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TTT

台湾40岁发型师花70万娶18岁“越南新娘”引发争议


台湾发型师Nick今年满40岁,但看上去依然年轻,打扮也入时。他近日在社交媒体公布婚讯,称通过仲介认识一位18岁的越南女子,两天就确定结婚,并表达自己急于生小朋友的强烈意愿。他还透露,为此花费约70万台币(2.15万美元;15.65万元人民币;16.81万港元)。

消息一出,引爆台湾舆论,“性别歧视”、“女性成生育机器论”和“人口买卖”成讨论热词。Nick在社交媒体Threads的旧贴文原本都只有个位数的回应,但与新娘的婚宴照,留言短短几天就上千。

跨国婚姻,特别是和“越南新娘”“老少配”组成的家庭,在台湾并不罕见,但网民认为Nick“长得帅又会打扮”,和跨国婚姻中典型的台湾男性形象落差甚大,因此格外受到关注。与新娘年龄相差22岁,以生子为前提的异国仲介婚姻,越加让他受到质疑。

但学者认为,Nick所引发的网上论战反映了台湾男女对生育意愿的落差和男性对传宗接代的焦虑。

今年6月中旬Nick由台湾仲介安排前往越南,和十几位女生相亲,最后和来自胡志明市周边乡村的陈氏锦贵互相看对眼。认识两天后,就在当地举行了结婚仪式。

他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解释说,自己一直想生小孩,曾经有一段长达近十年的感情,前妻大他八岁,一开始前妻对生小孩持保留态度,直到已达高龄产妇年纪时,两人才积极备孕甚至做试管婴儿,但都没能成功。因前妻反对领养,两人婚姻破局。

过去三年,和十多个台湾女生约会过,但他觉得“台湾女生对经济条件要求比较高”,以他现有的存款,找不到愿意短时间内和他结婚生子的台湾女性,加上听说台越联姻。他认为“来(台湾)的越南女生会比较愿意跟男生一起努力,也比较容易满足⋯⋯这些感觉好像满符合我想要找的对象。”

原本是分享个人经验,但Nick在社交媒体上提到台湾与越南女性在年龄、生育意愿、想法的对比,引爆网络大战。

有网民批评,没有感情基础只有条件交换的速成婚姻,是把女方当成实现生子愿望的工具?选择透过仲介到越南找年轻女性,是不是利用经济文化的差异放大自身择偶优势,实则是对当地女性的剥削?有女网民认为问题在于“买卖”,“他如果40岁找到(台湾)18岁自由恋爱愿意立刻怀孕的对象谁会批评他?”

但也有男网民支持Nick的选择并嘲讽道:“台女爱钱又难伺候,不如去找年轻漂亮的外籍配偶”、“要给1000万台女才愿意生小孩吧”,也有人认为女性批评Nick的深层原因是自身焦虑,“台女急了,连40岁长得算帅的台男都找外籍了。”

婚育的性别落差与传宗接代压力


“(论战的)双方的对话其实并没有交集,”2011年创办以性别观点为主轴的倡议社群“女人迷”的张玮轩对BBC中文分析说。

张玮轩说,Nick自认的“单纯分享”,其实是涵盖了性别、经济、种族、国家公民⋯⋯等等多元且复杂的议题,在众声喧哗的网络世界中,容易被去脉络化地成为攻击特定族群的武器。

她举例说,Nick谈及和台湾女生约会时的负面经历时,“把他个体的经验创造成一个集体的结构现象”,让原本就对“台湾女权意识过高”感到焦虑的部分男性成了攻击目标;而认为“台湾男性只想找年轻听话的女性来生孩子”的女性,也乘机表达不满。

“男性传宗接代的压力很大,而现在女性可以选择的生活方式很多,不一定要婚姻”,台湾国立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荣誉退休教授周碧娥对BBC中文说,对于婚育的需求落差,是造成现在台湾男女对立的原因之一。虽然台湾同婚合法化,看似性别观念先进,“但在婚姻在跟传宗接代上,还是很传统。”

根据台湾中央研究院2022年发布的调查,2020年当时29岁到43岁男性,未婚比例比女性高9%,而其中想结婚的未婚男约占55%,未婚女则占37%。

对婚育的传统观念,也正是东南亚籍配偶大量来台的主因。

1990年代,台湾掀起跨国婚姻热潮——仲介带着单身男性,到东南亚寻找配偶。当时走上跨国婚姻一途的男性,许多是社会经济位较低,或因为年纪大、身心障碍等原因,在台湾很难找到结婚对象。

从事台越婚姻仲介至今25年的郭明宗回顾早期台越联姻的热烈情况,“最高峰的时候,应该一年有将近两万对。”

郭明宗对BBC中文说,他的当事人年龄介于35岁到60岁,40岁的Nick算是相对年轻。有台湾媒体以“高帅型男”来形容Nick,他的外型与职业,并不符合过去的“刻板印象”。

“买卖婚姻”谁说了算?

Nick解释他说的“花费70万”,其中包含付给仲介安排相亲、翻译、文件代办的38万新台币、给女方家的聘金6万新台币,他也把接下来还需要去两次越南完成结婚手续的机票和住宿费、让太太学中文的费用和生活费都加总起来,粗估总花费约70万新台币。

Nick对BBC中文表示,陈氏锦贵是当天很晚才安排到的相亲对象,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在订婚前一晚彼此都还很陌生,订婚仪式后,两人互动才比较自然。目前两人透过翻译软体,台湾越南两地远距离持续认识彼此。

台湾合法立案的职业婚姻仲介,在带当事人前往越南之前,就会先谈好预算并签约。郭明宗拿出自家公司合约,文件上白纸黑字写着“聘金行情约美金2000至6000元(6万至18万新台币)”,结婚金饰由男女双方自行商议,也属于自费项目。

郭明宗认为,专业婚姻仲介提供媒合平台,仲介收取服务费,女方获得聘金和在越南办手续期间的生活费,并不存在违反男女双方当事人意愿的强迫情形,更不能说是“人口贩卖”。

周碧娥分析说:“婚姻是一种经济的交换,婚姻制度本身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东西,不是只有情跟爱的部分。它有为了社会稳定、为了经济因素的考虑。”即使是自由恋爱,在谈婚论嫁时,也不能不谈钱。

“基于支持女性权益的立场反对买卖婚姻”这一论点,张玮轩认为要非常小心地处理。要讨论一桩婚事是否涉及买卖,不能忽略当事人的声音。

张玮轩表示,部分网民片面地将男方贴上“父权”标签,将女方视为被迫接受的一方,某种程度上忽略了女方具有的主动权(选择参加跨国相亲、选择嫁给哪位外籍男性⋯⋯等等),可能在“同情女方”的时候,无意间把“被动的”、“弱势的”、“贩卖自己身体的”刻板印象加诸在当事女性身上。

目前人还在越南办理结婚手续的陈氏锦贵也开通了Threads账号,她透过翻译软体,用中文写到:“我会花时间证明我是自愿来到我丈夫身边的,而不是像其他人所说的那样,因为我是被买卖的,这是错的。”并且强调“我的家庭还没有穷到必须卖掉我们的女儿”。

她表明,不需要未来丈夫扶持原生家庭的经济。

妈妈来自越南的刘千萍认为:“武断地说跨国仲介婚姻就是买卖,会形成社会的偏见或是鄙视链。”你妈妈是不是为了钱才来台湾?你爸爸是不是太穷娶不到台湾老婆?⋯⋯种种偏见可能让跨国家庭的子女不敢说出自己的移民背景,“隐藏我妈妈来自经济发展相对台湾落后的国家的事实,以免去被人猜忌说这个家庭是一个在结婚道德意义上有缺陷的家庭。”

台越联姻30年:为了更好的生活?

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统计,目前全台外籍配偶人数共有59.7万人。中国籍占比最高,达到60%,第二多的就是越南籍,约有11.8万人,占外籍配偶人数的近二成。

2000年代,来自东南亚的婚姻移民人数达到高峰。其中又以越南籍成长最快。

但在2004年,震惊社会的“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text=%E5%A4%96%E7%B1%8D%E6%96%B0%E5%A8%98%E9%97%AE%E9%A2%98%EF%BC%8C%E5%86%8D%E5%BA%A6%E5%BC%95%E8%B5%B7%E5%90%84%E6%96%B9%E8%AE%A8%E8%AE%BA%E3%80%82%E5%9C%A8%E6%AD%A4%E4%B9%8B%E5%89%8D%EF%BC%8C%E4%B8%80%E5%90%8D%E8%B6%8A%E5%8D%97%E6%96%B0%E5%A8%98%E6%AE%B5%E6%B0%8F%E6%97%A5%E7%8E%B2%E9%A5%B1%E5%8F%97%E5%87%8C%E8%99%90%E7%9A%84%E6%82%B2%E6%83%A8%E9%81%AD%E9%81%87%EF%BC%8C%E4%B9%9F%E6%9B%BE%E5%8F%97%E5%88%B0%E5%8F%B0%E6%B9%BE%E5%90%84%E7%95%8C%E9%87%8D%E8%A7%86%E3%80%82" style="box-sizing: inherit;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color: rgb(34, 34, 34); border-bottom: 1px solid rgb(184, 0, 0); text-decoration-line: none;">段氏日玲受虐案”爆发,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妻先是协议假离婚,再透过仲介娶越南女子回台生孩子。段氏日玲2002年来台,遭到丈夫和丈夫前妻监禁、肢体虐待,瘦到仅剩20多公斤,最后被遗弃在路边,她的遭遇才曝光。

段氏日玲案在越南被广泛报道,引起越南民众对台湾的强烈反感。此后,越南政府加强台越联姻的资格审查,从原本形式化的集体面谈,改为一对一面谈。原本两个月就能完成来台手续,也因此延长。政府希望藉此降低假结婚、骗婚的案例。郭明宗回忆,在手续变严格后,来台的越南配偶人数的确显著降低。

除了极端的虐待事件,新移民来到台湾,在语言、文化、经济情况都相对弱势的情况下,或多或少受到不平等的对待。

2003年来台的阿金对BBC中文说,那时候嫁给外国人是很流行的,当时她为了能多赚钱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和村里的姐妹们一起报名相亲团,从乡下来到胡志明市相亲,认识了住在云林的丈夫。

“刚来台湾的时候,我一个字都不会讲,每天躲在房间。” 她说,自己的丈夫不喜欢她吃越南菜、结交越南朋友,要求她融入台湾生活。她靠着自学,现在国语、台语都很流利,目前从事越南移工仲介翻译的工作,虽然一开始丈夫反对她从事和越南人接触的工作,但时间久了也不再有意见。现在孩子大了,她也找到和丈夫的相处之道,对于远嫁台湾的决定,她没有后悔。

2017年内政部发表《外籍配偶归化后婚姻状况之研究》,显示在2008至2016年间,外籍配偶归化为台湾籍后的离婚率是24%,比台湾总体离婚14%来得高。

检视内政部统计资料,办理离婚的原籍越南女性,近十年来,每年数量都超过2000人。

越南籍纪录片导演阮金红,以自身经验出发拍摄《失婚记》,纪录四名新住民女性在台湾跨国婚姻梦碎的历程。

阮金红21岁嫁到台湾,很快就怀了孕。丈夫爱赌博又对她拳脚相向,夫家人认为她是“花钱买来的”而不尊重她。她忍耐了8年才提出离婚,又经过漫长的诉讼才获得女儿的监护权。

阮金红认为,越南籍新住民选择离婚的主因是“没有被台湾的家人善待。”

“如果今天你是一个好老公、好爸爸,就算你今天没有钱,但你是一个好男人,谁会想离开你?”




还没有人评论



    还可输入500个字!

    相关消息

    ©2023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
    0.014539003372192 is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