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叙利亚的小麦和油罐车混用哪个更值得关注?


美军在叙利亚偷小麦沸沸扬扬,堂堂超级大国,竟然不远千里偷小麦,实在令人不齿。由此可知,作为世界第一粮食出口大国的美国恐怕是虚有其表,美国人民水深火热,连小麦都需要偷。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油罐车混用,调查记者经过长时间的打听,询问,拍摄,竟然发掘了惊天的行业秘密,那就是拉过煤制油的油罐车原来不经过清洗就去拉豆油。然而,消息终究只是溅起了一点水花,似乎无力成为全民讨论的热点。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虽然中储粮发表声明,将举一反三,全年大排查,但是一想起煤制油和豆油一起混装,就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你不知道背后除煤制油来拉过什么化工品。

有网友声称,总觉得吃油炸东西有些煤油味道,这下总算找到原因了。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既然早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那么17年老干妈矿物油超标似乎也有了解释。还真不怪老干妈,怪就怪境外势力太较真。

三鹿奶粉本来卖得好好的,境外势力非得掺和一脚,本来北京的雾霾让人飘飘然如置身仙境,非得说什么ph2.5。当时有人去拍摄雾霾,京城老百姓一股脑围上去:“别让他拍摄我们的雾霾。”不得不让人感叹,首善之地的老百姓觉悟就是高。

雾霾对于所有人是唯一公平的,治理也是最好的,哪怕你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全特供,空气不能特供吧?

但是食物就不一样了,老百姓吃的和有钱有权人吃的恐怕还是有区别。层出不穷的食物安全问题,已经令人有些麻木,灵魂麻木,身体也麻木。不少人已经开始抱着吃就吃了,不是现在有问题就行的态度。

什么地沟油,苏丹红,三聚氰胺,塑化剂花样迭出,防,怎么防?

有人说中国出口的东西是最好的,次一等的运到香港,最次的给内地老百姓。

出口到国外,也不敢不严控质量,谁让他们检测标准更严呢。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2023年的这批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打回的食品,为何国内不见检测出问题?难道说我们真的百毒不侵?

我们的食品药品管理局到底在做什么呢?想当年核酸效率如此之高,精准定位;看如今电动单车查处力度之大,稳定罚款。难道说连食品都监督不好吗?

上世纪初的美国也面临着严重的食物安全问题,辛克莱的小说《屠场》中有生动的描述。

“从欧洲退货回来的火腿,已经长了白色霉菌,公司把它切碎,填入香肠;商店仓库存放过久已经变味的牛油,公司把它回收,重新融化,经过去味工序,又返回顾客餐桌;工人们早已经习惯在生肉上走来走去,甚至习惯在上面吐痰……”

1906年,作家辛克莱根据其在芝加哥一家肉食加工厂的生活体验写成了纪实小说《屠场》,上文便摘自其中。

这本书被时任美国第26任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读到,当时他正在吃早餐,突然“大叫一声,跳起来,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截香肠用力抛出窗外”。

随后,找来了辛克莱见面,推动通过了《纯净食品与药品法》,并创建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雏形——FDA。

1988年上海甲肝大爆发,共计约29万人感染甲肝,罪魁祸首竟然是人们用运送粪便的船来运海鲜毛蚶。

或许在当事人来看,无论是三鹿奶粉也好,毛蚶也好,还是油罐车混用也罢,他们都认为自己可以独身其外,我不吃自己生产的奶粉就行了,我不吃自己运送的毛蚶就行了,我不吃自己拉的食用油就没事了。

可你能保证别人不会像你一样去想吗?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一个人的道德堕落和唯利是图,所有人都将遭殃。

当然,一切都事出有因。地方财政不足,才会挪用尽20亿的学生营养午餐补贴,司机节省成本才会偷奸取巧不去清洗油罐车。

但是,他们有没有想到,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一时或许可以止痛,后果将难以估量。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最后,我想问几个问题。

油罐车混用作为行业不公开的秘密到底多少年了?为何相关部门一直毫无动作?

油罐车混用的危害到底有多大?与经过联合国检测的核污水相比,哪个危害大?

油罐车混用有没有人会对此负责?相关产品都有哪些?流向何处?会不会对他们追责?

感谢调查记者的再次以身冒险,类似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了。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09376049041748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