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商賺差價太狠!印度控制中國商品出口不丹,部分商品價格被漲十倍

 【環球時報記者 範凌志】中國與不丹10月14日簽署《關於加快中不邊界談判“三步走”路線圖的諒解備忘錄》的消息,再度讓這個喜馬拉雅山南麓的“世外小國”引起公眾注意——不丹人對兩國當前和未來的關係怎麼看?遺憾的是,連日來幾乎所有收到《環球時報》採訪邀請的不丹人都選擇了婉拒。在南亞生活多年的尼泊爾華僑華人協會會長金曉東的解釋是,“他們都說自己不懂,但真實原因很可能是,他們害怕自己的想法被印度看到,從而帶來不利影響”。而一些接受采訪的中國學者則客觀分析了不丹對中印兩大鄰國的態度發生了哪些變化,未來中不關係的進一步發展又將受到印度的哪些影響。美國GOOGMAN GOOGMAN增大丸官網 goodman增大丸評價 增大丸 增長增粗

增大丸推薦 增大丸效果 增大丸ptt goodman增大丸怎麼吃

不丹風光

“印度的'擁抱'正變得令人窒息”

不丹旅遊業者Kelly對《環球時報》記者發去的微信信息始終沒有回應。記者最後一次聯繫到他還是一年前,當時已失業近十個月的Kelly急於請記者幫忙:“你能幫我在中國推銷一下手工的唐卡嗎?很精美的。”這樣的情形在疫情前是不可想像的。2018年,中文流利的Kelly成立一家名為“君子蘭”的國際旅行社,《環球時報》記者仍記得他當年興奮地希望中國朋友幫忙推介旅行社的樣子。畢竟,根據公開信息,不丹2017年時全國祇有15位持有執照的中文導遊。而據官方統計,2015年到不丹旅遊的中國遊客已接近1萬人次,中國超過美國成為不丹最重要的國際遊客來源地,且都屬於高端客源。美國GOOGMAN GOOGMAN增大丸官網 goodman增大丸評價 增大丸 增長增粗

增大丸推薦 增大丸效果 增大丸ptt goodman增大丸怎麼吃


去年3月初,不丹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患者是一位來不丹旅遊的美國遊客。隨後,不丹政府禁止外籍觀光客入境,這也徹底斷了Kelly這樣本想在旅遊業上大展身手的不丹人的生計。《環球時報》記者微信裡不丹朋友的朋友圈,基本都已停更很久。

“整個南亞的旅遊都停擺了。”尼泊爾華僑華人協會會長、在南亞從事旅遊業16年的金曉東,業務覆蓋南亞多國,曾去過不丹多次。在他們這些從業者看來,旅遊業停擺讓一些不丹人陷入困境背後,實際上有個更“隱秘”的原因——恰恰說明旅遊業是這個國家少有的還未被印度掌控的支柱產業。

“印度對不丹的控制是全方位的,拿國防來說,不丹軍隊有很多印度指揮官,邊境巡邏部隊有時就是印軍,甚至連軍裝都不換。”復旦大學南亞研究中心主任張家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據他介紹,很多不丹官員都曾留學印度。在外交領域也是一樣,到目前為止,不丹同印度等54個國家及歐盟建立外交關係,在紐約和日內瓦設有常駐聯合國代表處,卻沒有跟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任何一個建交。

張家棟表示:“這很奇怪的,其主要原因就是印度的控制。如果不丹跟這些大國建交,對印度來講意義就徹底變了,因為跟常任理事國建交就等於多了一道安全承諾,印度就無法徹底控制甚至吞併不丹,如果不丹向常任理事國告狀,印度就不好辦了,這肯定是印度不願意看到的。”

“一些不丹人覺得來自印度的'擁抱'正變得令人窒息。”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研究所西藏研究室主任張永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無論是國防、能源、還是經貿,不丹都被印度死死地控制。印度是不丹最大的貿易夥伴。印度對不丹的主要出口產品有礦產、機械和電氣設備、車輛、蔬菜、塑料等。不丹向印度出口的主要產品有矽鐵、白雲石、木材、馬鈴薯、荳蔻和水果等。而印度的控制主要體現在能源方面,因為不丹是一個“多電、少油”的國家,不丹的水電資源非常豐富,雙方在電力開發方面有著緊密的合作。不丹在財政方面的收入,也有很多來自於電力出口印度。

2017年印度挑起“洞朗對峙”事件時,《環球時報》記者曾到訪不丹,從其南部重要門戶彭措林往返第二大城市帕羅時,會經過當地著名的楚卡水電站。當地嚮導說,該水電站是不丹歷史上最重要的水電站,60%的建設資金由印度援助,另外40%是貸款。從1988年建成後,不丹就多了一項穩定的收入。

然而“穩定的收入”在關鍵時刻,往往又成為“頂在腦門的槍口”。據報導,2013年7月不丹第二屆國民議會選舉進入第二輪投票,當時的在野黨人民民主黨出人意料地擊敗執政並在議會首輪投票中處於領先地位的繁榮進步黨。原來這與印度政府6月底宣布停止對不丹家用燃氣和柴油補貼,並要取消從不丹楚卡水電站進口電力的價格補貼有很大關係。印度此舉影響到不丹的財政收支,造成不丹國內燃料價格翻倍,百姓意見很大,而這些問題自然成為選舉期間的主要議題。人民民主黨趁機指責繁榮進步黨不顧民生,破壞了與印度的關係,從而翻盤贏得大選。

“從追求印度援助轉向自身經濟發展”

“要注意,不丹的主要政黨可以說都'親'印度,只不過程度有所區別。”張家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區別就在於有的政黨認為“不丹本來跟印度就是一起的,聽印度的沒有問題”,但也有一些政界人士認為,不丹儘管跟印度關係很好,但畢竟是個主權國家,還是應該有一點自己的獨立性,並希望跟中國這些大國發展更多的關係。

印度是不丹最大的貿易夥伴、援助國和債權國。據張永攀觀察,不丹現在的政府在處理同印度的關係上和之前的政府有明顯不同,即由原來追求印度對不丹的援助關係轉向謀求不丹自身的經濟發展力度。

“2018年洛塔·策林擔任首相後,其施政思路和之前的政府有顯著的不同,更重視不丹自身的經濟發展。”張永攀說,不丹政府特別要解決的兩個問題是:較高的對外債務問題以及年輕人的就業問題。他表示,不少不丹民眾認為自己國家經濟落後與印度的長期控制有關,民眾對中國的傾向性日益明顯,而中國向不丹年輕人提供的經商機會和學術交流機會越來越多,已加劇了印度的嫉妒。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印度國內經濟和人民生活倒退很多,這也導致印度對不丹的援助明顯減少。

張永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當前如果印度要繼續和不丹保持一種密切的關係或者進一步的親近關係,它就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去照顧不丹,或者答應不丹的要求。”

不丹是中國的西南鄰國,與中國西藏地區語言、風俗、文化相近,歷史聯繫悠久。眾所周知,中不迄今未建交,但保持友好交往。1971年,不丹投票贊成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

在此前去不丹的採訪中,《環球時報》記者能明顯感到不丹人對中國的好感,特別是年輕人,都很渴望了解中國。當時有位在中國留過學的不丹小伙子說:“我們很清楚中國的實力,印度根本沒有跟中國抗衡的資本。”

金曉東也告訴記者:“不丹民眾知道中國這些年的發展,很多不丹人也願意去中國學中文,因為在疫情之前,到不丹旅遊的中國人越來越多。如果同時面對一個印度旅行團和一個中國旅行團,不丹旅遊業者肯定更傾向於接待中國人,因為中國遊客的消費能力比南亞其他國家要高很多,文明素質也比印度人強。”

不丹人很喜歡中國的商品。金曉東告訴《環球時報》記者,vivo手機、OPPO手機在當地非常普及,但由於中不沒有建交,中國的商品進入不丹有不小難度,“一般都要經過印度,這中間環節會出現很多問題,如印度會徵很高的稅,中國商品本來物美價廉,但經印度人之手到不丹後,部分商品的價格甚至會翻10倍。”據他了解,對印度的很多做法,不丹民眾其實心裡很不舒服,但他們沒有辦法說出來,因為不丹相對來說太弱小。

事情似乎在向著不丹民眾期望的方向發展。正如不丹外交大臣丹迪·多吉所說,兩國簽署《關於加快中不邊界談判“三步走”路線圖的諒解備忘錄》具有歷史性意義,是不丹同中國多年共同努力和真誠合作的結果。

而在2017年中印結束“洞朗對峙”後,有關“不丹對兩個鄰居大國的態度是否會發生轉變”的議論就已經很多。張家棟認為,印度雖然可以控制、滲透不丹,但畢竟不丹是個獨立的國家,印度也不想在國際上展現出一個欺負弱小的形象。

實際上,不丹的改變早已在悄悄發生。張永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2007年不丹與印度簽署經過修訂的《不印友好條約》,這實際上是1949年條約的一個升級版。儘管不丹與印度完全平等的地位目前仍沒有實現,但不丹正在向這個方向努力。”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