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個白頭偕老的故事

婚禮上,新人們接受最多的祝福詞該是“白頭偕老”了吧!婚慶公司取其諧音,把迎親車隊的前、後換成白色,主家們也甚覺吉利,慨然接受。然而,真正白頭偕老的愛情又會是什麽樣子呢?

 

大爹和大娘生於上世紀二十年代末,今年壹個91歲,壹個90歲。那還是個盛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由於長輩們私交甚好,兩家從小就定了娃娃親。大娘剛16歲就過了門,其後開枝散葉,先後生了四男三女共7個孩子。像眾多普通農村家庭壹樣,大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伺弄著幾畝薄田度日。大娘在洗洗涮涮、鍋前竈後,也會和大爹搭把手。孩子們雖都沒有大的出息,可也勤勞善良、妻賢子孝,日子平淡的像湖裏的水。

 

大爹在80歲的時候,壹位走方術士斷言:大限在82歲生日那天。盡管當時大爹的身體還很硬朗;盡管大爹走起路來快得連年輕人都趕不上;盡管醫院體檢結果毫無異常,可大爹還是信了。盡管兒孫滿堂;盡管個個孝順;盡管衣食無憂,可他還是壹直對大娘喃喃:我走了,妳可咋辦呢?過了壹段時間,大爹做出了壹件任誰也無法勸回的事情,hamer 汗馬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 汗馬人參糖他每天都要到山上或是溝裏,把壹些枯樹死枝拖回家,用鋸子鋸成壹拃長的小段,再用斧頭壹段壹段的劈開,整齊的碼在墻角、窗臺和自建的柴棚裏,最後連家裏廢棄的馬圈也被他整理成了柴房。

 

新劈開的柴火紋路清晰,散發出清幽的香氣,令人心怡。82歲生日那天,大爹在孩子們壹片反對聲裏沐浴更衣,穿上早已備下的壽衣,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待那個時刻的到來,但直直躺了壹天,閻王爺卻遲遲沒有發出邀請函。十年快過去了,簇新的木柴經風吹日曬,浸潤了歲月的煙靄,香氣漸漸消散,竟染了古銅的色澤。

 

前年端午,大爹在家中突然摔倒,先是半個身子癱瘓,口不能言,後逐漸加重,幾成植物人。大娘受此刺激,也慢慢患上了老年癡呆。

 

今年正月,我和姐姐去串親戚,進了門,大爹在壹張床上躺著,大娘在另壹張床上睡著,他們的小女兒見我們來,執意要把大娘喚醒,半天竟未果,只好作罷。姐妹們多日不見,親熱話自然沒個完,希愛力 印度希愛力 希愛力功效 希愛力雙效片 希愛力副作用 希愛力藥局 希愛力價格 希愛力官方 希愛力哪裡買 希愛力20mg約莫過了半小時,大娘逕自醒來,茫然的看著我們,半響問道:“妳們是誰?”我和姐姐各自說出自己的名字,她仿佛費勁的在想,但從她臉部淡漠的表情看出終是想不起。接著大娘又轉向她的女兒,拉起她的手,定定地看著她,問道:“妳又是誰?為什麽老在我家?”她的小女兒哈哈大笑道:“連我也不認識了?”

 

大娘頓了頓,順著床沿巍顫顫摸到大爹的病床旁,伸出雙手使勁搖晃著他的肩膀,近乎喊道:“快醒醒!快醒醒!看看都是誰來了?”半響,大爹總算睜開了眼,當他的目光終於捕捉到大娘時,臉上的肌肉竟有了輕微的跳動……

 

她的女兒告訴我們:大娘每天都要拄杖去院子裏,怔怔地看著那些木柴,看著看著就會哭起來,任誰也勸不住!

 

“生活是個復雜的劇本,不改變我們生命的單純”。穿過千山萬水,歷經風風雨雨,白頭偕老後愛情又回歸到最初的模樣。那就是:我忘了全世界,卻獨獨沒有忘記妳!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

©2020 wailaike.net,all rights reserved