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月租8800元,我还是租到了有毒“串串房”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串串房最早是指在二手房交易市场上,房贩子低价购买,用劣质建材装修后以高价售卖或租赁的房屋。常常与装修捆绑出现的甲醛,被普遍认为是“串串房”致病的头号元凶,因此得到了“白血病套餐房”这样令人害怕的别称。

这类屋子通常以令人心动的外观招徕渴望在此落脚的人们。当串串房精美的外皮被撕下时,生活才会露出它并不光鲜的一面。

花8800元,

就能租到健康的房子?

2024年1月,美妆博主吴硕通过租赁平台,联系到一名在广州天河区从事房屋租赁事业的中介。双方见面后,吴硕以每月8800元的价格租下了天河区的一间两室一厅的屋子。租期一年,吴硕一次性付了六个月的房租及一个月的押金。

签合同后不久,吴硕和母亲便搬进了出租屋内。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他特意选定了那间整面墙用木饰装修,室内配有巨大柜子的卧室。在他的视频里,木墙和柜子能让视频画面变得更加素净高级。

“高级感”“精致”是吴硕租房时考虑的首要因素,其次才考虑房子的地理位置和周边的配套设施。只不过,那时的吴硕并没有料到,装修精致的房屋会出现空气质量不达标等问题。

入住之初,吴硕并没有察觉到室内空气异常。他患有鼻炎,同时房屋在入住前已空置一个月进行通风,几乎闻不到异味。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在吴硕租住的房间内,家具用廉价的皮革进行包边。(图/受访者提供)

入住数日后,那些看不见的危机才蔓延:吴硕先是得了一场感冒,此后又开始没来由地咳嗽,鼻子发痒,变得嗜睡。嗜睡最严重时,他一天有2/3的时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即使强撑精神拍摄视频,工作间隙也控制不住地头晕。

当时,吴硕从未听过”串串房“这一概念,也未将一系列异常与房屋联系在一起。他同朋友说起最近的身体状况,朋友宽慰他可能是因为从上海搬至广州,水土不服而已。

朋友的话让吴硕稍觉心安,但他的身体感到越发不适。数月后,他在自己账号的评论区无意看到,有粉丝说他的房间是典型的串串房装修风格,他才上网去翻找真相,找中介对质。

吴硕向中介表示,要请具有CMA资质的机构对室内空气进行检测,中介对此似乎习以为常,劝他没有必要专门请检测机构上门检测,“这个都会超标的”。

吴硕迅速联系了检测机构,并于5月11日拿到了检测报告。报告显示:室内TVOC含量为0.826㎎/m³,甲醛含量为0.239㎎/m³,均不合格。

TVOC全称total volatile organiccompounds,译为“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是室内空气质量检测的重要指标之一,不合格的油漆、板材、壁纸等均会产生过量的TVOC。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吴硕所租住房间内的窗帘。(图/受访者提供)

2002年,国家首次发布了《室内空气质量标准》,从物理性、化学性、生物性、放射性四个方面,对室内空气质量进行规定。其中,室内空气所含甲醛标准值为一小时均值不超0.10㎎/m³,TVOC为8小时均值不超过0.60㎎/m³。

2023年,国家颁布了新的标准,新增了对三氯乙烯、四氯乙烯等其他化学性气体的检测,甲醛含量也被限定为一小时均值不超0.08㎎/m³。

检测结果出来后,检测师傅告诉吴硕,TVOC是引起他嗜睡的主要原因。吴硕再次联系中介,沟通退房租以及租金事宜。中介表示,除非将房屋转租出去,否则将不予退还租金和押金。

无奈之下,吴硕联系了律师,并在网上公布了个人经历。不少网友在视频评论区表示,他们租到串串房后,身体同样出现了发烧、喉咙肿胀、嗜睡、头晕等类似的症状——这些看上去不致命的异常,让人备受折磨。

甲醛超标,

转租出去就好?

在社交平台上,与吴硕一样被精美装修吸引,但无法分辨串串房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分享出租屋的照片,请网友代为鉴定是否串串房。在这类博文中,壁纸、窗帘、家具、家电很新,房屋装修极具网红感,多用拼色窗帘、沙发,柜子、床板多使用密度板等,常常被视为串串房的标志。

针对这些特征,一些网友也总结出了避免租到串串房的黄金定律——“宁租旧房,不要新装”,这似乎与串串房给人的直观感受密切相关。

某种程度上,这的确可以减少租到串串房的概率,却无法完全规避串串房。曾在村民自建公寓居住的佳佳表示,她当时租住的公寓只用大白刮墙,房间内配备了原木色的衣柜和桌子,家具具有明显的使用痕迹。但她在入住不过半月时,便经常在床头位置闻到一股酸涩刺鼻的味道,后来越发嗜睡,眼睛变得红肿,整天没来由地流泪。

后来,她购买甲醛检测试剂,发现床头新增的鞋柜甲醛严重超标。

做过6年房产中介的柚子介绍,目前串串房的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房东使用廉价板材对房屋进行装修,二是房东将房屋全权委托给二房东或中介,由他们对房屋进行装修后,再面向市场招租。通常情况下,新装修房屋的租金会比旧房子高20%左右。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在网上,高级配色被认为是串串房的标志之一。(图/受访者提供)

“正是因为可以低价承租、高价出租,所以很多中介公司和二房东并不介意接手,甚至亲手打造串串房,这也是市场上串串房的主要来源。”柚子称,为了缩短装修工期,有些从业人员还会购买工厂生产的组装板材,装修时,只需将所有板材拼装在一起,就可组成一间光洁明亮、装修精美的卧室。

在一线城市的地铁旁,这样的房子比比皆是,串串房常常藏匿其间,一不小心便让租客深陷纠纷。但其实,只要出租者使用的板材质量合规,便不会产生过量的甲醛和TVOC等气体,即使这些气体超标,也可以通过专业方式来除醛。

一位在专业机构做除醛工作的师傅称,他们可为顾客提供普通除醛和母婴级除醛两种方案,前者32元/㎡,施工完成后可在一周左右入住;后者43元/㎡,施工完成后可在3天内入住。与普通除醛相较,母婴级除醛更安全,可使空气内甲醛含量降到0.06㎎/m³,也可在复检时,为顾客提供CMA复检报告。

但师傅也表示,目前市场上的除醛需求虽然在增加,但大部分仍来源于学校、幼儿园等,这些场所是国家重点监控、强制要求检测的。此外,房屋市场上的订单则多源于业主自住需求,出租者的订单仍很有限。

吴硕在首次提出甲醛超标问题时,中介并未提出除醛,而是建议他换租,但被吴硕一口回绝。此后中介又提议,将房屋转租出去即可获得剩余房租和押金。彼时,吴硕已经拿到检测报告,明确室内甲醛超标。他说:“在得知甲醛超标的情况下将房屋转租出去,同样是害人之举。”

从出租屋搬离后,吴硕和母亲做了系列身体检查,虽然结果显示无恙,但他仍决定维权到底,要求对方退还押金和租金,并承担他先付的室内空气检测费用、体检费用。律师告诉他,因为人处在复杂的社会与自然环境中,很难证明身体异常与房屋空气质量存在直接联系,所以他要求对方赔付体检费用的主张大概率会被驳回。

吴硕并不清楚胜算的概率有多大,他希望能以自身为表率,让那些将房间装修成串串房的人明白,不是所有人都会妥协,不是所有人都会带着委屈忍气吞声。

与串串房对抗到底

在网上,同吴硕一样坚持维权的人不在少数,杨晓便是其中之一。她在胜诉一年后,持续不断更新维权细节,试图帮助更多人对抗串串房。

杨晓是东北人,今年32岁。她在2022年10月27日经中介介绍,在上海某小区看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当天,她便与二房东谈价,希望能以2400元的租金,租下客厅隔出来的一间卧室。二房东同意后,杨晓支付了三个月的租金以及一个月租金的押金,并支付了840元的中介费。

合同签订后,杨晓当天晚上前往房间测量尺寸,想要购买一些置物架等生活用品,却无意间察觉到室内空气异常。她怀疑室内甲醛超标,便线上询问了房屋装修时间,二房东承诺房屋已装修很久,只需要摆两盆绿植即可净化空气。

次日,杨晓要求对方出示甲醛检测合格证明,二房东却让杨晓自行购买仪器测量。当晚,杨晓手持检测仪自行检测了室内空气,结果显示甲醛超标。她将结果同步给二房东,对方却以“自行测量结果不准确”为由,拒绝了杨晓的诉求,并表示,自己将房屋交给中介对外出租时,同样支付了中介费用,如果接受杨晓的诉求,赔付房租、押金以及中介费用,则花费远超所收房租。他希望通过换租,避免合同终止。

杨晓接受了建议,但因没有合适房源,她再次提出退租,并被二房东拒绝。杨晓随后表示,要寻找具有CMA资质的机构进行检测,对方表示认可。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木饰装饰的背景墙往往是产生甲醛的重灾区。(图/受访者提供)

此后,杨晓自费600元检测了租赁房间以及另一间屋子,结果显示两间屋子均甲醛超标。杨晓将二房东、中介拉进线上聊天群,同步了检测结果,并要求退还中介费用、房租以及押金。结果二房东直接退群,中介也未再给予反馈,双方试图以沉默对抗。

因对方消极回应,杨晓开始上网检索串串房维权信息,想要通过法律维权。其间,杨晓发现串串房牵连甚广,房东、二房东、中介、租赁平台等均牵连其中,不少租客在起诉时,甚至不清楚要以哪一方为被告,而房东、中介面对租客退租的要求,也会互相推诿,他们像踢皮球一般,渐渐消磨掉了租客维权的积极性。

考虑到房屋是由二房东装修,杨晓一纸诉状将二房东告到了法院。

首次开庭时,二房东缺席未到场。法官致电对方,询问是否知晓开庭日期。二房东表示并不知情。法官随后询问了对方的现住址和联系方式,再次邮寄了开庭通知,杨晓期待已久的庭审未能如期进行。

2023年9月11日二次开庭,二房东同样未到场,法官现场询问杨晓:两次检测是否告知二房东、对方是否收到了押金以及租金、她本人是否并未实际入住房屋等。杨晓出示了微信聊天记录、转账截图等证据,证明已提前告知对方,且对方已收到相应款项。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为了租房安全,有些租客会特意选定那些没有装饰的房间。(图/受访者提供)

庭审记录显示,法院认为杨晓在甲醛检测结果出来后,第一时间告知了中介,并提出了退租要求,且提供了证据证明屋内甲醛等气体浓度超标,不能满足承租人的居住需求,所以认可杨晓提出的合同在2022年10月底解除的主张。

所有证据中,最让杨晓感到意外的是10月27日的一份录音,她当天与二房东沟通时,提出因为室内甲醛超标,所以绝不会入住甲醛房——这份录音被认为是杨晓未实际入住房屋的直接证据,她也因此无需承担诉讼期间房屋的租赁费用。

最终,法院判定中介退还杨晓已付租金7200元、押金2400元、检测费600元,同时也支持了杨晓要求中介支付违约金的诉求。

判决生效数月,进入强制执行阶段后,杨晓终于拿到了本属于自己的房租、押金和赔偿金。而此时,距离她起诉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2382984161377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