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大太監 | 皇上訓斥,貴妃引誘

 高俅。 一開始他是蘇轼的書童,後來被蘇轼送給了王詵。 有一日高俅幫王詻送東西給那時還只是端王的趙佶。 高俅在趙佶面前露了一手漂亮的蹴鞠絕技,於是趙佶就從王詵手裡把高俅要了過來。 在那之後沒多久,趙佶繼承皇位,高俅也就那樣以端王府潛邸舊臣的身份進入了大宋官場,並且一直青雲直上,直至如今官拜太尉。

高俅很清楚自己什麼都不是,他今日所擁有的一切全都來自於趙佶,所以他十分懼怕趙佶,生怕趙佶一個不高興就把現在給他的又收回去了。

站在延福宮崇文殿內,趙佶臉色冷淡一雙眼睛不停地在高俅與梁薪身上遊走。 高俅身體繃得緊緊的,心中還是有些緊張。 梁薪則因失血過多身體有些虛弱,額頭上不斷冒出虛汗。

趙佶呼出一口氣,開口說道:"一個殿帥太尉,一個忠義侯。 真是好大的威風啊,動則就動用上千的軍隊,朕給你們兵權是讓你們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嗎? ”

趙佶說到這兒龍顏大怒,伸手便一掌拍在面前的桌面上。

高俅嚇了一跳,兩腿一軟就跪倒在地。 梁薪身體搖晃了一下,也跟著跪到地上。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微臣罪該萬死,請皇上贖罪。 ”

"贖罪?" 趙佶冷笑一聲:「你們要朕怎麼贖你們的罪? 朕的臉都被你們給丟光了。 朕有心倚重的肱骨之臣難道就是像你們這樣的嗎? 就你們這個樣子,朕怎麼敢把江山社稷教給你們輔助? ”

臣惶恐,臣罪該萬死。" 高俅和梁薪不斷磕頭,這副姿態是皇上訓話時,臣子必須得有的行為。 這是一種潛規則,也是一種規矩,更是一種恩典。 如果皇上有心要治你的罪,那他根本就不會教訓你,也不會給你告饒的機會,直接就是削官降職,或者拉到午門斬首了。

罵了半天,趙佶心中那口氣總算是順了一些。 之前是一人給一巴掌,現在趙佶得問清楚事情原委了。

趙佶首先看向高俅問:"高俅。 你先給朕說說。 朕讓忠義侯傳朕口谕宣你入宮,你為什麼不奉谕? 還有。 為什麼你要帶著刀兵闖入忠義侯的府邸? ”

高俅看了梁薪一眼,他沒想到原來梁薪還真是奉了皇命來給他傳達聖谕的,原本他還想在皇上面前狀告梁薪假傳聖谕呢。

高俅對著趙佶磕了個頭道:"回稟皇上。 微臣今日遭到明教反賊刺殺。 微臣屬下追擊反賊時,中途突然出現兩個人把反賊救走了。 微臣的屬下親眼看見反賊被一輛馬車帶入了忠義侯的府邸,所以微臣才帶人前去搜查。 ”

明教反賊?" 趙佶眉頭一皺,雙目如劍一般看向梁薪問:"梁薪。 可有此事? 你當真敢窩藏反賊? ”

"冤枉啊皇上!" 梁薪帶著哭腔大吼一聲,他指著高俅道:"高俅。 你簡直是一派胡言! 本侯窩藏反賊? 你難道沒聽說過本侯與明教反賊有不共戴天之仇嗎?

就在前幾月皇上微服出巡遭到明教反賊刺殺,是本侯以命相護才救得皇上和現燕雲府府尹楊戩逃出升天的。 如果本侯和反賊有關係,那本侯當初會那麼拚命的救駕嗎? ”

梁薪這番話表面上是說給高俅聽的,但實際上卻是說給趙佶聽的。 趙佶聽見梁薪那話後頓時想起當初梁薪捨命救他的事,趙佶心中既是感動又是愧疚。

感動是他回想起梁薪這一路以來的確為他做了不少事。 愧疚是他自己居然沒有第一時間相信梁薪,反而出言逼問梁薪,這簡直是太傷梁薪的心了。

趙佶側目看了高俅一眼,心中不由得對高俅大為不滿。 在他看來如果不是因為高俅,自己也不會去懷疑梁薪。

想到這裡,趙佶眉頭一皺對著高俅說道:"高太尉。 忠義侯的話很有道理。 他忠君愛國這一點是不用懷疑的。 你居然懷疑忠義侯窩藏反賊? 朕聽著也感覺很荒謬,朕很不喜歡你這種挾公報私的行為,你自己回家反省七日吧。 七日之內朕不想在汴京城內看見你出現。 ”美國maxman  maxman增大丸  maxman成分  maxman真假 

"是! 微臣領旨。 "高俅有些頹然地點點頭領旨,一時間他也不敢肯定梁薪是否真的窩藏反賊了。 他只覺自己似乎每次和梁薪對決都處於下風,這讓他很憋屈。

趙佶看著還跪在地上的梁薪,臉色頓時緩和下來道:"忠義侯先免禮平身吧。 ”

梁薪站起身來對著皇上拱手行禮,原本還想說「謝皇上」時,突然他感覺一陣頭昏眼花,然後便雙目一黑倒在地上了。

"梁薪? 梁薪? 你怎麼了? 御醫,快點傳御醫......"

有人說過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於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不管梁薪是否數自己的錢會數到手抽筋,但至少他這一次睡覺是睡到自然醒的。

當他睜開眼睛,入目的第一件景物就是一張臉。 一張精緻到幾近完美的臉,不過看到這張臉,梁薪頓時被嚇了一跳。 他立刻將眼睛閉回去,口中喃喃自語道:「我去。 怎麼大清早的做噩夢啊。 不怕不怕。 再睡一覺,重新做個夢就好了。 ”

閉了大約五六秒中,梁薪又睜開眼睛,這一次入目的還是一張嫵媚美麗的臉。 這一次梁薪笑了,伸手過去摸了摸那臉道:"這夢還挺真的,怎麼這臉還能感覺到溫度? ”

梁薪話剛說完,被他摸得那張俏臉立刻紅了。 緊接著便是一聲冷言冷語:"忠義侯請自重,即便你認為自己是在做夢也不應該伸手去摸我母後吧? ”

梁薪微微一驚,整個人一下從床上坐起來四下看了看。

"紫霞公主? 貴妃娘娘? 我不是在做夢? 這裡是哪兒? ”

"這裡是御醫院。 本宮今日偶感風寒,所以前來禦醫院取葯,聽說忠義侯你抱恙在此修養,所以本宮特地帶著紫霞一起來看一看。 "夏貴妃聲音輕柔,說話猶如軟糍一般黏黏的,糯糯的。美國maxman  maxman增大丸  maxman成分  maxman真假 

聽見夏貴妃這樣說,梁薪趕緊拱手對夏貴妃說道:"感謝娘娘關心,微臣已經好多了。 "說完梁薪看了看冰霜鋪面的紫霞,他訕訕一笑:"也感謝紫霞公主的關心。 ”

紫霞偷偷挪了一下位置,對著梁薪露出了一個兇巴巴的表情。 夏貴妃轉身看了紫霞一眼,說道:"紫霞,去看看我和忠義侯的藥煎好沒。 ”

"是,母後。" 紫霞乖巧地答應一聲然後退下。

房間中頓時就只剩下梁薪和夏貴妃兩人,夏貴妃身上不知是體香還是胭脂水粉的味道不停地往梁薪鼻孔裡冒,搞得梁薪感覺下腹火熱,分身又有了想要抬頭的趨勢。

夏貴妃對著梁薪柔柔一笑,然後掀起被子道:"忠義侯大病初愈還得多注意修養,來。 還是睡下來蓋著被子吧。 ”

梁薪微微一驚,心道夏貴妃這是要幹嘛? 她一個貴妃娘娘,至於對自己這麼客氣嗎? 這種客氣似乎還夾著幾分曖昧的成分在裡面。

心中的想法是一回事,表面上樑薪還是立刻縮進被窩裡睡下,然後說了句:"多謝娘娘關心。 ”

梁薪話剛說完。 夏貴妃竟更加逼進一步,還伸手將梁薪的被子整理了一下為他蓋好。 梁薪剛剛在心驚之中,夏貴妃突然靠近梁薪輕聲說道:"既然你知道本宮對你好,那你準備怎麼樣回報本宮? ”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