售经理表示原则上运输食用油需要专用罐车,但随后他补充说,罐体只要有“食用油专用”字样就行,“其实我们也不验罐,是不是食用油专用罐车我们也没办法去分辨。”他强调,销售食用油的合同里约定的都是买家自提,罐车也是由买家雇来,食用油装上车之后,其品质他们不负责。

同样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另一家生产食用油的公司,在验罐时也不严格。

5月24日,一名等待进厂装油的罐车司机告诉记者,这家公司验罐也是走过场,只需司机上传几张照片,“自己拍摄的泄油口、罐口照片,另外罐体有‘食用油’字样就行。”他透露使用手机里存储的早前照片也能应付过去,“你就找几张干净照片给他瞅一眼就完事了,不管是不是今天的照片都行。”

至于有些食用油厂家要求在罐体外侧喷涂“食用油”字样,司机说也非常容易应付,只需要将之前罐体标注的“普通液体”字样擦掉重新喷上食用油字样即可,“现在有清漆剂,涂改很方便。”

五月下旬,记者在这家公司门口观察发现,不少进厂运输食用油的罐车罐体上喷涂的介质信息都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有一些罐车只是用贴纸将“普通液体”字样遮盖住,再重新张贴一张写有“食用油”字样的贴纸。

即便存在如此明显的涂改痕迹,却并没有影响那些罐车运输食用油。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一辆等待进厂运输食用油的罐车,罐体外侧喷涂的介质信息被一张白纸遮盖住,司机重新张贴了一张写有“食用油”字样的纸条。新京报记者韩福涛摄

运输规范:散装食用油运输应专车专用

事实上,我国于2014年开始实施的《GB/T30354-2013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以下简称《运输规范》)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车或容器运输。该《运输规范》中还提到,装入油脂之前,应认真检查运输容器是否为专用容器以及容器是否清洁、干燥。

不过该《运输规范》只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不是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对食用油厂家约束力有限。

江南大学食品学院王兴国教授告诉记者,该《运输规范》虽然为推荐性国家标准,但也具有一定的强制性。他指出,“它也是一项国家标准,相关企业在制订企业标准时,要以这个为依据,企业标准可以比这个标准更严格,一般来说不能低于这个标准。”

就散装植物油运输来说,王兴国教授认为相关企业应参照《运输规范》执行,使用专用运输车辆,否则食用油在运输过程中就存在被污染的风险。

邱健(化名)是一名从业十余年的罐车司机,他告诉记者,如果卸完煤制油不洗罐的话,通常罐内会残留几千克到十几千克不等的煤制油,“洗罐的话一般都要用碱水,洗完再高温蒸罐这样才能洗得相对很干净,如果只是普通的水洗也会有一些残留。”邱健说,多数情况下,残留的煤制油会与食用油相混,“像煤制油中的白油液蜡,本身是无色的,颜色比较透明,也不容易看出来。”

他说,像工业废水、塑化剂、废机油、减水剂这样的非危化品液体,普货罐车都可以运,煤制油只是属于目前运量比较大的种类,“煤制油厂家除宁煤外还有好几家,再加上其他一些生产化工液体的厂家,都可能与食用油厂家共用罐车运输。”

邱健告诉记者,尽管卸货时食用油收货方会取样检验,可是由于检验项目有限,即便食用油中掺入其他杂质,普通的检验也检不出来,“检验水分和酸价这两个项目的比较多。”

邱健认为,散装食用油在长距离运输过程中其实属于半脱管的状态,“卖油的厂家不怎么管,买油的公司不知情,让运输公司钻了空子。”邱健透露,许多运输订单普遍经过层层转包,转来转去买卖双方对最终承运的罐车都无从了解。

作为一名罐车司机,邱健非常无奈,他呼吁重视这样的行业乱象,因为食用油关系到千家万户。他说:“煤制油可能还算干净的,其他一些不常见的化工液体,污染食用油的话,可能危害更大。”

在邱健看来,运输公司是以食用油厂家的标准为导向,只需要食用油厂家严格把关就能避免这一行业乱象的发生,“食用油厂家仔细验罐应该最有效果,能解决99%的问题。”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告诉记者,煤制油主要就是碳氢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饱和烃、芳香族烃、硫化物等成分对人体有健康风险,长期食用可能导致中毒,“吃得越多则毒性越大,苯或氨基苯成分较多时,还可能影响造血功能。”

朱毅认为,如果运输食用油的罐车还去运输其他化工液体,其风险更是难以预料,“如果都不知道这个油里面有什么样的污染物,更是防不胜防,如果毒性大的化工液体残留在里面,直接接触或者吸入都可能对人体产生危害,比如说有机溶剂、酸、碱、重金属等等,有可能对呼吸系统、消化系统都会造成损伤。”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2407064437866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